穷其一生,都在挣扎

“秦禹那边的情况,我也不知道。”徐洋摇头回应道:“我就听说他突然被抓到长吉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抓去长吉了?”裴德勇目光疑惑的问道:“哪个部门抓的他?”

    “具体部门不清楚。”徐洋插着手,皱眉回应道:“我只听说,秦禹是被驻军部队用飞机送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搞这么大?”裴德勇越听越迷糊,心里略有些没底的嘀咕道:“长吉那边到底为啥抓他呢?”

    徐洋坐在对面,也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裴德勇想了半天后,突然扭头看向徐洋:“你最近跟马老二关系处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啊,已经在对接药线的事儿了。”徐洋轻声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那秦禹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马老二却一点细节都没跟你透漏吗?”裴德勇十分疑惑的看着徐洋,继续追问:“你也没主动打听打听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得到秦禹出事儿的消息,还没有去跟马老二接触。”徐洋淡定自若的与裴德勇对视:“更何况,秦禹突然出事儿,这对下面人影响很大。如果我特意去打听这种消息,可能会让人家多想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盯着徐洋看了半晌,才缓缓点头: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徐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:“秦禹在长吉出事儿,会不会是他身上以前的案子啊,不然那边突然抓他干啥?而且秦禹是在待规划区冲出来的,身上保不准有啥大案子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搓了搓手掌:“不是,肯定不是。我听说老李,老董都去长吉了,如果是以前的事儿,这俩人一定会避嫌。”

    徐洋放下茶杯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要和马老二马上接触一下,侧面打听打听,秦禹到底为什么被抓。”裴德勇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洋点了点头:“行,我一会去约一下马老二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出去一趟。”裴德勇立即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市区。

    黎处坐在车内,在某大院门口足足等了四十分钟后,方总处才迈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黎处推开车门迎下去,语气急迫的问道:“总处,上面咋说的?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方总处叹息一声,面色疲惫的回应道:“上面同意一换一。但叶子枭现在想大摇大摆的走出去,肯定是不行。五个被抓嫌犯,必须全得判。”

    “上面还是妥协了。”黎处也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妥协不行啊。”方总处背着手回应道:“这个四毛子知道的太多了,如果他在松江吐口了,那对方报复咱们把事儿搞大,局面就没办法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黎处早都想到了这个结果,所以心中即使再憋气,那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福利院上线了,”方总处斟酌半晌后吩咐道:“不能再存在了,关一段时间吧。里面的人该遣散遣散,该打发走打发走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呢?”黎处问。

    方总处斟酌半晌:“找个正规收容机构,把他们送过去吧。多找点媒体,以咱们军的名义,给他们拉点捐助,把事儿做好看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黎处点头。

    枭哥血洗福利院后,虽然杀了那两个畜生一样的老头子,但却没能彻底改变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福利院里的孩子,其实对上面的利益集团有三种作用:第一,四毛子等人从人贩子手里买来未成年的孩后子,马上就可以通过自己在长吉本地的关系,给他们搞到福利收容手续。

    而福利收容手续意味着啥呢?

    意味着长吉市救济署,每年都要给这个福利院拨大量的善款,以及各种物资。而这样一大笔一百多万的资金,最后全都花在孩子身上了吗?

    有一半花在了孩子身上吗?

    有三分之一吗?

    有五分之一吗?

    没有,五分之一都没有。这个钱绝大部分,都让福利院的几个人给悄悄分了,并且还返点给了上面的人。

    救济署的善款,只是福利院最微薄的收入而已。因为四毛子等几个主事儿的人,还要用这帮孩子去伺候那些变态的贵客,去变着花样的搞贿赂,从而拿到更多的资源,来完成更高的资本积累。

    而军情处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?

    这个部门不光要收集整个长吉市的各种情报,还要在对外的战线上取得成绩。可大量的底层情报人员,哪有那么好发展?各大区的永久居留权审核非常严格,对内线情报管控更是成熟的不能再成熟,那你用底子复杂的情报人员,又能取得啥样的消息呢?

    所以,福利院的很多小孩,都被输送到了军情处这里,他们逐一甄选可培养,可管控的孩子,把他们放在自己想放在的地方,静待发展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都是区外被绑来的,没家庭,没牵挂,好控制,好管理。

    被选上的孩子一批批被送走,而那些没被选上的,资质差的,等到成年之后,也就没办法再享受救济署的福利了。

    那他们的出路呢?

    很大一部分人,慢慢的就变成了那些他们曾经憎恨的福利院管理人员,甚至变成了地面上给人卖命的马仔,和那些在娱乐场所讨生活的女人。

    并且这些人绝大部分的居留权,也一直都掌握在四毛子等人的手里……

    枭哥的枪,打死了罪恶,可却解决不了罪恶。

    福利院是关门了,可那些孩子去了其他收容机构,命运就能得到转变吗?

    这……谁又能说的好呢?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方总处吸了两口新鲜的空气,转身冲着黎处交代道:“回去好好休息吧,告诉李远志,让他给叶子枭一个往外打电话的机会,稳一稳对面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黎处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李司接起了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的其他四个兄弟?”枭哥直奔主题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上帝,管不了所有人。”老李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你没事儿,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李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别为难我,我筋疲力尽了。”老李一句话封死枭哥想说的,声音沙哑的提醒道:“我就这么大劲儿了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枭哥低着头,流着眼泪:“我他妈的任性了,唉!”

    “后悔了?”老李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枭哥立马摇头:“但我不该牵连朋友。”

    老李无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。

    裴德勇在江南区见到了袁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