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戏真做

“什么叫我搞什么?”徐洋听着对方质问的语气,顿时皱眉回应道:“我留了,但留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留不住?你带了那么多人过去是干啥的?两圈酒下来,直接给他灌懵了,不啥都能安排上吗?”对方声音略有些激动的低吼道:“你也在地面上混了这么长时间了,酒桌上跟体制内的人咋接触,还用我教你吗?”

    徐洋瞪着眼睛,心里很是烦躁的回道:“裴哥,不是我用你教,而是你现在已经不理智了,把人想的太简单了。老董是来干什么的?他就是在你出事儿的这个关口,故意来这儿打个转,安抚一下我们的心理情绪,让我们明白,秦禹后面有很多人在支着,我们可以放心的跟马老二他们干。但你要想跟老董第一次见面,就整点其他的事儿,那纯属是扯淡……他一个警司司长,刚见面就跟你喝大酒,就能让自己失态,就能跟你一块玩女人,称兄道弟?你见过有哪个领导会这么干?!”

    裴德勇听到这话后沉默。

    “裴哥,我觉得你现在想的太多了。秦禹把天时地利人和都占齐了,你现在再想着护盘,那已经……。”徐洋张嘴要劝说。

    “徐洋,你是不是假戏真做了啊?”裴德勇突然声音低沉的打断道。

    徐洋一愣:“你什么意思啊,裴哥?!”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,你是不是在要跟秦禹合伙的事儿上假戏真做了?”裴德勇语气加重的吼道:“你忘了自己是为啥接触他的了吧?!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,表情焦躁的扶着脑袋,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“你在拖着我是吗?想把我拖跑了,或者拖被抓了,然后你顺理成章的就在秦禹那边扎根了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好问问自己的良心,你到底有没有!”裴德勇愤怒的吼着。

    徐洋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秦禹被抓到长吉的消息,连袁克那边的人都能整的很清楚,可你却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给我带来。”裴德勇声音激动的喝问道:“你是什么身份?是安插到那边的鬼,你连这个信息都拿不到,那你真的干事儿了吗?”

    徐洋咬了咬牙,攥着拳头回应道:“裴哥,有些消息别的人可以打听,但我不行。因为这个时候太敏感,我多问两句对方可能都会起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魏智都死了,秦禹有绝对的理由信任你,他起什么疑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跟我提魏智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裴德勇听着徐洋的喊声,瞬间意识到自己这句话说错了。

    徐洋瞪着通红的眼珠子,表情略显狰狞的说道:“你真当我不知道,魏智是怎么死的吗?啊?!我告诉你,他临死之前不到俩小时,还跟我通过电话,亲口跟我说,晚上要去找自己的女人。所以,他那天晚上根本不可能和公司的人喝酒,更不可能偶然知道你们要去大院劫走那俩司机的消息。还有,秦禹带我去太平间的时候,我看过他的尸体,他手腕上有铐子勒过的痕迹……那你告诉我,他自己开车赶往事发地点,为什么手腕上会有铐子拷过的勒痕?为什么?!”

    裴德勇闻声语塞。

    “你监视自己人就像监视特务一样,下面人的一举一动,都在你眼里。魏智对你早都有不满情绪,这点你心里非常清楚。并且你知道,他是真的想来秦禹这边,准备以后不跟你一锅搅马勺了。”徐洋此刻也失去了理智,心中多年压抑的不满,甚至是恨意全部爆发:“所以,你早都对他有别的想法。而这时,恰巧秦禹需要一个契机彻底相信我,因为在这个当口,我去主动找他谈合作,傻子也会有所怀疑……那么魏智要突然死在你们的手里,秦禹就能相信,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徐洋,你想多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狡辩,我不是傻子!”徐洋瞪着眼珠子,竖起两根手指低吼道:“我问了你两次魏智的死因,你都没跟我说实话。你想过吗,为什么魏智死在你手里,秦禹就会相信我?因为对面的人都TM知道,魏智是我十几年的兄弟,是我发小,我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。可你不知道,你连眼睛都没眨,就把他给做了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咬了咬牙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我豁出命去帮你护盘,是因为你对我有恩,不是因为你是啥老板,是啥大哥。这些角色对我来说屁都不是,老子不满意可以分分钟换了它。”徐洋双眼通红:“可你把咱们的情谊看的太薄了,让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傻B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徐洋,你说咱俩有情谊,那我问问你,这些话你为啥留到现在才说?”裴德勇充满讽刺的笑着:“为什么不是一个月前,一周前,而是非得等到我快走投无路的时候,才告诉我,你有多不是人,你有多少事儿,干的我不满意?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,呆愣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……是假戏真做,还是早有预谋,我不想再谈了。”裴德勇喘息一声后,声音突然变得冷峻:“我现在就想告诉你,你把对立关系想的太简单了。秦禹现在能用得上你,不代表以后也用的上。马老二是人家一手培养起来的,可你不是。等到有一天,黑街稳定了,你考虑过自己是啥后果吗?还有,这次公司被抓的人太多了,我可以保证自己记着那份情,但不代表别人也会记着。如果有谁咬你,你说秦禹是抓是不抓?如果以前的很多烂事儿都翻出来了,你又拿啥解释呢?”

    徐洋死死攥着拳头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我要出事儿了,那你家里人又谁来照顾呢?又怎么活呢?”裴德勇沉吟半晌后,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还是把这事儿给捅破了。”徐洋声音颤抖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不到走投无路的那一步,谁都想很得体的说话。”裴德勇低声说道:“我以前答应你的可以不变,但今晚我必须要一个结果,必须!你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说完,裴德勇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徐洋呆愣的看着楼梯间墙面,突然抬起脚就踹了过去:“我艹尼玛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梯间外面的二层门突然泛起一声声响,徐洋愣了一下后,立马脸色煞白的冲了过去,伸手猛然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走廊内,几个服务小弟正推着推车路过,轮子碾压在地面上,也正好泛着咣当咣当的声响。

    徐洋看着几人,擦着汗水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电话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徐洋按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们现在所有人的命,都在押你身上了,你好好干啊,别让我们和咱家里人失望。”王宏阴冷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徐洋咬着牙沉默半晌,直接挂断了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