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裴眼中的人间百态

裴德勇转过身,背手看着徐洋说道:“魏智的死是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是意外吗?”徐洋坐在沙发上,声音颤抖:“裴哥,我用自己帮你做局,不求的别的,现在就求你说一句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的都是实话。”裴德勇抬起头,话语详尽的解释道:“去灭口那俩假司机的雷子,是我从区外叫来的,公司内有人接触过他们。出事儿的那天晚上,魏智在跟下面人喝酒的时候,无意中得知了这个消息。他很急,想给秦禹通风报信……但他没想到,却撞上了在外围接应的雷子。”

    徐洋静静听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那帮雷子见过魏智,以为自己暴露是他通风报信的,所以一急眼,就开枪打死了他……。”裴德勇叹息一声说道:“这个事儿有意外的因素,也有必然的因素。”

    徐洋死死盯着裴德勇,抿着嘴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是假造反,可魏智却是真叛变。”裴德勇慢步走在落地窗周围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所以,这可能就是必然因素吧。”

    “雷子没接到你的命令,他敢开枪打魏智?!”徐洋蹭的一下站起身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一笑问道:“什么是雷子?”

    徐洋愣住。

    “刀口舔血,过着有今天没明天日子的,这才叫雷子。”裴德勇指着徐洋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去大院灭口的五个人,有两个被打死,三个被当场抓获。人家损失这么惨重,你魏智关键时刻透风报信,而且还让对方堵在了现场,那换成你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徐洋攥着拳头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我马仔,是拿钱干活的亡命徒。”裴德勇话语凝练的说道:“人家快意恩仇,还用得着跟我打招呼吗?”

    “你事先就料到了,大院内关着的那俩司机,有可能是秦禹设的套,对吗?”徐洋声音沙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确定。”裴德勇皱眉回道:“我是真的信了,秦禹抓的那俩司机是真的,因为他做的太像了。不然的话,我有必要花钱请人去往套里钻吗?这有啥意义呢?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,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裴德勇迈步走到徐洋面前,停顿半晌后问道:“你觉得魏智死的冤吗?”

    徐洋瞪着眼珠子,目光诧异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冤。”裴德勇转过身,迈步走到办公桌旁边,低头打开柜子说道:“背叛也好,选择忠诚也好,这都是可能要付出代价的。我不评价魏智非要造反是否正确,但单从我们这边来看,他一心想要巴结秦禹,那就有可能对我们的利益造成巨大损害。所以,他今天没死在这个意外上,也有可能死在别人的黑枪上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!我是帮你做局,”徐洋攥拳吼道:“魏智听我的,我不走,他就不会走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裴德勇一笑,转身看向徐洋:“兄弟,你把人情看的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从柜子里拿出两个文件袋,慢步走过来说道:“秦禹找你谈,是一回事儿,可秦禹要找魏智谈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,表情略有些不屑。

    “徐洋,我曾经和你一样,也有一个像魏智这样的好兄弟,我俩是同一批在学校毕业,同一批来松江医院参加工作。”裴德勇站在徐洋身前,笑吟吟的说道:“那时候在单位,我俩都是新人,所以做事儿谨慎,也愿意刻苦提升业务能力,就想着有一天能在这个社会中混的吃喝不愁,不用像以前那么苦。刚开始,我俩形影不离,住一块,吃一块,就连谈恋爱,也是一块谈的。后来,我俩慢慢在工作上都有了起色,在医院也慢慢站住了脚……可这时问题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洋皱眉看着裴德勇,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“由于我俩干的是一个行业,又学的都是一个学科,所以当我俩爬到一定位置的时候,吃喝是不愁了,可往上走的路却越来越窄了。”裴德勇低声说道:“当时院内要提一个新科室副主任,评选职称……我俩都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徐洋愣住。

    “职称上去了,相应的福利就提升了。你会分到房子,除了工资也会拿到额外的补贴,甚至会被院内当成核心人才,送去更高的学府进修。”裴德勇说到这里闭上了眼睛,声音略显颤抖:“我当时特别渴望这个机会,也特别想往上走,可我不好意思跟这个兄弟说,我觉得那样太自私。不过我没想到,他会先来找我谈,告诉我,这一次他放弃竞争,让我先上去,因为他不着急结婚,更不着急住新房。我很感动……当时我就在想,不管以后怎么样,只要他遇到难处了,我一定帮他。”

    徐洋低着头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“他说完一个月后,我正准备写论文向上争取这个机会的时候,院方纪律组就找我谈话,说我在手术期间收受了贿赂,并且还没把病人治好,所以人家告我了。”裴德勇声音颤抖:“我当时懵了,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。我解释,可没用,我被停职了。后来我才知道,贿赂的钱是我兄弟的女朋友,偷着塞给我女朋友的。女人傻,以为拿了可以贪点小便宜,可没想到把我前途都毁了。哦,我忘了说,蹿腾病人家属举报我的,也是我这个兄弟。”

    徐洋呆愣。

    “我说这个,就是想告诉你。当机会是平等的时候,友情,爱情,亲情都不会有什么问题。可当机会只有一个,就一个的时候,你会发现人和事儿,会比你想的脏多了。”裴德勇将手里的文件袋塞给徐洋,脸上挂着微笑说道:“你我所在的这个江湖,考验人性的成本太大,一字落错,粉身碎骨,所以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只活自己。”

    徐洋侧脸看着裴德勇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裴德勇拉着徐洋再次走到落地窗前:“你看看这条街上,有多少人在为一日三餐奔波着,又有多少人拿着最底层的收入,去给我们当马仔,在街上喊打喊杀。呵呵,你很幸运,我也很幸运,因为我们现在可以站在这里看着他们,而不是去当别人的枪,别人的挣钱机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是你的棋子吗?”徐洋声音沙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棋子。”裴德勇点头。

    徐洋愣住。

    “可我也是你的棋子。”裴德勇笑着补充道:“咱们抛去感情不谈,你为我假造反骗秦禹,我也一样能给你带来好的出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出路?”

    “不去做第二个吴文胜。”裴德勇拍着自己的衣服兜:“这里满了,我们就撤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福利院内。

    大黄站在阴暗的角落中,伸手掐着门卫的脖子问道:“四毛子在哪个房间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