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换一

黎处歪脖看着老李,冷笑着问道:“你觉得四毛子是一个啥样的角色?”

    老李沉默。

    “福利院死的那两个,一个是前教育司司长,一个是欧盟银行高管。这俩人如果没有分量,你觉得我们军情处有必要掺和这种破事儿吗?”黎处声音低沉:“叶子枭是主犯,他搞出这么大的事儿,你觉得一个四毛子的分量,够换他的吗?”

    老李低头掏出烟盒。

    “我明告诉你,如果没有林城出面说话,那个秦禹都必被判死,就更别提什么叶子枭了。”黎处伸手点着老李的胸口,目光阴沉的补充道:“你摆正自己的位置,最好想清楚是在跟谁讨价还价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老李点了根烟,抬头看向黎处,突然说了一句:“四毛子在路上吐了。”

    黎处听到这话一怔。

    老李观察着黎处的表情,心里没底,但言语上却很坚定的继续炸着对方:“你们和福利院的关系,非同一般,而四毛子是非常重要的纽带。”

    黎处双眼中的惊愕一闪而逝,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:“你在唬我?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老李笑着看向对方,话语轻柔:“你的反应有点过激了。”

    黎处语塞。

    老李刚才那样说,完全是因为他来之前特意打探过福利院的事儿。当时他在长吉的一个老同学告诉他,即使没有那两个惨死老头的关系,军情处一样也会罩着福利院,所以老李才铤而走险的诈了对方。而黎处刚刚的反应,也正跟他猜测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四毛子是一个很关键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你说四毛子的分量不够换叶子枭的,”老李吸着烟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好,那这样,咱俩比比速度。你去走程序判死叶子枭,我去找人扣四毛子肚子里装的东西。咱们看看最后是谁先坚持不住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黎处闻声攥了攥拳头。

    “别总觉得好像什么事儿,就你自己知道。”老李指了指对方:“谁特么也不是傻子,如果四毛子真就是一个小狗腿,那你们有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,要确定他是否已经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没吐口,你在诈我。”黎处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“人在我手里,我想让他吐口,难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黎处沉默。

    冰天雪地中,老李在路边来回走了一圈后,才抬头继续说道:“你别跟我装,我也不说大话。事儿很简单,叶子枭只要不死,我用完四毛子就给你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黎处眼神费解的看着老李。

    老李深吸了一口烟,皱眉看着黎处回应道:“你们误会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“福利院的枪案,就是一个偶然。”老李轻声解释道:“雷子不是冲那俩老头和福利院里那些脏事儿去的。他们就只是想抓四毛子,但无意中却碰到了这个事儿。我知道你心里想的,你觉得是有人在背后出招,想把你们干的一些烂事儿捅出来,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,明白吗?”

    黎处听到这话,眼神里全是怀疑。

    “雷子就是冲四毛子去的,因为他长期参与了贩卖未成年孩子的大案。而黑街警司的秦禹,一举一动又被人盯着,所以他没办法,才找了地面上的兄弟,过来抓四毛子……。”老李面无表情的看着黎处:“所以是你想多了,松江没人针对你们。”

    黎处听到老李的解释,心中有很多疑惑,瞬间就被解开了。

    比如,他一直想不通,如果是有人针对福利院搞动作,那为啥在明明能跑掉的情况下,非得打死那俩老头,然后把事儿闹大呢?

    还有,整件事情发展到现在,除了林城偶然露面之外,对方剩下的关系全部都是从松江找上来的,这让人看着非常蹊跷。

    自己一方的敌对关系,上层博弈全是围绕着长吉展开的。那如果有人要布局,却莫名其妙的从松江找关系办事儿,是不是显得很不合理,而且松江那边也没必要掺和长吉的事儿啊?

    综合以上种种,黎处此刻是信了老李的话的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这些,就是想告诉你,长吉的事儿,我管不着,也没能力管。”老李皱了皱眉头说道:“你不针对我,我就没必要跟你死掐。只要叶子枭能活,四毛子未来在哪儿,我才懒得管呢。”

    黎处原地转了一圈:“这事儿我拿不定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谁能拿的定主意,你就替我告诉他一声。如果按我说的做,咱以后还是点头之交的关系。”老李面色阴沉,话语简洁的说道“可如果叶子枭被判死了,那我一定扣出四毛子,福利院,还有你们军情处的那些烂事儿,然后让它彻底响在松江。”

    黎处闻声惊愕,没想到对方说的这么赤果果:“呵呵,你知道我上面的人是谁吗,就让我给他带这种话?”

    “爱谁谁。”老李冷笑:“我又不在长吉当首席议员,你背后的关系再硬,那进松江,也不一定好使。”

    黎处无言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李转身就向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黎处看着他的背影,斟酌许久后喊道:“叶子枭要是不死,那谁死?”

    老李停住脚步,犹豫了半天后,回头喊道:“我管不了那么多人,只要叶子枭不死就行。”

    黎处点了点头,回身就上了自己的汽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李远志在军情处主楼内接通了电话:“喂?头儿,到底啥时候送叶子枭他们走啊?警司的人在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先别送了,”黎处阴着脸说道:“事情出现了一点变故。”

    “啥变故?”李远志蹭的一下站起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四毛子没死,在对面手里呢。”黎处咬着牙回道:“我现在去找总处,把事儿跟他说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李远志听到这话,顿时心态爆炸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。

    裴德勇坐在某公寓内的沙发上,皱眉冲着徐洋问道:“秦禹那边到底咋回事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