准备在逃?

次日一早。

    黑街警司司长办公室内,老董轻声冲秦禹问道:“裴德勇的消息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公司,家里,他情妇家,还有南阳路面上他经常去的地方……我们全都布控了。”秦禹喝着茶水,轻声回应道:“四个出关卡,连带着目前羁押嫌犯供出来的地点,咱也全部安排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消息都没找到吗?”老董抱着肩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秦禹摇头:“徐洋跟我说的是,从我被抓到长吉之后,裴德勇的行踪就飘忽不定了,身边就只留了一个王宏,其他骨干都联系不上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裴德勇的鼻子很灵。”老董皱了皱眉头:“你想想办法,尽快锁定他。不然让裴德勇逃出区外,那这事儿就难看了,咱在警署那边也没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逃出区外的可能不大。”秦禹心里很托底的回应道:“路面上咱有马老二,我让他花了不少钱,在出关卡那边买了眼线。只要裴德勇不傻,那绝对不会现在走,因为这跟送死没啥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把白家的因素考虑到这里面。”老董轻声提点道:“你别忘了,裴德勇身后还有袁克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确实是我担心的。”秦禹目漏疑惑的赞同道:“原本我以为,裴德勇如果没了利用价值,那袁克的选择应该是弃了他,因为他们俩就纯属是互相利用的关系……可现在来看,裴德勇之所以藏的这么好,应该是有袁克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白家能保他吗?”老董拿起了烟盒。

    “不,白家肯定是不会保他的。因为裴德勇已经脏了,白家现在出手的性价比太低。”秦禹非常肯定的说道:“我觉得,现阶段只是袁克在帮裴德勇,跟其他人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对啊。”老董皱着眉头回道:“当初吴文胜倒台的时候,袁克的做法可是很无情的啊……那现在裴德勇地位不如老吴,作用也更是越来越小,袁克死要保他干啥?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着老董,突然顺着他的思路说道:“有两种可能:第一,袁克留着裴德勇还有其他作用;第二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袁克觉得裴德勇有还手机会?!”老董接着秦禹的话茬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”秦禹立马点头:“我想说的就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老董听到这话,忍不住摇了摇头:“我是真看不出来,他还手的点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暂时也没想到。”秦禹也是一头雾水,心里想不通为啥袁克此刻还不放手。

    “算了,证据链完善了,裴德勇的骨干也基本全被抓了,这事儿就干成了百分之九十。”老董插手看着秦禹说道:“这份政绩,在我走之前给你办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不着急。”秦禹苦笑着说道:“说句实话,我搞裴德勇,还非得用官方的立场抓他,判他,确实有政绩和生意上的诉求在里面,但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为了啥?”董司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端起水杯,话语平淡的说道:“因为他干的事儿,太遭人恨。因为他把地面上这帮混饭吃的人底线拉到了最低。我烦他,所以就想让他判死,死在刑场上!”

    老董愣了半晌,缓缓点头说道:“难怪老李欣赏你,你小子还真是有点格局的。你说对了,这人呐,要想在这个年头窜起来,那心里要不吊着点邪气是不行的。可心里这点邪气,要没有一口正气压着,那他也绝对走不长。人不能太纯粹,不管是好,还是恶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秦禹笑着点头:“你老夸我。”

    “又他妈飘了。”老董轻声调侃了一句说道:“行,你先走吧,一会我去警署里开个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起身,迈步刚想离去时,突然却想到一件事儿,随即回头问道:“董叔,你晚上有空吗?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老董问。

    “今晚老猫张罗了一个聚会,主要目的是让徐洋带人过来,跟大家认识一下,熟悉熟悉。”秦禹用调侃的语气回道:“而且徐洋特意跟我说了,他想见见你,也算拜拜山门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快从黑街撤了,他还拜什么山门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这话说的,你就是走到哪儿,那不也能领导我们吗?”秦禹已经老练的拍着马屁。

    “徐洋是不是要安排安排我啊?”老董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应该不能。”秦禹摇头:“这刚接触,他做事儿应该不会这么冒失,我觉得就是想见面亲近亲近。”

    老董斟酌半晌,抬头又问:“你觉得徐洋这个人靠谱吗?”

    “魏智是死在对面手里的。”秦禹如实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老董沉吟一下:“行,那我晚上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裴德勇坐在一间灯光昏暗的房间内,翘着二郎腿,拿着电话说道:“你不用慌,该去办出区的手续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警司的人是不是已经盯上我了?”一个女人声音急迫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?你犯罪了吗?你掺和公司什么事情了吗?”裴德勇脸色不耐的骂道:“你身上啥事儿都没有,他们是不能拿你怎么样的,明白吗?你马上去办该办的手续,不用背着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知道了。”对方点头。

    “办完手续之后,你就走你的。”裴德勇低声说道:“出了区,你就找那个金融公司的小荣,让他把款项一点点挪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能出区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管我了,照顾好自己就行了。”裴德勇皱眉说道:“我的这个电话不能用了,等我联系你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裴德勇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间八点多。

    秦禹刚刚抵达南阳路上的一家娱乐城,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秦禹接通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队长,裴德勇的二媳妇,今天去出境管理署办了手续,看样是要跑了。”一队的队员语速很快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:“老裴这是心里也没底了。你这样,给出境管理署打个招呼,以手续不足,需要补办的理由,给我拖住这个女的,不让她走。”

    “她手续是充足的啊,”队员有些懵B的回应道:“咋拖?”

    “你脑子不好啊,就说现在出入境需要当地警司开具证明。”秦禹皱眉怼道:“找个理由都不会吗?”

    “好的,队长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弄完过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OKK。”对方龇牙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说完后,秦禹迈着大步走进了娱乐城大厅,扭头看着徐洋问道:“给谁发简讯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