郊区福利院

长吉新四区,天使在人间未成年人福利院门口,两个穿着厚厚军大衣的青年推开铁门,六七台车就从外面行驶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敬礼!”其中一名青年,嗓门极大的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喊完,二人一同冲着车队敬了礼。

    汽车停在院中间,两名青年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,随即梳着大分头的四毛子下车,顺手从包里抽出五十块钱,伸手扔给两个看大门的青年说道:“把车停好,人下来之前,车里不能凉着!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!”

    二人点头哈腰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四毛子吩咐完,立马走到车队旁边,冲着那几个老头说道:“各位领导,来来来,里面请!”

    几个老头子背着手,迈着四方步,略微点了点头后,就跟着四毛子走向了福利院主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几个老头子坐在古色古香,甚至装修有点奢华的福利院休息室内,正在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楼下走廊内,四毛子皱眉冲着院长吩咐道:“快去挑人!”

    “男孩要吗?”一位虎背熊腰的妇女,睡眼朦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这里没人好那一口!”四毛子摇头:“挑点嫩的!”

    “好勒,我明白了。”虎背熊腰的妇女立马出声回应道:“我现在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像上回似的,还特意给她们化妆。”四毛子皱眉叮嘱道:“要纯天然的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去吧!”四毛子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娘们点头后,一溜小跑的就去了寝室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室外。

    大黄费解的坐在车内嘀咕道:“这帮人大半夜的喝完酒,也不去潇洒,突然跑福利院来干啥?”

    “看不懂。”开车的兄弟摇头:“有啥慈善业务吗?”

    大黄面目鄙夷的回道:“一个人贩子,他能做啥慈善?”

    “那这咋弄呢?”开车的兄弟有些拿不定主意:“咱不知道他来干啥,就不知道他几点能走啊!”

    大黄斟酌半晌,拿起对讲机喊道:“老大!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车开到这儿了,咋办啊?”大黄问。

    “我特么也看不懂。”枭哥也蒙了,低头扫视着手表说道:“他这么晚了,来福利院能有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我摸进去?搞一搞?”大黄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枭哥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走的事儿已经安排好了,咱不能再拖了。”大黄低声说道:“这小子白天身边人一直不少,咱要现在不动,那机会也不一定啥时候能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一等,看他一会出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大黄点头。

    福利院休息室内,四毛子满脸猥琐的坐在一个老头子旁边,言语恶心无比的说道:“领导,我这儿的人,真是毛都没长齐呢!嫩得很!”

    “你有点悟性。”老头子插着手,笑吟吟的说道:“哎呦,我一来这地方,都感觉自己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正当年呢!”四毛子一笑,伸手端起茶壶:“来,喝茶,先出出汗,热热身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阳路大仓库门口。

    七八台面包车,十几台三蹦子已经集合完毕,王宏右胳膊上系着白手巾,拿着电话冲裴德勇说道:“哎呀,我明白你的意思!你放心,我不会把事儿干的太绝,就是让人扑过去,给徐洋提提醒。不然他真的带着地盘走了,那秦禹等于白捡了个大便宜,一点代价没付,就进了咱南阳。行,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南阳路北侧,轻轨铁道旁边的赌档内,也有二三十人拎了枪,扛着砍刀。

    带队人员语气急迫的冲着徐洋说道:“王宏摇的号,他们那边去了四五十人,肯定准备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过来就打!”

    “他们人有点多,而且不知道袁克那边会不会帮忙。”带队的有点担忧。

    “你就记住了,对方不动手,你就不动手,但他们要干了,那你也不用惯着。”徐洋皱眉吩咐道:“不用考虑人多人少的事儿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带队小伙就挂断了电话,回头冲着众人吼道:“都去赌档里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,王宏带着四五十号人,开了十几台车,进了南阳北侧,停在了赌档斜对面的马路上。

    带队人员站在赌档门口,抬头看了一眼车队喊道:“兄弟们,人来了昂!”

    街道上,王宏下了车,拎着刀开始给众人打气:“徐洋这个狗艹的要卖公司,把北侧地面交给马老二放货!他这么干,不是跟我王宏作对,也不是单独要搞咱裴总,他是想让咱大家伙都JB没饭吃!话说白点,马老二不进南阳,你一天能挣二三百块钱,但他们要进来了,你一天一百都费劲!兄弟们,干不干他,我听你们一句话!”

    “整就完了!”

    “砍他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几个铁杆站在人群中一扇呼,底层马仔也就沸腾了。

    “干他!”

    王宏领着刀,一马当先的就冲向了赌档。

    室内,带队的小伙,伸手抓起门旁的关刀,扯脖子吼道:“不服他王宏的,都跟我往前干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房门被彻底踹开,二十多人一股脑的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街道口马达声音澎湃,十几台车停在路面,不知是敌是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徐洋一个人开着汽车,目光呆滞的沉默许久后,才掏出了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电话被接通:“喂?”

    “见一面吧。”徐洋直奔主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老地方,你来吧!”对方爽快回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天使在人间福利院外。

    大黄再次扫了一眼手表说道:“不能这么等了,不然没头了,我进去看看情况吧?!”

    枭哥斟酌半晌:“咱们分开进去!”

    “也行!”大黄点头后应道:“门口有俩看门的,感觉他们和四毛子很熟,不然我摁住问问?!”

    “加小心!”

    “哎呦,没事儿的,一个福利院能他妈有啥雷!”大黄一笑:“如果机会成熟,直接就从这儿给他带走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枭哥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,大黄将对讲机别再腰间,低头掏枪喊道:“车自己找位置,我带人进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