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的多面性

黎处听着对方的话,立马点头说道:“那我就明白了,这帮雷子咱都可以收拾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别深挖了,先把证据夯实,然后直接把嫌犯扔给风林区警司,让他们快速判死就完了。”方总处低声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黎处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我去一趟总部,回去再聊福利院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军情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黎处叉腰喊道:“李远志,让李远志进来。”

    大约五六分钟后,李远志步伐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:“老大去跟对方谈完了?”

    “对,秦禹不管了,但那几个雷子跑不了。”黎处低声说道:“你马上通知福利院,让他们的人过来辨认凶手,然后结合咱们所掌握的视频资料,迅速把证据链拉满。方总处的意思是,要速度判死这几个人,不要再闹的节外生枝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简单。”李远志点头:“这几个雷子杀人的证据非常充分,咱们随随便便搞搞,就够判他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快点弄。”黎处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去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俩小时后。

    一名军士走到秦禹的问讯室内,将手里的密封袋子交给他后说道:“来,你看看自己的东西少没少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这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背景挺牛B啊,林城准将都替你说话了。”军士语气略有些阴阳怪气:“我们整不了你,那就把你放了呗。”

    秦禹懵了半天:“林城准将,是刚才接那女孩走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别装傻了,他帮你,你不知道他是谁啊?!”军士皱眉训斥道:“看看东西吧,要是没问题,等一会李远志下来,你就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确实不知道林城是他妈的何许人也,因为林念蕾从来没跟他提过这个人。但此刻用脚指头想,人家肯定也是冲着蕾蕾帮自己的忙,不过这里面可能也有李叔运作的因素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样,军情处这一关可算是扛过来了,所以秦禹心里松了口气问道:“那几个被抓的雷子,什么时候能转交给地方?”

    “交给地方?你想啥呢,你自己能走就不错了。”军士翻着白眼回道:“他们啊,出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瞬间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七八个从福利院叫过来汉子,此刻全部靠墙站成了一排。

    李远志走到最前面,伸手推开问讯室的房门,摆手喊道:“来,把他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没过多一会,枭哥被人搀扶着带出室内。

    “你录像。”李远志指着一名同事吩咐了一句后,就冲着那七八个福利院的人问道:“你们仔细看看,当时是不是他开的枪,杀的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打量起了枭哥,而后者则是面带笑意的站在房门口,歪脖说了一句:“你们这帮狗艹的,也算是在地面上混的吗?老子要知道军情处是你们靠山,我自己也跑不出去,那天莫不如就给你们全干死呢!也算为那帮孩子讨个说法,给自己积点阴德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李远志指着枭哥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斜对面的审讯室门开,秦禹迈步走了出来,扭头就看向了枭哥。

    二人隔空对视半晌,枭哥一笑:“出去了,兄弟?!”

    秦禹攥了攥拳头:“啥都没说啊?”

    “说了那不坏规矩了吗?”枭哥脸上挂着桀骜的微笑:“我他妈是站着死的人啊!”

    秦禹嘴角抽动一下:“别着急,我出去了,你也快了。”

    枭哥斟酌半晌,冲着秦禹摇头:“我可能够呛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脏莫名抽搐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走。”军士推了一把秦禹。

    枭哥斟酌半晌,抬头吼道:“本来我都想好了,顺利回去之后,咱们今后一块玩玩,可现在好像也没那个机会了……小禹啊,我外面还有几个朋友……你照顾照顾哈!”

    秦禹跟枭哥总共也没见过几回面,可他却打心眼里对这个人充满了好感。

    枭哥不是什么好人,他是职业杀,是靠暴力手段存活在这个时代的悍匪。他犯过的案子,如果一件件全摆在桌面上看,那绝对是会震撼许多人的。

    可在江湖的层面看,枭哥又有着完全不同的另一面。他这个人不光对秦禹信守承诺,而是对每一个花钱雇佣他的金主,都信守承诺。

    不论是在江州绑架康哥,还是在搬到吴文胜的事儿上,枭哥团队不管有多大损失,都没有对雇佣他们的人食言过。

    这种略有些执拗的职业操守,是百分之九十九的雷子,都不具备的。

    福利院一战,枭哥明明能快速脱身,最后却为了那群被囚禁的孩子耽搁时间,并且一怒之下杀了两个畜生一般的老头。

    这事儿要换做别人,他能干出来吗?

    你活儿都干完了,转身就走不好吗?

    可枭哥没有,因为他觉得,我这样的职业杀都干不出来这么畜生的事儿,你们这些衣着光鲜的大人物,咋就这么没人性呢?

    所以,福利院见到的种种画面,直接戳中了枭哥这个恶人的底线。他觉得他接受不了,而恰巧他手里还握着一把可以打碎一切的S枪,所以他一怒过后,血溅五步,把那两个老家伙直接干死了。

    这次不是为钱,就是TM看不过眼。

    或许,有时候那些看似最没底线的人,其实底线才最明确。

    这就是枭哥。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秦禹看着面带笑意的枭哥,心里的预感很不好。因为他觉得此刻枭哥没有跟自己一块脱困,那很大可能就是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兄弟。”枭哥笑着摆手:“我死了,坟头见哈!呵呵。”

    秦禹凝视他半晌,双拳紧握的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林念蕾的电话打到秦禹手机上,直接告诉他:“那些人……我帮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蕾蕾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接你。”林念蕾低头犹豫一下,才声音冲充满无限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马老二等人拉着四毛子和大黄,已经悄悄返回了土渣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