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跑路,还是拼死一搏?

江南区袁氏公司内。

    萧九站在窗口,低头吸着烟说道:“军情处都没挡住秦禹的屠刀,那要我看的话,老裴这把估计是悬喽。”

    袁克闻声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老裴自己咋跟你说的啊?”萧九主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他那个意思是,自己还有应对秦禹的招。”袁克抬头应道:“但具体他要怎么做,也没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有个屁的招。”萧九嗤之以鼻:“论在地面上的能量,老裴或许在黑街还有点话语权,可要论背景关系,他怎么跟秦禹比?!对方这次摆明了是要在官口干他……并且估计证据也收集的差不多了,这时候他再想防御,那拿啥防御?吴文胜比不比他关系硬,可最后说倒不也倒了吗?”

    袁克喝着茶水,皱眉沉思。

    “小克,我是觉得他这杆枪已经没Z弹,可以弃了。”萧九直言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袁克叹息一声:“我也在考虑这个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考虑啥?”萧九皱着眉头,态度坚决:“现在你要不弃了他,那弄不好最后有些烂事儿就得扣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考虑的不全面。”袁克摇头:“秦禹目前在黑街太凶了,手里握着的是天胡牌。在官方,他是警司大队长;在地面上,马老二也有着不低于我们的影响力。那如果裴德勇现在就完蛋的话,我们江南区和黑街区双线操作就会非常吃力。你想啊,江南区还有一个老李呢,他也在处处针对我们。”

    萧九听到这话,也是一脸愁容。

    “先别慌,让我想想怎么处理裴德勇的事儿。”袁克站起身,轻声说道:“算了,我去一趟白老那儿。”

    萧九看着袁克,斟酌半晌后问道:“其实,我一直有个点不太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点?”袁克拿起外套。

    “你看哈,从前段时间开始,裴德勇在黑街地面上的处境就非常不好了。首先,牛振被抓了,杨楠又死了,而到现在为止,这徐洋又跟秦禹眉来眼去了。”萧九有些不理解的看着袁克问道:“你说老裴就这种状况,秦禹为啥还非得要用官口那边弄他呢?直接让马老二找俩雷子,背地里干死裴德勇,那不啥目的都达到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袁克一笑:“那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啥不一样?”萧九摊手争辩道:“裴德勇只要突然死亡,那剩下的人就是一帮酒囊饭袋,徐洋有很大可能会拉着一些老人,去跟秦禹合伙的啊。如果秦禹这样干,那真等于用最小代价,达到了最大的目。起码不用在长吉犯事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总拿秦禹当成地面的人看待,这本身就是个错误。”袁克一针见血的反问道:“裴德勇死在地面上,那是刑事案,可他要是死在刑场上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萧九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那是政绩!政绩懂吗?”袁克一边整理着衣服,一边话语稳健的剖析着:“搞倒了吴文胜,秦禹火箭一样的当上了警司大队长,老猫也直接被扶正了……那如果裴德勇这个黑街的重点人口再被他们办了……那会是什么样的政绩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萧九忍不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。”袁克回过身,轻笑着看向萧九说道:“徐洋现在到底是咋回事儿,也许我们根本连皮毛都不了解。不要小看裴德勇,谁能混到他这个地位,那脑袋都是不空的。如果他现在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,那还让我安排什么藏身地点?直接跑了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萧九赞同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先不管他了。”袁克指着门外招呼道:“我去一趟白老那儿,公司这边你盯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萧九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内。

    一二三队都在忙碌着审讯的事儿,准备彻底完善证据链。

    时进傍晚,秦禹正准备亲自跑一趟出关卡的时候,马老二的电话就突然打到了他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……徐洋来了,想跟你说点事儿。”马老二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秦禹愣了一下,立马点头:“好,我知道了。我正好要出门,一会先去你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妥了。”马老二点头后,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,土渣街马家仓库二楼内。

    徐洋看着秦禹,表情无语的说道:“妈的,你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吓死你什么?”秦禹坐下,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咱俩刚谈完合作,你就折在了长吉呢。”徐洋伸手递给了秦禹一根烟。

    “虚惊一场。”秦禹点了根烟,很TM低调的回应道:“我刚到长吉,军情处还没等问话呢,奉北那边的一个准将朋友,就给我把事儿办好了。弄得我连一顿饭,都没在军情处吃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吹牛B,我自杀了。”徐洋愣了一下后,语气调侃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你看,有的时候你说真话,反而没人信。”秦禹吸了口烟,表情无奈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你别扯淡了,赶紧说正事儿吧!”马老二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徐洋往前坐了坐,表情变得严肃:“我收到消息,裴德勇已经准备跑路了,王宏也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到了。”秦禹点头:“裴德勇要连这点嗅觉和决断都没有,那他也混不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他必须得判。”徐洋搓了搓手掌:“我说句实在话,他恨我,远超过恨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秦禹看着徐洋,还挺欣赏他的坦诚。

    马老二搓了搓手掌,双眼盯着徐洋说道:“事儿拖的时间也不短了,你想想办法,赶紧找到裴德勇,让小禹给他摁住……那这黑街路面上的事儿,就基本大结局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办法吗?”秦禹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洋沉吟半晌后,抬头看向二人说道:“我现在就是不知道,他都准备带谁走。”

    “王宏有可能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也有。”徐洋打量着秦禹,再次停顿许久后,才做出决定:“好吧,找裴德勇的事儿,我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要尽快。”秦禹嘱咐了一句后说道:“我这边也会大搜捕,争取这周就把事儿干完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徐洋一口答应下来,缓缓站起身岔开了话题:“还有一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。”徐洋拿起水杯走到饮水机旁边回道:“既然裴德勇要倒了,那我们就趁热打铁,迅速把公司内有价值的人往这边拉,不能让袁克那边先谈。所以,咱们最好聚一聚,大家见个面,相互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着徐洋的话,感觉他给的建议非常正确,随即点头应道:“可以啊,是该聚一聚,让大家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阳地区。

    裴德勇趴在王宏耳边说道:“你去把我跟你说的事儿办了。”

    王宏犹豫一下点头: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