彻底闹掰

徐洋冷脸看着对方,一步不让的质问道: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”

    “徐洋,大家都不是傻子,你别以为我们不清楚,你要干啥。”右侧的青年也站起了身,眉头紧皱的说道:“你不就是跟秦禹那边谈妥了,想跑了吗?!我告诉你,今天就是裴哥同意给你清算股份,我们也不答应!公司好的时候,你拿麻袋往家里装钱,现在不好了,你就来毛病了!这特么干的是人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对,退股不可能,要走你就净身出户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屋内瞬间吵开了,几乎全部人员,都开始针对徐洋纷纷指责。

    裴德勇冷眼看着这个状况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退股的钱肯定不能给,而且我还得跟你说明白了。”刚才出声骂徐洋的那个中年,面色狰狞的扇呼道:“你要走可以,但必须得把你自己负责的地盘交出来!我们不可能让你带着大家伙打下的江山,去秦禹哪儿装孙子!”

    徐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笑着冲裴德勇问道:“开个会,就是为了吞掉我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非得让你走啊。”裴德勇摊手说道:“意思是大家的,不是我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问你,我想走,你给我结算部结算股份?”徐洋目光直视裴德勇,话语清晰的逼问道。

    裴德勇一笑:“公司是大家的,我做不了主!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跟我和稀泥,我命告诉你,三天内我就要拿到退股的钱!”

    “你想屁吃呢?!我特么给你拿天地银行的钱,你要不?”中年扯脖子吼道。

    徐洋闻声抬头,右手直接从腰间拔出枪:“你在多哔哔一句,你试试!”

    “哎呦,你想崩我啊?CNM的,我还真就不服这事儿?!”中年指着的自己的脑袋吼道:“来,你往这儿打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。

    室内霎时间一片安静,所有人都怔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中年目光惊愕的看着徐洋,缓了好半天后,才抬头看向了天花板。

    棚顶,一个肉眼可见的枪眼,正在往外流着水泥砂石。

    会议桌旁边,一个小伙伸手抓着徐洋的胳膊吼道:“你特么真开枪?!”

    “松开!”徐洋瞪着眼珠子:“我让你松开!”

    裴德勇皱眉观察着徐洋的表情,目光略有些惊讶:“你真是铁了心的要走啊!”

    “对!”徐洋点头:“我就是要走!!”

    裴德勇斟酌半晌,猛然站起身说道:“行,呵呵,既然你枪都开了,那我在硬留你也没啥意思!明天我让法务的人找你,你的股份我个人买了。”

    徐洋皱眉看了看裴德勇后,伸手一把推开小伙:“就这么地了,尽快给我凑钱!”

    说完,徐洋迈步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会议桌旁边,中年目光阴沉的喊道:“徐洋,今天这一枪我记住了昂!咱们都在南阳,以后天天都能碰到。”

    徐洋转身,目光鄙夷:“你是个JB!!老子在南阳的地位是打出来的,你行?那公司三个带队的,咋没你的位置呢?”

    说完,徐洋转身就离开了会议室,屋内众人面色都很难看的瞧向了裴德勇。

    “人没进来之前,一个比一个能喊,人进来了之后,开了一枪,就都懵了!”裴德勇摊手开向众人问道:“能耐呢?大哥的气质呢?都哪去了啊?”

    “老裴,你一句话,今晚咱就弄他!”中年咬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就弄吧!”

    裴德勇扔下一句,迈步就走:“散会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汽车上。

    徐洋坐在后座,插手冲着车内众人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我们不主动挑事儿,就经营好自己这一摊,但是公司内有谁要来找我们麻烦,那也不用惯着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!”徐洋眉头轻皱:“这几天我会和马老二继续谈,如果细节敲定了,那咱就准许马家的人来我们地面上散货!”

    “早就应该这样干了。”司机点头应道:“要说讲人情!那你刚才喊退股的时候,那帮王八蛋是怎么对你的,你都看见了!呵呵,涉及到自己利益,那他们都恨不得跳起来咬人,还哪有啥人情可讲?但要说不讲人情,那咱们在哪儿都是挣钱,为啥不能选择一个好一点的平台呢?”

    徐洋听着对方的话,眉头紧皱,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10点多钟。

    长吉某街道上的娱乐会所门口,一位膀大腰圆的壮汉,梳着厚厚的大分头,领着几名全部年过五十的老头子,笑呵呵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站在街道上聊了一会后,六七台车就从停车场内开了出来,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“来,上车了,上车!”大分头客气的招呼着众人,分别将那几个老头子先送到了车上。

    路边,越野车内。

    大黄手里掐着对讲机说道:“人太多了,不好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跟上。”枭哥的声音响起:“保持距离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大黄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交流完毕后,对方车队就从路边离开,缓缓向着市郊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,土渣街马家仓库内。

    刘子叔快步进了地下室,来到最里侧房间门口,伸手就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那个声称自己母亲去世的精神小伙,此刻正无聊的看着没网的平板电脑。

    “来,你再看看,四毛子是这个人不?”刘子叔走过去,从手机里调出了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精神小伙低头扫了一眼照片:“对,就是他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整准了!”刘子叔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哥,他头型太特别了,我记得很清楚,就是他。”精神小伙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你呆着吧。”刘子叔点头后,转身就离开了室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正门口。

    秦禹等了能有十几分钟后,一台三蹦子就停在了路边,林念蕾从塑料布搭的车厢内探头出来,摆手喊道:“兄弟,来,上车!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你下来吧,我开车去!”

    “不用啦,就看个电影而已,我们坐这个去吧。”林念蕾今天打扮的特别漂亮,上半身穿着卡腰修身的小风衣,双脚蹬着长筒靴,双腿上只穿了一层薄薄的肉色薄绒裤:“太冷了,我不想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无时无刻的不在勾引我!”秦禹无奈的走过去,刚想迈步上车,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!”秦禹站在路边接通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徐洋刚在会上跟裴德勇闹掰,南阳那边就出事儿了。”马老二笑着说道:“王宏组织了四五十人,说要打响镇压反D派的第一枪!”

    “这个王宏是真滴傻B。”秦禹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徐洋要挨打,你就动弹动弹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