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力围剿(盟主更)

足浴中心正门口,秦禹穿着防弹衣,领着十几个人突然从外面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!”吧台内的服务小妹,目光惊愕的问道:“你们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蹲下,蹲下。”秦禹指了指自己胸口上的工作证后,立马摆手喊道:“黑街警司的。”

    服务小妹见众人手里都拿着枪,立马抱头就蹲在了柜台内。

    “上二楼!”

    秦禹喊了一声,领着众人蹬蹬蹬的就冲上了楼梯。

    也就二十多秒的功夫,众人冲到2015包房门口,抬腿就踹开了木板门。

    室内,一个秃顶中年正在跟一位女技师腻歪,听到门响后,立即回头。

    “别动,警司的!举手,抱头!”

    “抱头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几名警员呼喊数声后,就一股脑的冲上去,将秃顶中年摁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大哥,啥业务啊?抓我干什么?!”中年懵B了,趴在床上一脸费解。

    秦禹上去一把薅住对方的头发:“叫啥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你们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秦禹上去猛砸了对方数枪把子后喝问道:“我问你叫啥!”

    “杨刚!”

    “认识长吉的四毛子吧?”秦禹低头再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认识啊?四毛子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认识?!那我一会让你认识认识!”秦禹薅着对方的脖领子,抬头喊道:“偷偷拉回去,从后门把他带问讯室去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旁边的警员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阳路附近,某住宅楼内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激烈的枪声响起,一个染着白头发的男子,靠在楼梯扶手上吼道:“妈的,我手上可有人质!你们敢冲上来,我马上干死他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真的有人质?!”老猫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扯淡呢,楼上的兄弟就看到他一个人!”旁边的警员摇头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那准备冲了昂!”老猫伸手将防弹衣的绑带系紧,喘息两声说道:“强打!”

    旁边的警员闻声后,立马在对讲内低声吩咐道:“楼上的准备往下冲!”

    “3!”

    “2!”

    “干了!”

    老猫查了三个数后,瞬间暴起,完全搏命似的顺着台阶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楼梯间内再次响起激烈的枪声,老猫胸口被打中一枪,冒起了白烟儿!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楼上,一名同样穿着重型防弹衣的汉子凌空扑下,瞬间骑在了匪徒的身上。

    老猫伸手拽住对方拿枪的胳膊,瞪着眼珠子往下一拽。

    三人撕扯间同时倒地。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,我跟你拼了!”匪徒怒吼一声,低头就要拉雷。

    “拼!?”

    老猫红眼了,跨步骑在对方的后背上,双手拽着他的头发,随即一下接一下的将他脑袋往楼梯台阶上撞击:“你个小JB,你跟我拼尼玛个乃子?你有那个实力吗?”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旁边的警员冲上来,冲着对方拿雷的手腕,就崩了两枪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匪徒惨叫一声,瞬间松开了还没拉保险环的雷。

    “叫啥?!”

    “说话,问你叫什么呢!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警员上前喝问,匪徒面漏凶相的抬头:“我叫你爸爸!”

    “硬哈?!我让你硬!”老猫拽着对方的脑袋,冲着台阶再次磕了数下,后者直接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朱伟带着第三队下了车后,立马冲着对讲喊道:“所有人注意安全,速战速决昂!”

    十几秒后,七八个人踹门就冲进了一家卖肉店,紧跟着没过几秒,里面就传来了激烈的枪声。

    这一天,南阳地面上枪响不断,大批曾经跟着牛振和裴德勇倒腾人口的核心马仔,在毫无心里准备的情况下,突然被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江南区袁氏公司办公室内,裴德勇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老裴,不好了,出大事儿了。”王宏声音急迫的喊道:“咱不少兄弟出事儿了。财务杨刚,牛振的兄弟,老七,阿明仔全部被秦禹那帮人掏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裴德勇站起身:“啥时候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就刚才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裴德勇听到这话,脸色煞白的站在原地,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裴!!秦禹这才刚回来,就马上组织人抓捕,是不是长吉那边……!”王宏面色忐忑的问了半句。

    裴德勇缓了半晌后,双腿有些发软,咕咚一声重新坐在沙发上,低头回应道:“秦禹从长吉带回来东西了!”

    “那咋办?!”王宏声音拔高数度的问道:“他们不会马上动我们吧?”

    裴德勇强忍着慌乱的情绪,语速很快的吩咐道:“通知身边的人,该躲的躲,该藏的藏!不要在街上露面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下来?”王宏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在楼下等我了,自己先走!我一会联系你!”

    王宏听到这话,心里有点慌,但又没办法反驳,只能声音颤抖的提醒道:“老裴,你要走要留,可得带着我啊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!赶紧去办事儿!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立马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!”袁克见他挂断手机,立马声音急迫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秦禹动手抓我人了。”裴德勇声音沙哑:“他在长吉肯定是带回来东西了!下面核心人员一被抓,他马上就会动我。”

    袁克闻声愣住,看向裴德勇的目光突然变得复杂。

    “小克!!我马上出去办点事儿,你务必要给我安排一个藏身地点!”裴德勇红着眼珠子说道:“我没别的办法了,只能博一下了!”

    袁克看着他,稍稍犹豫一下应道:“好,我安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一队办公区,话语简洁的吩咐道:“给四大出关卡,驻军部队,警署,以及其他警司发一份协查通报,不管那个部门发现裴德勇,务必当场抓捕!”

    “警署,警司还好说,可驻军和关卡那边,能配合吗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态度总是要有的。”秦禹挠着鼻子回应道:“但事儿得咱们自己干!你那个队抽出两个组,我的队抽出两个组,在让二队出三个组,然后在四大出关卡周围蹲点!我估计,裴德勇肯定是要跑了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?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裴德勇拨通了一个号码,声音急迫的命令道:“你马上出来跟我见面!!马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