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毛子撩案

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裴德勇步伐匆匆的离开了公司,叫上王宏一块赶往了江南区,准备面见袁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队问讯室内。

    秦禹后腰靠在桌子上,抱着肩膀问道:“对,我要抓的是裴德勇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抓裴德勇,那在松江搞他就完了呗,还至于上长吉找我吗?”四毛子感觉自己很冤,并且心里比心疼自己爹的,还心疼那两个惨死的老家伙。

    “裴德勇在松江已经不做贩人的生意了,你不知道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四毛子听到这话恍然大悟:“卧槽,我忘了,好长时间没和他联系了。对,他现在是不搞这一摊了,听说转行去卖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其他的话少扯,说正题吧。”秦禹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四毛子眨了眨眼睛,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我和裴德勇的事儿,其实很简单。他是通过一个朋友联系上我的,刚开始我还觉得他实力不行,后来试着做了两单生意,我发现他们这帮人挺职业的,送货快,事儿也很少,所以就常联系喽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裴德勇交易时的走账,有留底吗?”秦禹语速很快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啊。”四毛子笑着回道:“福利院又不是我一个人的,那进货花销,肯定是要有账目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里可算是有底了:“我要证据,能直接证明裴德勇有罪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四毛子爽快点头,因为李远志已经给了他指示,关于裴德勇的案子,他必须要配合:“我可以指正裴德勇,也可以交出跟他们走账的记录,还可以提供牛振以及其他马仔,帮助裴德勇送货的证据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牛振的,他已经被抓了。”秦禹摇头:“你供一些其他人,可以直接指正裴德勇的人。”

    四毛子仔细回想了一下:“至诚运输公司的财务,牛振下面的几个马仔,应该都够指正裴德勇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长长吐了口气,立马回头喊道:“朱伟,你把裴德勇团伙核心成员的照片,全部调出来,让他指正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朱伟起身后点头。

    四毛子在接到李远志的电话后,整个人就无比放松:“给我来根烟。”

    秦禹扫了他一眼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给我根烟啊!”四毛子皱眉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顺手从墙上摘下来一根一米多长的警棍,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要不你抽抽这个啊?”

    四毛子闻声愣住:“你他妈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给我摆正态度,这是松江!”秦禹阴着脸,用警棍狠狠戳了两下四毛子的脸。

    四毛子盯着秦禹的表情,犹豫半晌后回道:“行,你牛B,你说啥是啥。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四毛子开始低头辨认照片,逐一指认裴德勇一方的核心成员。因为这些人里,有不少都去过长吉,跟他见过面,有过“生意上”的接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,袁氏公司内。

    裴德勇表情焦躁的问道:“消息搞出来了吗,秦禹到底是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具体的还没打听到。”袁克摇头:“但现在他是怎么出来的,已经不是最主要的了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心里明白袁克的意思,所以表情更加烦躁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应该关心的是,长吉那边到底和秦禹有没有达成某种协议。”袁克思路非常清晰的提醒道:“如果秦禹不光自己回来了,还暗中把一些事儿办成了,那你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吗?!”裴德勇有些拿不准的说道:“秦禹在长吉惹了那么大的乱子,自己能出来,那都不知道老李他们用了多少劲儿,军情处还能配合他们,搞出我啥证据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蹊跷就蹊跷在,秦禹被抓了不到两天,人就回到了松江。”袁克皱眉说道:“如果没有很强硬的关系帮他说话,那你觉得这事儿能成吗?”

    裴德勇闻声沉默,双眼中蕴藏着不安。

    “这么难搞的事儿,他都挺过来了,那现在带回来点啥东西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”袁克轻声分析道:“所以,我觉得你还是小心点好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表情烦躁的摸了摸脑袋:“你不确定他手里掌握了啥,那你就没办法防御。小克,你赶紧帮我想想办法,在警司内打听打听,秦禹到底有没有在长吉达成什么目的。如果有,他应该马上就会有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问,但这事儿你自己也得想办法,不能光指着我这边。”袁克轻声回应道:“之前就跟你说过,我离职后,在黑街警司的关系,已经远不如从前了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斟酌半晌后,立马掏出手机说道:“我给长吉那边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问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侧面打听打听。”裴德勇摇了摇头后,立马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四毛子团伙内骨干的电话。

    数十秒过后,电话内传来声音: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小许啊,我是你裴哥,你干啥呢?”裴德勇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大院内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汽车旁边,皱眉催促道:“都动作快一点,抓紧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动吗?”朱伟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点头后说道:“我回来的消息肯定是瞒不住的,我怕裴德勇反应过来,清理证据,所以一定要快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咱现在手里的证据就差不多了。”朱伟笑着说了一句:“赵宝留下的,还有咱自己摸的,就足够押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袁克和裴德勇现在穿一条裤子,而他俩身后又有白家。”秦禹低声说道:“没有完全的把握,咱不一定能摁死他,所以要快点把事儿坐实。”

    二人交谈时,一队和三队的大批警员就已经集合在了汽车旁边。

    秦禹抬起头,张嘴吼道:“发照片,都认认上面的人,准备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一家足浴中心门口,两台警用越野车悄然停滞,秦禹低头撸动了一下枪栓:“下车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四毛子在问讯室内联系了自己的兄弟,让他们把自己和至诚运输公司,以及和裴德勇个人的账目往来,全部用匿名邮件发送到了黑街警司的电脑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裴德勇摇头看着袁克说道:“对方说,就福利院和四毛子出事儿了,以前跟我们有过生意往来的人,都没出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们想多了?”袁克狐疑的回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