诈尸

酒店后门。

    徐洋满头是汗的钻进了胡同内,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后,咣当一声就将尸体扔在了地上:“别特么装了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包裹着白色棉被的尸体,突然从地上坐起:“我靠,你下楼的时候倒是注意点啊,都快把我的脑袋撞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”徐洋皱眉回道:“赶紧起来。”

    棉被散开,青年露出上半身后,用右手摸了摸后脑骂道:“这个狗日的是真砸我啊,我后脖颈子都被划开了。”

    徐洋低头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哥,我这演技还可以吧?你让我身体僵硬,我就身体僵硬;你让我不喘气儿,我就不喘气……。”青年咧嘴笑着:“呵呵,那沙雕现在肯定以为我死了,你回去想管他要多少钱,他都得给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个屁的演技。”徐洋皱眉骂道:“要不是我进来的快,还安排了人在外面按门铃,那他一摸你动脉就啥都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动脉跳谁也没办法,咱不可能为了坑他一下,就真给我干死吧?”青年从被子内爬起来:“不过这样也可以了,他找不到我尸体,那你想怎么忽悠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收拾一下东西。”徐洋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,指挥着他说道:“把被子和那个袋子里装的东西都拿好,咱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青年见事情发展的如此顺利,顿时心中愉悦,起身一边收拾着东西,一边低声说道:“咱俩啥时候回去见裴哥啊?我跟你说,那帮人是警员,他可能当时慌乱没发现啥不对,但要回头细想想,难保不会怀疑。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,我拿了钱先出区,让他找不到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徐洋看着他点了点头,转身就往胡同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艹,你倒是等我一会啊。”青年腋下夹着棉被,迈步小跑着就追上了上去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。

    徐洋率先在胡同深处转弯,青年再次皱眉吼道:“你走慢点,看看这边有没有监控。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人影与徐洋擦肩而过,非常突兀的拦在了青年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,”青年一愣,表情略显慌乱:“你TM咋在这儿呢?!”

    人影没有回话,右手拔枪直接对准了青年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我艹!”青年惊呼一声,猛然抬头看向徐洋背影:“你啥意思啊?”

    徐洋背对着二人,脚步根本不停的继续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“玩我?!”青年急了,突兀间扬开腋下的被子就冲人影蒙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沉闷的枪声炸响,人影抬腿一脚踹在对方的胸口上,回头喊了一句:“我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徐洋回头看了人影一眼,也没说话,也没再停留,只继续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某大院房间内。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后,裴德勇拿起手机按了接听键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大哥,徐洋办事儿了。”对方话语低沉的说道:“老猫先是连衣服都没穿的跑出了客房,然后就停电了,我亲眼看见徐洋抱着那个托下了楼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裴德勇问,

    “他们下楼后,大概过了能有不到十分钟,胡同里就响了枪声。”

    “响几下啊?”裴德勇思考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声。”对方回忆了一下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裴德勇点头:“你找个借口撤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,裴德勇挂断手机后,坐在椅子上,就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分钟左右,裴德勇见手机依旧没有动静,就主动拿起来,给徐洋打了个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事情办完了。”徐洋直奔主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猫信了?”裴德勇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慌神了。”徐洋低声回应道:“我还没进去之前,他就以为人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录像呢?”

    “我拿回来了。”徐洋如实回应着。

    裴德勇斟酌半晌后又问:“我找的那个托呢?”

    “让我在胡同里处理了。”徐洋低声说道:“这会估计已经让我的人,扔马沟冰窟窿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处理的?”

    徐洋一愣:“用枪啊。”

    “打了几枪?”裴德勇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打了几枪?!”裴德勇坚持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枪。”徐洋面色不耐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裴德勇斟酌半晌:“我给你个地址,你马上过去,先把录像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露面?”徐洋声音拔高的喝问道:“老子都做套把老猫弄了,你还跟我这儿疑神疑鬼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现在马上要跟袁克那边沟通,考虑怎么把录像的作用最大化,明白吗?我没工夫过去接你。”裴德勇皱眉回应道:“徐洋,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就不要彼此猜忌了,行吗?”

    徐洋听着裴德勇极度无耻的话,顿时攥了攥拳头问道:“好,我现在不用看见你,你让拿录像的人,把我老婆孩子领过来,行吗?”

    “徐洋,我请你家里人过来,就是为了给自己生命上个保险,本身对他们并没有别的意思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裴德勇,你能别跟我扯淡吗?!我们直说吧,你把我老婆孩子交出来,我就给你录像。”徐洋瞪着眼珠子吼道。

    裴德勇斟酌半晌:“行,既然你还是对我有误会,那我就让人把你老婆孩子也带去。”

    徐洋眨了眨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:“你说地址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三元桥左侧的那个救济署小区,找二号大门……。”裴德勇低声说出了地址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双方挂断电话后,王宏立马上前问道:“我去接回来录像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裴德勇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带着徐洋的老婆孩子吗?”王宏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带。”裴德勇摇头回应道:“我不看到录像里的内容,就不可能还他老婆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看了之后呢?”王宏阴笑着看向裴德勇。

    裴德勇斟酌半晌:“……先别动徐洋,我还能用得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王宏一笑,转身吼道:“来两车人,跟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袁氏公司内。

    袁克正在跟白家一个小伙交流时,老三突然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袁克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找你,让你下去一趟。”老三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袁克一愣。

    老三斟酌半晌,迈步走到袁克旁边,趴在他耳旁说出了两个字:“徐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