虎将林城

走廊内。

    林城背手扫了一眼黎处,扭头就喊:“林骁,带着你妹妹走。”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林骁两拳打倒李远志,目露凶光的冲着黎处说道:“你们不光会收到一份民事起诉,还会收到一份军分区的处罚报告。”

    黎处咬了咬牙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清醒一下,等着脱衣服吧。”林骁指着李远志骂了一句后,伸手就抓住了林念蕾的胳膊:“走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打的手都肿了,披头散发的回身看向哥哥,语气急促的说道:“我朋友……,”

    “回去说。”林骁皱眉打断。

    “我不,你把他……。”林念蕾还要争辩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回去说!”林骁瞪着眼珠子,低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林念蕾犹豫半晌,扭头看了一眼在场的人员,和叔叔充满阴郁的眼神,顿时选择了乖巧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林城招呼一声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林念蕾斟酌半晌,突然回头喊了一句:“小禹,别慌,他们没证据,不敢拿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喊的非常聪慧与关键,直接让临时羁押室的秦禹得到了很多信息,即将崩溃的意志力,也重新变得坚挺。

    林骁目光惊愕的看着妹妹,心里十分不满且表情愤怒:“你少说两句,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闻声不再多说话,转身跟着自家人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走廊内,老李非常细心的注意到了林念蕾的反应,随即心里也升起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走吧。”刘达皱眉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老李有些激动的抓住了刘达的胳膊,突然低语了一句:“可以往回找找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刘达听到这话一愣,双眼充斥着不解。

    老李看着对方无知的眼神和僵硬的表情,心里暗道,总局终归还是没拿自己的警长太当一回事儿,不然怎么会派一个这么木的人过来交涉。

    “……准将闹完了,他们就不敢动刑强审秦禹了。”老李语速很快的说道:“不强审,就不会扣出来证据,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刘达听到这话恍然大悟,立马调整状态,端着架子冲黎处说道:“你们要是在规定时间内,拿不到秦禹的犯罪证据,你就等着总局亲自给军分区发问询函吧。”

    黎处呆愣。

    “秦禹要是受伤了,松江警署一定会起诉你和军情处。”刘达潇洒的指着黎处说了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妈的,靠上个准将,这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成精了。”黎处目光通红,冷笑着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扑咚!”

    李远志捂着脸从地上爬起来,表情狰狞的说道:“处长,不用考虑其他人的因素,我们就强审那个秦禹……这准将都掺和进来了,那说明背后有人肯定想针对福利院。”

    黎处插着腰,沉吟半晌后,表情冷峻的回道:“不,先不能动那个秦禹了。不然准将打过招呼,他一旦被强行运作出去,那咱们上了大刑,就是要摊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,咱不可能在自己地盘上受这个气吧?”李远志声音激动。

    黎处斟酌半晌:“强审那几个雷子,玩命弄他。只要他们全部供出来秦禹,那咱就有充分的证据拘他。即使准将和总局的老大都发话了,老子也不卖他们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李远志闻声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室外。

    老李轻声冲着董司说道:“你跟刘先生先回去,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董司一愣。

    “现在没别的办法了,也没别的大腿了,只能靠着蕾蕾这个小姑娘了。”老李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董司反应过来后,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“刘主任,我要见个朋友,让董司先送您回去,晚上咱们见。”老李言语客气的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刘达虽然不满意黑街警司搞出这样的事儿,可他刚才毕竟也在军情处撞了墙,所以此刻心里也是非常不满,本能的跟老李等人站在同一阵线上说道:“我马上致电办公室王主任,只要咱的人没犯事儿,那他们必须给咱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了,刘主任。”老李满面感激的伸出手掌:“宣传司有您这样是非分明,愿意为下面人出头的领导,真是幸运啊!”

    谁不爱听好话?谁不愿意自己的形象光辉正面?所以刘达一笑,使劲儿摇晃了一下老李的手掌:“分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老李独自一人在冰天雪地里拦了拉脚的电动车,像是一个替儿子办事儿的老人,在低头不停的发着简讯。

    他已经贵为一区的首席议员,但却在长吉这地面上连一点说话的权力都没有。他朋友虽然很多,却没有谁能解决秦禹的事儿。再加上他又不是本地重要官员,那不认识他的,也没必要卖他多少面子。

    老李状况虽然窘迫,可依旧在为秦禹的事儿努力着。但他这样做,也其实并不完全是因为秦禹和他绑在一块,有着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的绝对利益关系。而是,他心中对这个后辈,有些难以言明的欣赏。

    老李在警务系统多年,而且一直处于领导地位,所以他身下的门徒和学生,那是多如牛毛的。可这些年能让他亲自出来跑关系,使尽全身力气帮忙平事儿的人,除了老猫,可能就秦禹这一个。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老李再次拨通了赵部长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事情出现转机了。”老李直奔主题:“林家来了个准将,暂时把蕾蕾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准将吗?”赵部长非常惊愕的从沙发上站起:“她家有准将?!”

    “是,就是九区建区时南方战区的四大虎将之一,林城。”老李介绍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?!”赵部长再次惊愕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啊了。”老李语速很快的说道:“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林念蕾的舅舅,让我见一见林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赵部长闻声略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问讯室外。

    黎处撸起袖子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打开门。”

    军士闻声推开铁门,抬头就看向了里面坐着的枭哥。

    “嘴硬是吗?我亲自审你。”黎处迈步走进来,身后跟着三个拿着小箱子的军情处军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