摊上大事儿了

中年听到声音后,立马抬头看向了天空:“卧槽!”

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一架武直开着强光探照灯,从特区墙内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儿?”枭哥瞪着眼珠子问了一句:“是正常巡防吗?”

    “躲一下,贴墙根,快!”中年摆手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迅速退到墙边,身体紧贴着墙壁,想卡死角躲避对方的侦查。但却没想到,直升机在空中转了向,俯冲式的向围墙边开来。

    枭哥一看事儿不对,顿时红眼的骂道:“他妈的,这还躲什么?对方冲我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狗日的,你敢卖我们?!”胡子一激动,伸手就扯住了中年脖领子。

    中年此刻脸色煞白,目光呆愣的看着直升机吼道:“你傻啊?我要卖你们干嘛给你们带出来,直接在墙内抓你多好?”

    胡子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太不靠谱了,肯定有人走漏了风声。”中年指着枭哥等人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们。”枭哥此刻也来不及解释,只摆手吼道:“跑,往树林子里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众人也不再进行无意义的躲避,只迈步就向前方树林子冲去。

    “滋啦啦!”

    一阵电流麦的声音在空中响起,紧跟着有人用扩音喇叭在喊话:“墙边的那几个人,都给我抱头蹲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理会,继续往前猛跑。

    “我再喊一次,下方那几个人,马上给我抱头蹲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兄弟几人依旧没有搭理对方。

    “警告性开火。”副驾飞行员,回头冲着机枪手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话音落,直升机上的机枪横扫,肉眼可见的橙色弹道,瞬间就轰向了地面。

    荒地内,积雪与碎土被打的崩起一人多高,所有弹着点全部在几人前方五六米处。

    枭哥弯着腰,一看对方的射击精准度,心瞬间就凉了。

    人的腿,能跑过直升机吗?

    小破S枪能给直升机打掉吗?

    “别跑了,这是驻训基地的飞机。”中年立马摆手:“再跑,咱全得被毙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见直升机正式开火后,也瞬间就脱力了,因为他已经绝望了,毅力一没,身体也就垮了:“完了,出不去了。他妈的,怎么会这样?我们一路上消息保护的这么好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蹲下!”直升机盘旋着,副驾再次吼道。

    枭哥攥了攥拳头,立马抱头蹲在地上,目光凶残的冲着中年说道:“你不要瞎咬,咬的人越多你死的越快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干了啥事儿,”中年瞪着眼珠子喝问道:“驻军基地的飞机都干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啥事儿你就别管了。你就说,是我们主动联系你的,想要出城,事前说好给你五万块钱,其他的一问三不知,听懂没?!”枭哥语速很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还寻思个JB?!”枭哥急了:“你给松江那边供出来,大家全完蛋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知道了。”中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往旁边走,离我们远点。”枭哥催促着吼道。

    中年犹豫了一下,立马听着枭哥的话照做。因为他知道这几个人也要对台词,而自己最聪明的做法就是,别听到那么多。

    中年蹲远了之后,枭哥低着头,趴在地上说道:“你们给我听好了,咱们被抓之后,嘴一定要严。不管对方使啥招,区内的事儿都不能说……就一口咬定四毛子和大黄在枪案发生时受了伤,在我们向外逃窜的路上死了,不然我们全得折。”

    “对,四毛子是关键,就咬定他死了,我们还有机会。”胡子立马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绑架四毛子是为了求财,就说已经盯他很久了。”枭哥继续冲着众人嘱咐道:“福利院的事儿,是咱偶然撞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枭哥抱着脑袋,瞪着眼珠子再次吼道:“通讯设备全拿出来销毁,快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,枭哥窝着身体,动作隐秘的就掏出手机,准备给秦禹去个信儿。但攥住电话后,整个人愣了数秒,又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,只给一个号码发了一条简讯:“小虎,别来接应我,出事儿了,把那两具尸体处理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市区的贸易公司大院楼内。

    黎处见工作人员摆手喊着自己,立马迎过去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通信公司那边给咱彻底共享了通信网络,我组目前已经确定,33号手机信号源的持有人,就是嫌犯。”工作人员用词非常专业的说道:“直升机在盘旋,已经锁定了对方。”

    “说简单点,与33号信号源有过对接的号码都查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约十秒前,这个手机发了一条简讯,内容是:小虎,别来接应我,出事儿了,把那两具尸体处理掉。”工作人员语速很快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这帮干脏活的地痞流氓,还有这个反侦察能力吗?”黎处有些哑然:“通知GL-315往对接信号源方向靠拢,看看他们是不是还有接应人员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工作人员点头:“我马上让塔台指挥GL-315。”

    黎处背着手,盯着大屏幕说道:“这特么哪像是普通的小雷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特区墙内。

    大黄呆愣的看着手机,脑袋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他刚才就听到了空中有飞机,但没想到这是冲着枭哥等人去的。

    他惊愕,惊惧,但此刻又必须强迫自己冷静。

    枭哥最后发的短信是啥意思?

    小虎?这是完全不存在的人。

    两具尸体是事先编好的谎话,而那句别来接应更像是一句没用的废话。

    思考了十几秒后,大黄逐渐读懂了枭哥的意思。

    两具尸体肯定是在点自己,因为这事儿根本不存在,是骗接应人的,而且这个谎话中自己和四毛子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那也就是说……枭哥的意思是提醒自己,对方肯定会来抓他们,找这两具所谓的“尸体”。

    还有,枭哥已经跑不出去了,他为啥还要用手机,给自己说一句废话?难道他不怕,对方抓了他后,查询这个内容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大黄猛然醒悟,立马掏出手机,直接扣除了电话卡掰碎,扔远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该往哪儿跑呢?

    回去就被憋在长吉了,但此刻往外冲肯定是找死。

    大黄愣了半晌,猛然抬头看向了刚才中年领枭哥等人逃窜的方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直升机盘旋了没多一会,数台越野车就从出关卡方向赶到,大批荷枪实弹的士兵,瞬间就将众人摁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枭哥被四人戴上镣铐,趴在地上扭头看向自己的兄弟喊道:“被抓了就好好配合,人家问啥说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。

    秦禹和林念蕾回到家中后,低头看了一眼手表,也没有睡意,只静静的坐在床上,等待着消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