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上死了两个人

秦禹坐在车内,低头看着电话说道:“有几个朋友在区外遇到了一些事情,我现在没工夫欣赏你的美,你别吵昂,我再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虽然心里有点怨念,觉得秦禹每次一跟她约会就三心二意的,可当她看到后者一脸严肃,心里也能理解后者是在干正事儿。

    “乖昂,我忙一会。”秦禹揩油似的摸了摸林念蕾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滚,别摸我头发。”林念蕾掏出电话,低头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市北侧出关口的特区墙附近,枭哥单手扶着胡子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再坚持一会。”

    胡子摸了摸腿上的绑着的小钢板,点头回道:“没事儿,我还能动。”

    “往我这边用劲儿,别把骨头弄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胡子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俩人交谈之时,周边突然响起了口哨之声。

    枭哥猛然转身看向远处,右手摸在腰间没动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紧跟着,枭哥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,应该是接的人来了。”胡子立马冲要拔枪的同伴摆手。

    枭哥一路上都在用手机跟接头人联系,他认得对方的号码,所以张嘴轻喊道:“我们是出门的。”

    过了两三分钟,昏暗的特区墙边走过来一名中年男子,手里只拿着电话屏幕照明:“打电话的是你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枭哥迎过去,伸手手掌说道:“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抬了抬手臂,用电话照了一眼人群后愣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枭哥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应该是七个人吗,”中年男子疑惑:“怎么少了俩?你们从长吉要往外带的人在吗?”

    “肉票和我一个兄弟都受伤了,半路没了。”枭哥低声说道:“没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?”中年一愣:“死道上了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枭哥点头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中年又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和车没放一块吧?”中年看着非常谨慎。

    “没有,找地儿埋了。”枭哥摇头。

    中年点了点头,拿着手机再次扫了一眼人群:“那就五个人出门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。”中年应了一声,转身就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跟上。”枭哥伸手扶住胡子,摆手招呼了一声后面的兄弟。

    今晚月光暗淡,整个特区墙周围又没有任何灯光,所以前路非常黑暗,只能在距离很近的情况下,才能看到身前模糊的人影。

    此刻的队伍里,已经没了大黄跟四毛子,所以众人心里都有点没底。刚才开车负责接应的司机,偷偷走到枭哥身旁问道:“是不放心这个中间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枭哥摇头:“秦禹介绍来的人,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啥……?”司机问了半句。

    “时间太长了,我有点没底。”枭哥低声回应道:“先走走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司机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简单交流了一下后,又跟着前面的中年走了大概能有一百五十米左右。

    “停。”中年突然回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枭哥等人立马停住脚步,见对方将手机电筒调亮,对着墙壁照射过去。

    光亮缓缓移动,枭哥等人见到外表纯是水泥垒砌的特区墙下方,有着一个生锈的铁门,并且旁边挂着“禁止进入,越境射杀”的白色木牌。

    “这是啥地方?”胡子有点懵的冲着中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特区刚建立的时候闹暴乱,所以建墙的时候,都留了内部入口和升降梯,是方便运送军械物资的。”中年低声回道:“现在废弃了,不让进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没人看守吗?”枭哥担忧的问。

    “今晚我的班,这块的值勤兵让我支走了。”中年淡淡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胡子一听这话松了口气,笑着问道:“兄弟,驻军的吗?”

    中年闻声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多嘴!”枭哥立马训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胡子灿灿的挠了挠鼻子,也就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中年弯腰用钥匙打开铁门后,立马摆手招呼道:“快,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枭哥点头,带着自己兄弟,快步就跟着中年钻进了特区墙内部。

    里面空间很大,轻微说话时都有一定的回音,但也同样没有光亮,所以周围变得更黑更暗,只有中年手里的电话在照着前路。

    众人大气也不敢喘,只快步跟着中年行走。

    大概五六分钟后,众人拐了好几个弯后,才再次来到了另外一处铁门旁。

    中年低头看了一眼电话上的时间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你们在这儿等一会,我拿对讲机喊个话,问问人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枭哥点头。

    中年走后,胡子略显兴奋的说道:“这秦禹挺有人啊,在这地方都能找到这么硬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也是求人的,不过他是真用劲儿了。”枭哥一笑:“这小子想拉拢我,跟他一块干。”

    “他做事儿挺地道的,就是现在体格弱了点。”胡子斟酌半晌说道:“不过大家要真能玩一块去,那一起做点事儿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枭哥一笑,低头掏出震动了两下的电话说道:“你看,说曹操,曹操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发简讯了?”胡子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枭哥低头回着信息:“他关心我们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。

    秦禹下了车,低头一看手机,只见到上面写着。

    “已经在往外走了,过程暂时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简讯一笑,顿时龇牙冲着林念蕾说道:“憨憨,晚上一块找地儿睡个觉去啊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属狗脸的,说变就变?”

    “去不去?去不去?我就问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去个屁!”林念蕾翻了翻白眼:“你怎么现在跟老猫学的这么不要脸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特区墙内。

    中年迈步走回来,立马打开铁门说道:“人还没回来,快点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枭哥闻声立马钻出铁门,抬头向远处望去时,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了区外。因为出关卡外门,就在自己右手侧几公里的地方,那个区外三十多米高的灯塔,也明亮无比。

    胡子站在区外的土地上,彻底松了口气,转身冲着枭哥说道:“现在跟他说,我们还有俩人在里面,让他接一下?”

    枭哥扭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公路上,见周围并无车辆,也无异常后,就立马点头回应:“好,我去跟他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送你们了。”中年迎过来,指着远处一排树林子嘱咐道:“你们走到那里,穿过树林子,有人会给你打电话,开车过来接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有个事儿,我没有跟你说……。”枭哥张嘴就想说出实情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空中突然传来一阵轰鸣的破风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