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审

走廊内。

    小伙冲着黎处点头:“没错,对方确实说的是,咱们从松江抓来的那个小子,是他们黑街警司的一队大队长。”

    黎处愣了半天,表情惊愕的呢喃道:“那这个案子,就不是什么求财啊!警司大队长,能找路面上的人办事儿,而且还这么准的掏到了福利院,那这事儿不简单呐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黎处木然拿掉嘴上的烟头,顺手摁在垃圾箱上捻灭,皱眉继续说道:“警司的人不好出面,所以找了路面上的人办事儿,这个思路应该没问题。还有……我们刚抓了人,总局和他们的领导就过来了,这说明……他们想保护这个什么大队长。卧槽,还有一种可能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可能?”李远志问。

    “四毛子没死,所以对方这么快的过来,是不想让里面的人吐口。”黎处目光阴沉的看向李远志,立马做出指示:“你去把来的人请到一楼小会议室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远志点头。

    “让三组马上查清楚这个黑街警司一队大队长的身份,我要他详细资料。”黎处说完,快步就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处长,你不先见一下总局的人吗?”李远志喊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等着。”黎处头都没回的吼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足足过了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黎处坐在办公室,已经在看着秦禹的完整资料了。

    此刻,秦禹的警务人员身份一曝光,黎处这个专门搞情报侦查的特务头子,瞬间就开始浮想联翩了。

    福利院是一个充满肮脏和臭味的地方,而四毛子又是军情处和很多大佬的白手套,那他们突然出事儿,并且碰到的还是警务人员,这正常吗?

    警务人员出手了,却没有使用自己的力量,而是又找了地面上的雷子办事儿,这正常吗?

    人刚被抓,竟然连总局的人都过来了,这又正常吗?

    黎处思维敏锐的想到这几点后,心里已经认定,秦禹这帮人可能就是针对福利院在搞事儿。

    难道是有人想查这个,或者是军情处上层有博弈,想借着地方警务系统搞倒自己政敌?

    黎处坐在办公桌内,越想越心惊,并且十分渴望的想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斟酌半晌后,黎处立马拿起座机电话,拨通了内线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告诉李远志,给所有疑犯上刑吧。”黎处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五个小时后,我要他们全部吐口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这不行吧,黎处?”对方犹豫一下提醒道:“先抓住的嫌犯可以搞,但那个警司大队长,我们要是动了,那不好交代啊!毕竟现在没有什么实质性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他身上肯定有事儿。刚才这小子还在跟我撒谎,我觉得他就是主犯,而且背后有人。”黎处对军情处的手段非常自信:“拿到证据就只是时间问题,你不要考虑警务系统那边的压力,直接上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总局来的人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去找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对方点头。

    黎处挂断电话,低头将资料锁在抽屉里,迈步就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军情处一楼小型会议室外,黎处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黎处,这位就是总局宣传司办公室副主任刘达。”会议桌首位上的军士,立马起身介绍道:“这位是黑街警司司长董先生,他旁边的是松江市江南区首席议员,李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好。”黎处面无表情的冲着众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跟黎处握手。

    “都不用客气,坐吧。”黎处摆了摆手,迈步坐在主位上,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几位来这儿,是有什么事儿要办吗?”

    刘达组织了一下语言,立马出声回道:“我警务系统一名警长级别的人员,是否被您的部门抓了?”

    黎处斟酌一下应道:“是抓了几个人,但还没有核实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刘达一笑:“你们到松江大院内抓人的事儿,我们这边已经核实清楚了,就是警长秦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都核实清楚了,还问我干什么?”黎处态度非常倨傲。

    刘达皱了皱眉头:“那我想请问一下,这名警长犯了什么事儿,才被你们逮捕?或者说你们有什么直接证据,证明他犯案了?”

    黎处长扭头看向对方:“还在调查中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想现在就见一下这名警长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黎处长面无表情的摇头。

    刘达看到对方这个态度,心里的气儿也是压不住了,脸色非常难看的说道:“黎处,你这样处理,是不是有些不妥啊?!秦禹毕竟是警务系统的人,你们抓他,连个招呼都不打,而且手里连证据都没有,就强行扣押,这是不是有点过了?而且我们就要求见一面,这都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黎处长根本不鸟总局的人,话非常大的怼道:“这个秦禹是否是警务人员的身份,其实一点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我们现在盯上他了,而且必须得弄清楚事实后,才决定是否放他离开。”

    刘达闻声突然站起:“你这不讲道理啊!”

    “我在办案,跟你讲什么道理?!”黎处站起身,话语铿锵的说道:“你们愿意等,就在这儿等,食宿我们提供。你们要不愿意等,就回去等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是想打官司吗?”

    “跟我们打官司吗?”黎处一笑:“行啊,那你去让你们领导,起诉第三野战军总参吧。我们是他们直管,只要总参来电话,我马上放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黎处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秦禹听到铁门被推开,随即见到几名穿着军装,戴着眼镜的瘦弱男子,拎着几个小箱子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另外一间房内,两个身材壮硕的女军士,嗓门极大的冲林念蕾吼道:“把衣服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做梦!”林念蕾声音凄厉的吼道:“将军都不能剥夺我的尊严,你们又算个什么东西?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九点半之前,还有一章。

    我在疯狂码字中,大家勿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