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死大逃亡

凌晨,大荒地内,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枭哥立马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有人让我带你出去。”对方话语简洁的问道:“你们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枭哥愣了一下:“谁让你带我出去?”

    “他说你姓叶,曾经也在长吉一块做过事儿。”对方拿话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枭哥听到这话后,才彻底打消疑虑:“那约个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“会看坐标吗?”对方很专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会看,但我手里现在没东西,定不了坐标。”枭哥摇头。

    对方沉默数秒:“你们往北侧出城关卡走,临接近时注意路边,看到距离关卡15公里的指示牌后,你们右转步行,直走两公里左右,咱们就能碰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枭哥仔细记住了对方的话。

    “还用重复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枭哥摇头。

    “动作快点,我还能等你们两个多小时。”对方看着手表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,枭哥转身立马喊了一声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市区,某贸易公司大院外,三台警司专用轿车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门卫岗内,四名士兵动作利落的持枪出岗。

    头车的后座车窗降下,一名肩扛司长警衔的男子,伸手敬礼后说道:“打过招呼,来办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证件。”士兵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    司长也没废话,低头立马掏出工作证交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士兵低头仔细检查了一下证件,随即迈步走到一旁,用无限麦克问了数句话后,才将工作证还给对方,让开身位敬礼:“放行。”

    三台汽车行驶过大院正门,一直向楼房后侧开去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汽车停在了大院中部的三层楼房旁,司长等人快步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正门口处,数名男子步伐匆匆的出来迎接,双方碰面寒暄几句后,就立即走回了楼内。

    一行十几人,迈步来到三层大厅后,司长才客气的张嘴问道:“黎处,能锁定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剃着小平头的领头男子,迈步带着众人横穿廊道。

    司长等人顺着玻璃窗向室内望去,见到硕大的厅房内摆放着数十台电脑,以及线路和充满金属气息的大型主机箱。

    电脑的操作位上,有三分之二是没人的,仅有十几个工位上,还有人值班,并且有的已经用椅子搭了床,蒙着衣服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平头男子领着众人穿过玻璃门,迈步来到了左侧墙壁上两块硕大的液晶显示器旁边。

    “报告黎处,我们正在甄别。”电脑旁的青年站起身敬礼。

    “说说进展。”黎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。

    青年闻声坐下,扭头看着三名同伴说道:“推回去,回放。”

    三人点头后,立马噼里啪啦的操作起了只有十几个键位的键盘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块硕大的液晶屏幕上闪现出长吉整个市区的俯瞰图。

    “锁定。”负责指挥的青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,锁定。”最右侧的小伙,低头噼里啪啦的按着键盘朗读道:“坐标,N4321′23.77″?E12529′45.44″。”

    “放大。”青年再喊。

    “放大100,200……静止,对焦。”中间的小伙开始滚动滑轮。

    数秒后,整个福利院的俯瞰动态图像出现在了屏幕上。

    “切,八面立体图。”青年皱眉指挥道。

    话音落,第三名工作人员,将两块液晶屏分出八个动态图,宛若精确无比的监控一般,锁定了福利院周边的主要胡同与街道。

    “按时间回放。”黎处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闻声将画面倒回,动态图定格在了案发后的五分多钟。

    司长看到图像后,背手向前,弯腰看着街道上的数台汽车问道:“就有一台车接应是吗?这也不太清晰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们警司用的地区监控,它俯瞰上空是军事用途。”黎处轻声回应道:“能倒回到这个清晰度,你就烧高香吧。”

    司长闻声指着屏幕上的车说道:“能找到它吗?”

    “能找到大致方向,但具体坐标很难确定,因为他们肯定往无人的地方跑,或者把车弃了。”青年低声回应道:“我先试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个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枭哥等人挟持着四毛子,顺着指示牌右侧,已经抵达到了长吉市出关卡附近,并且见到了数十米高的特区围墙。

    这个墙没有任何军事用途,也不是为了抵挡什么凶猛的野兽。它数十米高,十几米厚,高耸的矗立着,像是天河一般不可逾越,只是为了抵挡那些区外无人管的同类。

    资源有限,里面的不想外面的进来,外面的做梦也跨不过这道墙。

    枭哥按照约定好的路线,站在特区墙旁边,就再次拨通了那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位置肯定还是有偏差,”对方摇头回应道:“我们看不到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开车吗?”枭哥语气有些急迫。

    “你惹了多大事儿,自己还不清楚吗?”对方皱眉回道:“我怎么可能敢开车。”

    枭哥斟酌半晌:“那你把位置精确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看到什么参照物?”对方问。

    枭哥扭头扫了一眼四周:“我背对着的地方全是黑的,啥都没有,正对着的前方,大概几公里有个灯塔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捋着墙,往灯塔这边走。”对方语气急促的说道:“一定要注意头顶,可能有巡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再次结束通话,枭哥转身说道:“还得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四毛子表情惊愕的看着众人,心里有些没底了,因为对方逃脱的能力,明显超乎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胡子脸色苍白,受伤的身体也马上就要到了体能极限,但他依旧坚持着跟众人往前行进。

    枭哥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面色略显不安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大黄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时间有点长了。”枭哥低声应道:“从干完到现在,已经几个小时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招,事儿赶到这儿了。”大黄低声回道。

    枭哥往前走了两步,突然又扭头说道:“大黄儿,不然这样办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。

    林念蕾皱着黛眉问秦禹:“你今天咋看着呆兮兮的?是我不够美,还是电影不好看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