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精在博弈

问讯室内。

    秦禹此刻大脑飞速运转,正在逻辑严密的制定应付审讯的策略。首先他知道自己目前肯定是出不去了;其次他要拖延时间,等待外面的人运作;而且最重要的是,需要给同案传达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综上以上考量,秦禹思考半晌后,决定暂时不受皮肉之苦,他抬头看着黎处说道:“对,四毛子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?”黎处紧跟着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虽然干警员的时间不长,可他毕竟已经经历过很多大案了,所以瞬间意识到这是个坑,是对方在套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如果枭哥已经交代了四毛子死掉的原因,那自己要编瞎话,马上就会被识破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秦禹心里也非常笃定,四毛子肯定没有死。因为枭哥在被抓之前,没有透漏过这样的信息,并且还告诉他,事儿办成了。

    所以,四毛子目前应该还在外面,并且被没落网的人控制着。

    那枭哥为啥要编造四毛子已经死了的谎言呢?

    秦禹一想便知,四毛子或许是个很重要的人物,是自己手里为数不多的筹码。

    “问你呢,四毛子是怎么死的?”黎处追问。

    “具体情况我不知道,只是他们在往外跑的时候,告诉了我这个事儿。”秦禹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抓四毛子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求财。”

    “求什么财?”黎处语速很快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心里决定赌一把,赌枭哥目前还没有吐口,所以抬头回应道:“是有一个老板找到我,让我抓四毛子的,价钱给的很有诱惑力,所以我就接了这活儿,找到了你们抓的那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叫什么,哪儿的人?”

    “哪儿的人不清楚,但介绍我们认识的人,管他叫宏斌哥。”秦禹低声说道:“我们是在松江土渣街见的第一面,他给了我十万订金。”

    “宏斌哥?”黎处低头在本子上记下了这个细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市轻轨站台。

    董司和老李迈步迎上前,接到了三名中年。

    “您好,刚才我们通过电话,我是老董,这是前司长老李。”董司上前,满脸堆笑的介绍道。

    对方领头中年看了一眼二人,伸出手掌说道:“我是总局宣传司办公室副主任,刘达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

    老李和董司客气的跟对方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事儿应该让警署直接去沟通,”刘达面色略有不满的提点道:“直接把电话打到总局那边,你这不是越级了吗?”

    老董闻声立马应道:“被抓的这个小队长,人缘很好,他下面的那些队员听说这事儿都急了,也积极请求警署帮忙。但那边动作稍微慢点,这帮小子才瞎胡搞,给总局打了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路上说吧。”刘达扔下一句,迈步就走。

    董司和老李此刻心里都清楚,总局的人其实并不想管这个案子,被派来的人更是对秦禹是死是活没有兴趣。可下面队员已经集体致电总局说明了情况,那上面没有表示,肯定是不行的,所以刘达才被迫过来处理这事儿。

    负责接送刘达的是风林区警司的副司长,众人坐上车后,立马就赶往了军情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四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黎处迈步走到了另外一间问讯室,抬头看向了枭哥。

    “你嘴挺硬啊!”黎处靠在办公桌上,目光阴沉的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案子搞到这种地步,我自己会是个啥结果,这心里早都想明白了。”枭哥抬头:“我能告诉你的,都告诉你了。四毛子已经死了,我们抓他就是为了挣钱,在福利院放枪是个意外……能说的就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死也不交代同案是吗?”

    “真没法说,江湖有江湖的规矩。”枭哥一笑。

    黎处见枭哥如此态度,突然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张国明你认识吗?!”

    枭哥听到对方的问话,瞬间就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认不认识?”黎处突然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枭哥眨巴眨巴眼睛,突然笑了:“你在诈我?”

    “是诈你吗?”黎处低头拿起根烟,突然又声音温和的问道:“阜新,秦正,宏斌哥,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枭哥听到这话,额头瞬间冒汗了。

    他是个老油条,是在路面上闯荡了小半辈子的顶级雷子,所以他的经验以及面对问讯的反应,也是绝对超乎常人的。

    枭哥心里明白,黎处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问自己几个名字。他肯定是知道了啥,所以在真真假假的试探自己。

    “问你呢,这些人,你都认不认识啊?”黎处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枭哥攥了攥拳头,立马把话题封死:“我都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黎处看着枭哥的表情:“你很聪明,但没啥用。”

    枭哥愣住。

    黎处叼着烟,转身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负责审讯林念蕾的李远志走过来,话语简短的问道:“怎么样,处长?”

    “那个姓秦的小子在满嘴跑火车,他在拖延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断定的?”李远志问。

    “他拱出了一个名字。”黎处轻声回应道:“我把这个名字和他的名字,混在了几个假名字里,去询问另外那个主犯,但后者毫无反应,也不接话。”

    李远志愣住。

    “雇佣人和接活儿的中间人,这么快翻出来了,那如果是正常主犯,绝对不会在情绪上毫无反应,更不会依旧是一副防守审讯的态度。”黎处低声解释道:“所以,只有一个可能,这几个名字都不是真的,他以为我在诈他,所以才不敢接话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那上刑吧。”李远志皱眉说了一句:“连抓来的那个女的,一块强审。”

    黎处斟酌半晌:“要先搞清楚,从松江抓来的这个小子的身份,不然没有突破口……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小伙从远处跑来,张嘴就喊:“黎处,九区警务总局的人,还有松江黑街警司的人,跟着风林区的郑副司长一块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来干什么?”黎处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,咱们从松江抓过来的那个人,是黑街警司的一队大队长。”小伙语气急迫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黎处非常惊愕的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枭哥坐在问讯室内的椅子上,思考了许久后,才脸色阴沉的呢喃道:“完了……还是电话出事儿了,小禹……也他妈进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