准备撤退

两小时后。

    长吉市周边的大野地内,枭哥站在壕沟旁抽着烟,静静的等待着胡子等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四毛子双手被戴着铐子,目光猩红的瞪着眼前这几个陌生人,眼神难掩恨意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。”大黄瘸着腿走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枭哥站在原地,看着远处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大黄撸起枭哥袖子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你咋最近越来越爱钻牛角尖了呢?!都别说现在了,就以前世界各地的这种事儿还少吗?那踏马的中D富豪……社会名流……唉,算了,现在说这些也没啥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记得刚才那个小姑娘的眼神吗?”枭哥扭头问。

    大黄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。”枭哥叹息一声,低头说道:“算了,不提了。”

    大黄扫了一眼枭哥,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得研究一下怎么走。”枭哥抬起头时,已经是双目清明:“等胡子回来,我给秦禹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大黄点头,伸手用腰包里的纱布,死死的缠住了枭哥胳膊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枭哥试着活动了一下胳膊,转身走向旁边。

    “我挺服你们的。”四毛子背着双手,冷笑着说道:“事儿都成了,我就不明白,你们动那俩老头子干啥?装上帝吗?”

    大黄没有理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帮傻B,不光坑了自己,还把老子也坑了。”四毛子咬着牙:“你知道那俩人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大黄抬起腿,一脚蹬在四毛子的腹部:“你再哔哔,老子豁出去这单活儿不拿钱了,也直接干死你。”

    四毛子稍稍愣了一下,顿时弯腰点头:“行,行,你们牛B,我不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。

    刚跟林念蕾看完电影的秦禹,站在路边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办完了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这边的情况,远比我想的要复杂。”枭哥低声说道:“人是绑出来了,但可能也惹了点乱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绑人的地方是一个福利院,里面有一些小孩,被强迫服务一些老头子,让我们撞上了。”枭哥低声说道:“交火过程中,我一急眼打死了两个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不用慌。”枭哥笑着说道:“打死老头子的事儿,算我的;被抓的四毛子,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慌倒是没慌。”秦禹皱眉回应道:“问题是,对面啥分量啊?你们好走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,但肯定是有点权力的。”枭哥低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这样的话,刚开始定的接应方式就不能用了。”秦禹轻声说道:“如果从长吉直接回松江,路上肯定得被劫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分开走吧。”枭哥做事儿非常地道的说道:“人我安全给你送回去,但我们你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行。”秦禹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我让人把四毛子接上,然后你们自己想办法走吧。”

    枭哥一愣:“行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先这样,我联系一下接应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二人商量完后,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大黄走过来,轻声问道:“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他说,他让人过来接四毛子,然后我们自己想办法走。”枭哥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大黄愣了半天,顿时皱眉说道:“这个秦禹挺真实啊?!你是不是跟他说了,我们打死了两个老头子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枭哥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大黄冷笑着点头:“不亏是体制内的人,说给我们弃了,就给我们弃了。”

    枭哥站在原地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不过也正常,咱和他不就是钱的关系嘛。”大黄心里已经很不满了:“但以后,他再找咱办事儿,就是给我一百万,我也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大黄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。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“你傻不愣登的站那儿干嘛呢?”林念蕾冻的直跺脚。

    “稍等一会。”秦禹拿着电话走到旁边,斟酌许久后,拨通了董司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叔,长吉那边完活儿了,但办事儿的兄弟惹了一些麻烦。”秦禹语速很快的说道:“我怕原定的离开方式行不通,所以想让你帮忙找找关系,看能不能让他们直接偷渡出长吉。”

    “人抓住了?”董司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点头:“但抓人的过程中,他们打死了两个在本地有点影响力的人。”

    董司皱眉:“那有点麻烦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办法呗,董叔。这几个办事儿的兄弟,我挺看好的。”秦禹祈求了一句。

    董司斟酌半晌:“是那个叶子枭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样,你让他们把抓到的人交出来,咱们先接回松江。”董司立马做出决定:“至于他们那边,我去跟老李说,实在不行让他们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董叔,这几个人我想要,”秦禹直接把话挑明:“所以,他们得和被抓的四毛子一块出长吉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?”董司一愣,立马劝说道:“信我的,这几个人你养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养不住,我就和他们交朋友。”秦禹轻声应道:“反正不能是干一回事儿,就闹掰了。”

    董司斟酌半晌:“你啊,净TM给我找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董叔,你想想办法,人情我来走动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电话吧。”董司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胡子等人刚刚坐车赶到集合地点,枭哥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你安排好了吗?”枭哥问。

    “安排好了啊,我的人一会给你打电话,你把四毛子交给他就行。”秦禹低声回应道:“我给你们个建议,你们可以玩个灯下黑,先在长吉待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枭哥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笑啥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管我们啊?”枭哥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管,我是现在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JB装,我就拿你说的话当真事儿了。”枭哥打断着回应道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数秒:“枭哥,你要能在我这儿长待的话,那我可以想想办法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枭哥无奈一笑:“回去再谈,回去再谈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那我就咬咬牙,再找找关系,把你们一块接出来。”秦禹演技逼真的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市里某公寓楼内,一名中年坐在床上问道:“福利院能出什么事儿?什么,谁被打死了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