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否借力打力?

松江市区内,老李为了秦禹亲自给网播台的赵部长打了个电话,约了他在土渣街附近见面。

    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后,赵部长才匆匆上了车,一脸无奈的说道:“会开一半我就跑了,你到底有啥急事儿啊?”

    其实老李和赵部长的关系,此前最多也就算是熟人,因为后者是主管法制新闻的领导,所以双方曾经有过接触,不过交集并不深,每次在公开场合碰面,最多也就是闲聊几句。

    直到吴文胜的事件出现后,老李背后的关系要捧他当江南区首席议员,这才让赵部长和老李有了频繁接触。随即一个挖坑,一个报道,通过暗中配合,彻底搞躺下了老吴。所以二人此时算是一个大派系中的重要力量,并且因为性格相投,也算成了朋友。

    “急事儿。”老李扭头看向赵部长:“秦禹和蕾蕾出事儿了,你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赵部长完全两眼一抹黑:“我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除了吃饭睡觉就一直在开会,单位都没去。”

    老李闻声后,立马话语详尽的给后者介绍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儿。

    赵部长听完面容惊愕,但却根本没提秦禹:“你说啥,蕾蕾也被那帮人抓走了?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帮军情处的人,可能以为蕾蕾也是同犯,直接把她也抓去长吉了。”老李点头。

    赵部长听完老李的叙述,仔细思考了许久后,才突然问道:“长吉福利院的事儿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老李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装傻。”赵部长斜眼问道:“你是秦禹大哥,你能不知道他搞这么大动作?”

    “不,你误会了,这个小子他妈的现在是我大哥。”老李表情无语的回应道:“我最近在江南区忙得不行,黑街这边的事儿,我基本都交给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撒谎,”赵部长根本不信:“秦禹去搞福利院,到底是因为啥?”

    老李十分鸡贼的故作犹豫一下后,才面色为难的说道:“我能把这事儿告诉你,就等于把命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淡了。”赵部长直撇嘴。

    “还是裴德勇的事儿,秦禹让人去长吉,就是为了这个。但福利院的案子是意外,是偶然撞上的。”老李终于交出了实底儿。

    赵部长沉吟半晌:“如果按照你的说法,福利院死的那老头子这么重要,那这事儿就难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找你啊!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有个毛用,军情处能卖我面子吗?”

    “你能联系上蕾蕾的家里,”老李轻声回应道:“你能跟她家里说上话。”

    赵部长稍稍愣了一下后,顿时摇头指着老李说道:“要不说上面怎么就愿意捧你当江南区首席议员呢!你这人……真是能把一丁点机会,都用在自己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也没招了吗?军情处跟其他部门不一样,那帮人是直接向军区总参负责的,平时狂的很,自己部队的人都不一定卖面子,更何况我们这些其他系统内的人了。”老李出言哀求道:“你帮帮忙,跟林念蕾家里说说话……我记得她家里有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老李,不是我不帮忙,而是你太高看我了。”赵部长语气无奈:“我确实跟林念蕾家里的人有一些交集,可那也仅仅就是交集……话是能说上,可办事儿不一定成。”

    老李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不骗你,林念蕾来我这儿,并不是因为她家里觉得我是个大关系,让孩子在我这儿成长成长。而是蕾蕾这个孩子,自己想离家里远一点,自由度高一点,所以才冒蒙选到了松江。而我只是得到了上面的话,让照顾她而已。”赵部长话语详尽的说道:“总而言之一句话,人家太高,你够不上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老李眨巴眨巴眼睛:“那她家里的关系……?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很清楚。我只是跟她舅舅认识,也没有深问过。”赵部长斟酌半晌说道:“所以,话我能传,但你想要借力的事儿,不一定能成。”

    老李听到这话,脸色再次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咋样,我打个电话?”赵部长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,也只能先这样办了。”老李皱眉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赵部长看着老李的表情,在打电话之前提醒道:“我劝你,不要想着把林念蕾硬拉进来,然后通过她家里的关系,让秦禹也能被运作出来。你如果有意这样操作,人家知道了,那反而适得其反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老李愣了一下点头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下一步咋弄?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去长吉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个秦禹真是太敢迈步了。”赵部长叹息一声,低头就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,军情处的临时羁押室内。

    下午,三点多钟。

    铁门再次被推开,黎处等人迈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咋样啊,想没想好啊?”黎处面无表情的问着。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向对方:“我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说了吗?”黎处问。

    “能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说说吧。”黎处弯腰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四毛子已经死了,”秦禹插手看着对方,低声回应道:“我被抓前,就已经接到了这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他已经死了吗?”黎处阴着脸喝问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市中心某酒店内。

    老李,董司等七八个人,正在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您好。”董司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总局的,你们到长吉了吗?”对方语气略显生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到了,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个小时,就也到长吉了。”对方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你们来轻轨车站接我,然后一起去军情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。”董司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对方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董司转身看向老李说道:“总局的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间,军情处问讯室内。

    林念蕾攥着拳头,无比愤怒的冲着两个体型很壮的女军士吼道:“你们碰我一下试试?!”

    “哎呦,你还挺硬气啊,你知道这是哪儿吗?”女军士伸手就抓住了林念蕾的头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