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人一怒,血溅五步

枭哥看着这个瘦弱的小女孩,短暂愣了一下后,就扭过头说道:“继续走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满眼充满渴望,但又极为胆怯的扫了一眼四毛子,声音颤抖的继续哀求着:“叔叔……我求你了,你带我走吧……让我干什么都行,求求你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。”四毛子瞪着眼珠子吼道。

    小女孩听到这话,顿时被吓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回去。”四毛子凶相毕露的吼着。

    小女孩被吓的身体向后仰着,胆怯无比的看着他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枭哥拽着手里的老头,继续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小女孩跪在门口的地面上,呆愣的看着枭哥,死死的攥着小拳头。

    枭哥不忍再看向对方,只拽着老头快步向外退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激烈的脚步声在一楼泛起,宛若重锤狠狠的敲击在枭哥等人的心脏上。

    四五间宿舍房门口的透明窗上,出现了一个个小脑袋,有男孩,有女孩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……!”

    猛烈敲击门板的声音响起,一楼内瞬间爆发出整齐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叔叔,救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救救我们吧……让我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呼喊声,哭声,瞬间连成了一片,那些已经懂事,并且被囚禁的孩子,都发出了呼救。

    枭哥咬着牙,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络腮胡子看见枭哥停住脚步,立马出言说道:“外面肯定有人,我们救不了。”

    枭哥沉默。

    “走啊!”络腮胡子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退,先上车。”枭哥突然喊了一声后,立马就冲回了走廊。

    楼梯口方向,从上面跟下来的马仔,一看枭哥返回,立刻就后退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枭哥冲天打了两枪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都给我退楼梯间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救吧。”

    大黄见枭哥做出了决定,立即就迈步上前,低头攥着枪,冲着铁质房门门锁位置,接连开枪。

    枪响过后,数个宿舍的铁门门锁全部被打碎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往外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一群群孩子,高声喊着,玩命的冲向了走廊。

    枭哥摆手吼道:“分散着跑,你们分散着跑,不要聚堆。出门就往胡同,往小区里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叔叔。”

    那个最先祈求枭哥的小女孩,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,立马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回去,都给我回去,不然抓住了,全给你们弄死。”

    此刻,一直躲在楼梯拐角处的老娘们急了,红眼的冲着四散而逃的孩子喊道。因为这些个娃娃,就是她在这个社会中赖以生存的“筹码”。

    “你喊你妈了个B!”

    枭哥突然迈步上前,抬起胳膊就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泛起,猝不及防的老娘们咕咚一声倒地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,你也配活着。”

    枭哥低头打了三枪,老娘们当场脑袋爆开,瞪着眼珠子浑身抽搐数下,彻底咽气了。

    四毛子攥拳看着枭哥,心里更加不确定,这帮人到底是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趁乱,走了。”

    枭哥摆手吼了一嗓子,迈步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。

    两台汽车,分散着冲向了大院外围,起码不下五十名半大孩子,在街道上四处乱窜。

    主楼内的马仔追出来后,全部傻眼。

    “他们开了我们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咋追?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慌乱的询问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都别乱,给赶过来的兄弟打电话,告诉他们,对方开了我们的车离开。”一个领队站在人群中喊道:“小陈,你带人去抓孩子,快点,不能让他们跑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大黄开着车,突然拐到了一个胡同内,随即灭火。

    四毛子一愣:“你们不打算开车跑?!”

    “车是明灯,我开尼玛的车。”大黄推开车门,率先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来,下来。”

    枭哥拽着四毛子的脖领子,一把就将他薅了下来。

    车内,两个老头此刻目光已经略显忐忑,坐在原位没动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街道上响起了澎湃的马达声响,四五辆越野车突然从院方岔路口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面的人到了。”大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拽下来。”枭哥指着车内的老头招呼了一声同伴。

    “下来。”大黄旁边的兄弟持枪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出也出来了,目的也达到了,还绑着我们两个老头子干啥?”后座上的秃头老家伙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我在长吉还是有一些朋友的,你把我搞失踪了,你们绝对不好走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那么多废话,”大黄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:“给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两百米开外的街道上,突然传来了一阵刹车声,四五个壮汉拎着枪走下来,速度极快的就追向了六七个小孩。

    枭哥闻声回头,瞬间辨认出,那些孩子里,有一个正是刚才求自己的那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抱头,跪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站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壮汉的呼喊声不绝于耳的响起,七八个孩子也不理他们,就是埋头疯跑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响起泛起,枭哥亲眼看见,那个小姑娘被打倒在了树林子中。

    后面追着的汉子上前,低头再次狠补了两枪吼道:“他妈的,再跑啊?你再跑一个试试?!”

    远处胆小的孩子已经停住了脚步,那些一心想要冲出去的人,冒着被打死的危险,也依旧在跑着。

    枭哥站在胡同里,没有去救,也没办法阻拦。他无力的看着这个场面,心中只有着一股难以言明的愤怒。

    他不是神仙,他救不了所有人,也改变不了任何社会中的黑暗面。

    可这并不妨碍,他的那一腔热血滚烫。

    枭哥转身,迈步回到了汽车旁边,抬手就将S枪对准了车内。

    四毛子愣了,车内的两个老头也愣了,根本不知道枭哥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1号,目的达到了,犯不上了。”旁边的兄弟显然已经知道了枭哥的意图,随即上前就要阻拦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。”枭哥瞪着眼珠子,声音不大的冲着同伴喊道。

    同伴愣住,大黄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都说这九区发展不好,老百姓过的水深火热。”枭哥咬着牙:“他妈的,就你们这帮蛆都能身居要职,那我们能发展好了吗?!CNM,你们比我都脏啊!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……?”四毛子伸手就要阻拦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枭哥眼珠子都没眨,冲着车内猛崩了一梭子Z弹,转身说道:“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