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司的临阵反应

江南区区议会,会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李司长拿着电话问道:“对,对,你帮我打听一下细节,越详细越好。好,好,麻烦了,我等你消息。”

    李司在窗口将电话刚刚挂断,朱伟就慌张的推门走了进来,随即冲着自己认识的人打了声招呼:“李司,董司!”

    “你查清楚了吗?”李司背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查清楚了。”朱伟立即点头回应道:“汽车都是从关卡驻军大院开出来的,然后去了秦禹住所,把人带走后,又马上回了大院,乘坐直升机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阵仗不小啊。”李司听的直皱眉头。

    董司也是一脸茫然:“不是,驻军那边啥意思啊?他们帮忙抓我们这边的人,为啥没有提前通个气儿呢?是为了报复上次区外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。”李司沉吟半晌后,思路非常敏锐的摇头:“我们现在都懵着呢,驻军那边可能更是毛都不知道。上面一个命令,他们就得执行,甚至可能连抓的是谁都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朱伟心里此刻是又急又慌,因为这次秦禹摊上的事儿,明显不同以往,对方初步所展现出的能量,甚至让董司和老李都很吃惊,所以他才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:“李司,咱先不考虑对面是谁,就说这个事儿!驻军那边连个招呼都不打,就无缘无故抓了我们警司的大队长,这上哪儿也说不过去啊!他们这是有意制造军警摩擦!”

    李司抬头看了朱伟一眼,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不然我找驻军的人问问,看秦禹被关在哪儿了。然后我们警司的人立马赶过去,”朱伟瞪着眼珠子说道:“跟他们对峙,这样能确保秦禹安全啊!”

    “你跟秦禹在一块这么久,怎么还是这么浮?”李司皱眉训斥道:“你用脑子考虑问题行吗?!秦禹现在肯定已经不在松江了,不然没必要坐直升机走。那一个地方警务系统的人,上人家本地部队去质问,那能得到好果子吃吗?!当初城外联防的人,跑我们这儿瞎嘚瑟,后果是啥样,你没看见啊?”

    朱伟被骂的一愣。

    “越急的时候就越要稳,要捋的清头绪,拿的出办法!”李司继续提点道:“光凭一腔热血干事儿,那早晚是要撞大墙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急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急啊?!”李司背着手,皱眉走在厅内:“稍微等一会,等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都沉默着不再吭声,气氛压抑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二十几分钟后,老李的电话才响了起来:“喂?老同学,消息你帮我打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在部队的关系也不深,所以那边的情况我没打听到。”对方低声回应道:“不过,我在警务系统还是有一些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抓人的是第三野战军,长吉军情处的人,整个案子是他们跟风林区警司合办的,但警司这边也是得到了警署的口头指示,所以我才能从警署打听出了消息。”对方话语凝练:“福利院死的人里,有两个人身份特殊,一个是长吉市教育司前司长,一个是欧盟银行在九区的执行董事。”

    老李听完一愣:“一个下岗的老头子和一个银行的执行董事,虽然有点背景,但也不至于让军情处的人出面处理这样的案子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事儿说起来就比较复杂了。”对方组织了一下语言后,尽量话语简短的解释道:“福利院是个吃喝玩乐搞雅贿的地方,老板有三个,其中一个就是那个死了的四毛子。而这个教育司前司长和执行董事是朋友,目前长吉二把手想在上个台阶,但手里缺政绩,需要金钱开道,搞点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了,四毛子招待那俩老家伙,是为了给二把手铺路,从欧盟银行搞钱?”李司一点就透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老同学点头应道:“但没想到这俩老家伙在玩的时候,碰到职业杀了,全部被干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二把手怒了,找的军情处?”李司问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他找的,而是这个福利院的背景关系里,就有军情处的人。”老同学轻声回应道:“这层事情解释起来,就比较麻烦了。反正你就清楚两点,第一,军情处那边没有二把手打招呼,也会罩着福利院,因为它们之间是有联系的。第二,死的那俩人,都是二把手目前想要拉拢的老家伙,所以长吉市警务系统对这个案子高度关注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李司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问了一下警署的朋友,他们现在并不知道军情处去松江,抓的是一个警员。”老同学很仗义的提醒道:“他们那边现在都以为,这个警员是匪徒的同犯,抓他的目的是为了确定四毛子是否真的死了。同时也要挖清案件起因,强判那几个枪手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听懂了,太感谢了。”李司内心无比感激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就说这么多了,你办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回头我们通电话。”李司急于部署接下来的动作,所以也就没跟对方寒暄太多,只打了声招呼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朱伟站在一旁,立马上前问道:“怎么样,李司?”

    李司在搞清楚事情大概后,双眼就立马有了神采,他回身看向董司说道:“你马上回去,向警署递交报告,就说我司重要警长,一队大队长于今日一早失踪被绑架。”

    “你继续说。”董司长点头。

    “报告交上去了之后,”李司转身:“朱伟立马再次致电警署,就说你查出来,抓秦禹的人是长吉军情处,原因不详,也没打招呼。你积极与对方沟通,然后他们完全不理睬我方询问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朱伟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俩的报告交上去后,警署那边肯定不敢表态,一定会和稀泥。”老李双目清明的说道:“然后,你们找个新人,让他用系统外的电话,直接电告奉北警局,就说自己队长莫名其妙被绑架了,是军情处干的,现在一队的兄弟不干了,要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干是不是有点忽略了警署那边的感受?”董司谨慎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去他妈的吧。”老李背着手骂道:“你搞驻军,警署也许会给你出头,可你搞长吉的军情处,他们才不会给你撑腰呢!我们现在就是要打对面的情报不足,把事儿捅开,让总局亲自致电军情处。这样一来,对方就有压力了,因为毕竟不打招呼就私自绑走警长级别的警员,而且手里也没有确凿证据,那我们就敢大声说话,先保证秦禹不会被上刑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董司点头。

    “事儿弄完之后,我们马上去长吉,看看情况怎么样,再决定从哪方面入手。”老李扔下一句后,伸手就掏电话。

    “李司,你说我们用不用通知一下记者?!”朱伟突然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李一愣:“通知记者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林念蕾也被抓了,我寻思着,是不是可以借助一下媒体的力量。”朱伟话语简单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李司愣了半天,立马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林念蕾被抓的事儿,这么重要,你为啥不早说?!”

    朱伟眼神迷茫,想了半天后弱弱的回道:“她……她哪儿重要啊,不就是网播台的吗?家里在奉北有点关系,可这也影响不到长吉啊?!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!”李司没好气的骂了一句,迈步就往外走:“我出去一趟,你们快去办事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