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渣死后的办案效率

一个小时零五分钟后,直升机降落在了长吉市区某贸易公司的主楼天台上。

    此刻,炙热的太阳已经从东方升起,照耀的楼顶天台满地金黄。

    秦禹被带下直升机后,就顺着天台的升降梯下了楼,并且被押解人员关在了二层一间明显是临时拼凑出来的问讯室内。因为这里连铁椅子都没有,只有一张问讯桌,几张破旧的暖气片,以及数把椅子。

    秦禹被拷在暖气片上,目光呆愣,脑袋很懵。

    他此刻心中有很多疑问,比如抓人的军士是怎么找到自己的?枭哥被抓前,为什么连个消息都没送出来?以他的能力提前通知一下自己,应该办得到吧,可他为什么一直没动静?难道是瞬间被抓的,亦或者是枭哥已经把自己咬出来了?还有,福利院被杀的那两个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头,竟然能让部队帮忙抓人……?

    秦禹脑中仔细分析着这些问题,却始终捋不出头绪。

    就这样,时间又过了大概两个多小时,铁门才突然被推开。随即风林区警司司长,以及那个被别人称为黎处的男子,带着四五个人,一同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向他们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众人围着问讯桌坐下,黎处喝了口水,插手冲着秦禹问道:“姓名?”

    秦禹皱了皱眉头,谎话张嘴就来:“秦征。”

    “职业,是否持有松江永久居留权?”黎处又问。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中略有些茫然,因为他观察到对方的表情发现,自己说的话并没有引起他的反感。

    “我无业,也没有松江永久居留权。”秦禹顺着话茬回应道:“我住的地方,是朋友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黎处闻声后,立即扭头跟司长交流了几句。

    秦禹观察着对方,额头已经布满汗水。

    “我问什么,你说什么,听懂了吗?”黎处再次扭头看向秦禹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一见对方已经不提自己身份的事儿了,心里瞬间意识到,枭哥应该没吐,不然的话对方肯定已经清楚自己姓名,身份,以及职位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秦禹佯装胆怯的回道:“听……听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福利院的案子,你清楚吗?”黎处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福利院?”秦禹开始装傻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”黎处伸手指着秦禹:“如果你不吐,就说明你也是这个案子的主犯,那性质就又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听懂您说什么?什么案子,什么性质?!”秦禹死死盯着对方回应道。

    黎处斟酌半晌,伸手拿起问讯桌上用塑料袋包裹的手机,轻声说道:“你知道,现在是哪个部门在问你话吗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秦禹摇头。

    “自我介绍一下。”黎处语气平淡的说道:“我是九区第三野战军,长吉军事情报处处长,我姓黎。”

    秦禹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懂部队的官衔吗?”黎处又问:“你知道我亲自审讯你,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秦禹的心脏嘭嘭嘭的跳着,因为他此刻已经不怀疑黎处的身份了,更明白人家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福利院出事儿之后,我们先是用卫星定位回放了犯罪分子的用车,并且顺着它在市区的行驶路线,锁定了几名犯罪嫌疑人的逃窜方向,也就是长吉北侧的出关口。”黎处声音稳健的叙述道:“大致地点找到后,两家通信公司配合我们,将北侧出关口附近的所有手机信号全部监管。然后我们发现33号机在那个时间段,不停的在与其它号码产生对接。”

    秦禹惊愕的听着对方的话,内心震撼到了极致:“……我虽然没听懂你的话,但我也知道,城区边缘虽然人少,可大半夜打电话的人没有三百也有一百了,你凭啥就认为我跟这事儿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因为和33号机对接的所有电话号码,全部是黑卡,是黑号,而这样的情况,在昨晚那个时间段内,就这么一例。”黎处竖起手指头回道。

    秦禹懵了,彻底无从辩驳了,但同时心里也明白过来枭哥为啥会被抓,?和对方为啥在没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后,就去松江抓人了。

    他们只以为秦禹和枭哥是同伙,因为枭哥的电话在那个时间段跟秦禹交流过。但他们不清楚自己是松江黑街警司的,所以在锁定自己手机定位后,立马就过去抓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再告诉你一个事儿。”黎处拿起另外一组资料,伸手指着它说道:“昨晚福利院的枪击案中,有数人受伤,数人死亡……而在这些人里,有两名死者身份特殊。一名叫刘涛,是前长吉教育司司长,三个月前刚刚退休,他本地人脉极厚。另外一名叫吴凤臣,是欧盟银行在九区的执行董事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死者的头衔,忍不住攥了攥拳头。

    黎处停顿了大概十几秒后,才继续插手说道:“跟你说这么多,就是想告诉你,你既然被抓了,就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。同时也在提醒你,这个案件非常特殊,如果你拒不配合,我们将采取极端措施。这是军情处,可不是什么警务部门,我们有权利对任何人动刑。”

    秦禹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心中已经彻底没底了,同时也意识到这次事儿是彻底搞大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个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我叫李远志,是军情处行动副队长。”运动服青年靠着桌子,目光阴沉的看着林念蕾说道:“你如果沉默抗拒,那可能真要在这里面遭点罪了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像是犯人一样被拷在椅子上,头发散乱,赤脚踩着地面回道:“你确定我有罪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问,你答,明白吗?”李远志指着林念蕾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确定我有罪,凭什么这么对待我?!”林念蕾攥着粉拳,十分激动的吼道:“这还是政F部门吗?你们无法无天了,是吗?连身份都没搞清楚,就抓人?!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冷静啊。”李远志一笑,转头吼道:“去,叫监事组那俩女的过来,让她们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。

    朱伟步伐匆匆的冲进了江南区区议会办公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