闪电般的抓捕

秦禹一脚踹飞了左侧的青年后,伸手抄起凳子,冲着对方就要砸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的?!”林念蕾回过神来,蹭的一下站起,伸手就要推搡秦禹边上的另外一人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门外剩下的三名小伙,全部亮出军用微C。

    秦禹看到对方这个阵势,瞬间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电棍从侧面极狠的抽在了秦禹脸上,当场打的他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“你还打人?!”林念蕾急了,伸手就抓住了对方的电棍,提起膝盖就要使用所谓的女子“防身术”。

    对方在见到林念蕾是个女的后,也并没有手软,抬腿就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林念蕾被踹了一脚,身形不稳的跌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动女人干尼玛!”秦禹抡起板凳就要砸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两根电棍几乎一同触在了秦禹身上,并冒起肉眼可见的大蓝光。

    据秦禹后来回忆,当电棍戳在他身上的那一瞬间,他感觉自己骨头都酥了,浑身毛发炸立,就连唧唧毛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秦禹双腿一软,当场倒在了地上。紧跟着另外几人冲上前来,瞬间将他摁在地面,并且立马拷上了铐子。

    林念蕾从床上再次冲起,俏脸红润,极为愤怒的吼道:“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,凭什么打人?”

    对方领头的青年并没有搭理林念蕾,只话语简短的招呼道:“给他带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四人合力拽起秦禹,带着他就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是执法人员,也没有这么办案的。我告诉你,我是记者……你们这么干,是一定要见光的。”林念蕾像个护犊子的小母老虎似的,冲上去就与对方撕扯。

    领头人员露出不耐的神色,回头一拳就打在了林念蕾的额头上。而后者毕竟只是个女人,哪里扛得住这壮小伙结结实实的一拳?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林念蕾脑袋磕在门框子上,当场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“走,快走。”

    领头男子摆手吼了一句,众人立马冲着院外赶去。

    “没王法了是吗?!”林念蕾从小到大都未曾与人交过手,此刻莫名其妙挨了顿打,并且见到秦禹被抓后,就彻底失去了理智,立马起身就冲向了床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院外。

    众人裹挟着秦禹,将他塞到了一辆干净整洁的越野车内。

    前方,一名身着运动服的男子,腰杆笔直的走过来问道:“反抗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反抗了。”领头青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屋里还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有个女的,我没管。”领头男子轻声应了一声:“上面不说只抓他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都要让我特意交代一遍吗,你怎么就知道女人跟他不是同伙?!”运动服男子顿时皱眉吼道:“把人给我抓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再次返回大院。

    运动服男子站在外面看了一眼秦禹后,立马吩咐了一句:“来,给我拿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车外站着的一名司机,闻声后立马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运动服男子完全凭借记忆,在电话上输入了一个号码,随即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数秒过后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在秦禹裤兜内响起。

    秦禹被按着脑袋,听到铃声后,彻底呆愣。他此刻已经意识到了,枭哥等人一定是被抓了。

    可对方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呢?

    难道……枭哥把自己供出去了?

    不到三分钟后。

    林念蕾被双手戴着铐子,头上蒙着黑布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走,快点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碰我!”林念蕾愤怒的挣扎着:“我警告你们,你抓走我容易,但你给我送回来难。这事儿要没个说法,我……我……我踏马就找我爸!”

    “你还挺凶的是吗?!”运动服男子走过去,伸手抓着林念蕾的头发吼道:“你给我老实点,不然有你遭罪的时候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松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运动服男子一巴掌打在林念蕾的头上:“她再喊,就给她嘴勒上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再次被打后,就彻底沉默了,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车内,秦禹高声吼道:“你们整个女的干啥?!她啥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呗?”司机喝问。

    “那女的就是个记者,你们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秦禹的话还没等说完,后座上左右两侧的壮汉,扯着他的后脖领子,右拳对准他的胃部就是一顿猛怼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。

    众人全部上车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上。

    秦禹都被摁着脑袋,根本没办法瞧清楚道路两侧,所以也就不知道对方的车在向哪里开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小时左右,车队才缓缓停滞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门被推开,右侧看管秦禹的青年率先走下去,低头掏出手铐钥匙,先是打开了秦禹左手的铐子,并拷在了自己左手上后,才张嘴吼道:“来,来,下来。”

    秦禹连走带拽的被弄下了车后,立马抬头瞄了一眼周围,才发现自己被带到了松江出关卡的驻军院内,因为旁边不远处就能看见出关的大牌子。

    “低头。”青年一见秦禹东张西望后,立马再次伸手摁住了他的脑袋:“你再不懂规矩,别说我给你戴镣子,让你弯腰走。”

    秦禹内心震惊,不明白对方为啥会带自己来驻军大院。

    众人一路快步急行,连续穿过两片训练区后,就来到了机舱区。

    秦禹抬头瞄了一眼,已经早都停滞好的直升机后,心里瞬间凉了。他此刻终于清楚,枭哥打死的那两个老头是啥分量了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直升机起飞,直奔长吉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司内。

    朱伟拿着电话喝问道:“花姐,你确定秦禹被抓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。”卖肉店的老板花姐,在电话内语气急促的说道:“来了好几车人,进院就给人带走了。哦,还有跟秦禹最近整的挺近的那个小姑娘,也被抓了,我站在门口亲眼看见的。”

    朱伟闻声一脸懵逼:“蕾蕾也被抓了?这咋回事儿啊?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凌晨有加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