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探消息

早晨六点多钟。

    秦禹依旧没有收到枭哥等人的消息,而这时他的耐性已经彻底被消耗光了。

    走什么样的路,能过了数个小时,还一点消息都没传回来?

    秦禹无心睡眠,心里时刻担忧着枭哥等人的状况,所以洗了把脸后,就穿上衣服离开了住所。

    清冷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秦禹心里越想越不托底,他突然停住脚步,低头拿起电话,翻找了好半天后,才拨通了马老二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找一下经常往长吉跑的朋友,让他们通过关系帮我打听打听,看看长吉市区昨晚发没发生啥大事儿。”秦禹思考一下补充道:“哦,对,主要是风林区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马老二疑惑的问:“长吉那边动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有点惦记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我帮你问问,你等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秦禹顺着马路往前走,找到了林念蕾非常爱吃的那家早餐摊,买了一些甜心小馒头,米粥之类的,才转身返回。

    秦禹之所以来买东西,那纯粹是在家待不住了,心里不安,所以才选择有目的性的出来透口气。

    来回这一折腾,半小时的时间就又过去了。

    秦禹回到88号大院,伸手敲了敲房门喊道: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连续呼喊了数声后,林念蕾才撒娇似的在屋内吼道:“干嘛啊,还让不让人睡觉啦?再敲自杀啦!”

    “快点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别喊了,听见啦~”林念蕾打着哈欠,一边碎碎念着,一边披头撒发的下了床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林念蕾打开门,小手揉着大眼睛说道:“大哥,你能不能在追求我的道路上稍微停一停,让我缓口气,行不?我快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淡。”秦禹没心思跟她扯皮,伸手将早餐递过去说道:“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“呀,小奶包!”林念蕾馋猫似的看了一下早餐,顿时笑面如花的调侃道:“呦呵,小兄弟,你这是把修炼了多年的童子功都用我身上了吗?想感动姐姐嘛?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。”秦禹摆手:“回去塞吧!”

    “不过话说回来,我还确实蛮感动的。”林念蕾一笑:“老子大学毕业后,已经很久没有小哥哥给我送过早餐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愣神的站在门口,低头再次掏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呆兮兮的?”林念蕾抬头问道:“你进来啊,外面怪冷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等个电话。”秦禹心神不宁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到底遇到什么事儿了,怎么总感觉你心不在焉的?”林念蕾略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贩人的案子,遇到点坎。”秦禹话语含糊的说道:“你别管了,我在门口等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没有再磨叽,伸手关上门口后,立马就打开了电暖炉,把档位调到最大,想着一会秦禹进来的时候,能稍微暖和一些。

    门口处。

    秦禹从兜里掏出烟盒,低头点了一根,面无表情的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秦禹随着地位提升,再加上付小豪非常会办事儿,所以他的一些隐性福利也终于提上来了。虽然太脏的钱,直白性的贿赂,秦禹都坚持避开,但类似于烟酒,和一些高档的衣物,奢侈品,这些东西基本都不用花钱了。

    用付小豪的话说就是,有些人的东西,你不收反而不太好,所以秦禹最近也是“被迫”戒了电子烟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门口,刚抽了两口烟,手里的电话才终于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!”秦禹飞快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有消息了。”马老二低声回应道:“我找了几个在长吉和本地来回倒腾响儿的朋友,他们跟我说,昨晚市区确实出事儿了,有一个福利院开了枪,死了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知道,”秦禹点头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风林区警司正在查这个事儿,但目前没听说疑犯落网了啊。”马老二轻声回应道:“据打听消息的朋友说,从凌晨风林区警司就在开会,到现在还没散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朋友弄的消息准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些倒腾响儿的在各地区都有关系,”马老二斟酌半晌应道:“搞这种消息,应该准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眨了眨眼睛:“还有个事儿,福利院死的人里,是不是有俩老头子?”

    “我问了,是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俩老头子啥身份,你朋友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他不清楚。”马老二摇头:“因为死者没拉去警署医院,而是运送到了最近的太平间,所以现在知道这个事儿的人,应该就那么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不用惦记。”马老二笑着宽慰道:“叶子枭那帮人是非常职业的,他们要是在福利院跑了,那我觉得以他们的素质,是很难出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点头:“那没事儿,你继续睡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二人交谈几句后,就结束了通话。而秦禹在听完马老二的话后,心里也算暂时松了口气,随即迈步上了台阶,推门就走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“过来一块吃呀,”林念蕾坐在餐桌前摆手:“这个草莓味的小馒头超级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就给你一个陪朕用膳的机会。”秦禹一笑,伸手就脱掉了外套。

    “去洗手。”

    “洗鸡毛,我又没撸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说话那么恶心,快去。”林念蕾瞪着大眼睛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这人……。”秦禹表情无奈的刚要磨叽几句,突然就听到院内的铁门发出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紧跟着,数个人影就出现在了房间的窗户外面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秦禹一愣,迈步就要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房门突然被拽开,一个剃着小平头的青年,伸手就指着秦禹吼道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左右两侧各上来一名壮硕青年,手里拿着一米多长且实心的电棍,冲着秦禹的脑袋就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你还要太岁头上动土?!”秦禹后退一步,抬腿一脚就踹在了左侧青年的肋骨上,后者当场倒退四五步,咕咚一声撞在了墙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