枪声响,血拼在六层

汽车旁边。

    马仔弯腰看向车底喊道:“老许,老许……你他妈的咋让人拷成这个熊样子,你头凑过来点,我拽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的还看门呢?直接开车压死他得了。”另外一个小伙,站在汽车旁边说着风凉话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大手拍在了小伙的肩膀上,后者猛然回头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迎面一刀捅来,小伙当场后退三步,肚子上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血洞。

    枭哥右手持枪,左手拿刀,面无表情的喊道: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小伙愣在原地,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腹部,还没等喊话,另外一人就从地上冲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枭哥抬腿一脚踹在对方的腰上,后者再次倒地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枭哥迈步上前,再捅对方一刀:“我让你跪下。”

    小伙腹部挨了两刀后,顿时感觉喉咙发甜,本能张嘴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,伸手刚要摸向后腰,枭哥右手的枪,就对准了他:“你猜猜我是干啥的?”

    马仔单膝跪在地上,看着目光平静,但却下手极黑的枭哥,最后还是没敢乱动,缓缓抬起了胳膊。

    枭哥左手将刀插在腰间,动作利落的下了二人的枪,伸手拽住那名没受伤的马仔,又指挥着挨了两刀的小伙说道:“你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!”

    “还用我说吗?刚才进去的那几个人,被摁哪儿了?带我过去。”枭哥持枪催促道。

    受伤的小伙捂着腹部,略显犹豫。

    “给你机会,你也不珍惜啊。”枭哥棱着眼珠子就要开枪。

    “别,别,大哥!”小伙脸色煞白的喊道:“我走,我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受伤的小伙捂着伤口,步伐踉跄的就上了台阶,走进了主楼。

    枭哥跟在后面,左手勒着马仔的脖颈,右手持枪喊道:“胡子,切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。

    络腮胡子蹲在墙头上,用匕首直接干断了电线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一瞬间,整个福利院主楼亮着的灯,全部熄灭。

    络腮胡子迈步从墙头跳下来,大步流星的就冲向了主楼,与此同时拿着对讲喊道:“枪马上响,车换地点,准备接应。”

    院外的道路上,司机闻声后冷静挂档,踩着油门就驶向福利院右侧道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“卧槽,灯咋灭了?!”

    “楼下也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去窗口看看,看对面楼的灯灭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一群马仔堵在楼梯间内,声音慌乱的交谈着。

    “别吵,吵什么!”四毛子回过神来后,立马走到大黄身边,双手掐着他的脖子喝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还有人?”

    “没人啊,”大黄摇头应道:“就我们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四毛子双手抓着大黄的脑袋,猛然向墙壁上撞去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泛起,大黄脑袋嗡的一声,双眼瞬间泛黑。

    “到底有没有人?!”四毛子吼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楼梯间铁门被推开,身材肥胖的大老娘们手里拿着个打火机照亮:“咋回事儿,灯咋灭了呢?”

    “这帮人肯定还有同伙,”四毛子转身应道:“你让他们在包房里先别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艹,那些祖宗都出来了,有点慌了,正找你呢!”大老娘们语气急迫:“这些人到底是干啥的?”

    四毛子咬了咬牙,扭头冲着马仔招呼道:“把他们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马仔闻声立即摁住了大黄的脑袋。

    四毛子迈步上了台阶,速度极快的返回走廊,就隐约看到两个人影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搞的,怎么灯还灭了,到底出啥事儿了?”左侧的老头子皱眉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们应该还有同伙。”

    “同伙?你到底问没问出来,他们是干啥的?”老头语气有点不安:“是不是官方的人?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官方的。”四毛子十分笃定的说道:“您先回去,我马上处理完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回去干什么?!你赶紧安排一下,我们走了。”老头语气中已经蕴含着不满,因为对他们来说,节目的精彩性,远没有安全和稳当重要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,我一定马上处理好这事儿。您先回去,我弄完就送您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弄。”老头子扔下一句,立马快步与同伴离开。

    四毛子被骂的眼珠子通红,回身拔出枪吼了一句:“他妈的,所有人来六楼,我看看对面这俩半人到底要干啥!”

    楼梯间内,脚步声音凌乱,剩下的马仔拽着大黄等人就冲回了走廊。

    “聚一块,别散,他们肯定上来。”四毛子摆手吼着众人,迈步就要往右侧廊道内退。

    正楼梯拐角处,枭哥语气平稳的冲着受伤青年说道:“冲出去,喊,楼下来了七八个人。”

    青年犹豫。

    “你不喊,我马上打死你。”枭哥自始至终都没有用吼或喊的方式跟对方说话,整个人看着既稳当,又目的性明确。

    青年犹豫数秒,咽了口唾沫就冲出了拐角,张嘴喊道:“楼下了来了七八个人。”

    四毛子听到喊声转身,借着窗外射进来的微弱光亮问道:“他呢?”

    青年迈步狂奔,感觉自己和枭哥的距离已经拉远了后,立马吼道:“人就在楼梯口,一个,一个,就一个。”

    四毛子一愣,抬头就看向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强光从楼梯拐角处射出,晃的四毛子等人本能捂住了脸。

    枭哥左臂搂着人质,手里攥着价值不菲的小型强光手电,右臂突然抬起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数声枪响泛起,走廊内瞬间倒了俩人?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强光突兀间又灭掉,枭哥快迈步从拐角冲出来,让人质挡在自己身前,准备更换射击位置。

    “动,你再动一下试试?!”四毛子也是个狠辣的角色,他右手攥住枪转身,果断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大黄发出一声惨叫,右小腿中弹,当场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谈不谈??”四毛子喊着问道。

    一间办公室的门口,枭哥躲在房门的凹槽里,听着大黄的嚎叫,只短暂停顿了一下,随即依旧该干什么干什么,没有受到一丝影响,更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滋啦啦!”

    对讲机内一阵杂音响起,紧跟着有四声手指敲击收音的响声泛起。

    枭哥听到这个,立马再次举起了强光手电,啪的一声推开了开关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走廊内再次变得明亮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一声撸动枪栓的声音泛起,络腮胡子踹开楼梯间房门,端枪就搂火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泛起后,络腮胡子抬头就喊:“反打。”

    “我CNM!我不还手,你真拿我是个干扒活的啊?!”大黄猛然暴起,右肩膀直接撞向旁边的马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