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讯

枭哥等人先是被数台汽车押解回了贸易大院,但只待了不到半小时,就又被警司的人接走。

    凌晨。

    风林区警司的问讯室内,司长和大队长带着三四个人坐下,抬头看向了枭哥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聊聊啊?”司长点了根烟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阵仗不小啊,”枭哥一笑:“那几个老东西还挺有影响力。”

    “冲啥来的啊?”大队长问。

    “冲钱,缺钱了。”枭哥背戴着手铐,动作别扭的晃动了一下脖子:“给我松一松,勒的太狠了,手腕都不过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这是你家呢,一点都不客气,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看,我要不放松,那怎么聊啊?”枭哥假装催促着,但心里却想着应对的话。

    一名警员起身上前,低头帮枭哥给手铐子松了两扣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找到我的啊?”枭哥歪着脖,眨眼问道:“我也没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话呢,反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多少也给我个方向啊,要不然我不敢说啊,呵呵。”枭哥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其他人就不说了吗?”司长阴着脸:“到了这儿,你还想瞒住点啥啊,幼稚不?”

    “我带的人都是死士亡命徒,他们敢跟我干,就早都想好了这一天。”枭哥满嘴跑火车:“而且我有个弟弟在区外,里面的人要敢卖我,我弟弟就把他们家里人全杀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皱眉,心里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大队长伸手偷偷拍了拍司长大腿,表面上客气,但实际意思就是,你不懂就别哔哔。

    司长得到暗示后,就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说点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啥是重要的?”

    “从福利院绑的肉票呢?”大队长眉头轻皱:“而且你们不应该是六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兄弟和肉票都中枪了,在半道就咽气了。”枭哥一脸无奈:“你说,我他妈也是点背,肉票要不死,咱们还能聊五块钱的。可现在人没了,我是一身能耐也用不出来啊,跟你们谈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,你被抓前不发了个信息吗,是给谁的?”大队长喝问:“你实在点,肉票如果还能回来,这事儿也不是一点缓儿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枭哥听到这话,心里已经大概猜到了自己是怎么出的事儿,手机肯定是被锁了,所以他一脸懊恼的说道:“槽,我就缺心眼了,往外跑的时候就应该把手机扔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肉票!”

    “说鸡毛啊?我不告诉你了吗,肉票半道就蹬腿了。”枭哥皱眉:“那个小虎是来接应的马仔,跟肉票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?好,那你告诉我,尸体埋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整半斤包子,我就告诉你,呵呵。”枭哥一笑。

    大队长闻声阴下了脸。

    “人肯定是死了,你不用问了,但我现在不能说他被埋哪儿了。”枭哥歪着脖回道:“哥们进长吉,有几个朋友帮了忙,我现在多说话,那就把人家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朋友不主要,主要的是肉票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见就见啊,你是谁啊?”枭哥冷脸看向对方,突然扯脖子喊道:“我要吃包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司长站在问讯室走廊,冲着大队长问道:“今晚能不能拿下这个小子?”

    “这狗东西太滑了,张嘴闭嘴的也不说个人话。”大队长摇头:“我觉得今晚肯定是没戏了,他吐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接短信的那个小虎,位置锁定了吗?”司长又问。

    “军情那边已经打过电话了,他们说小虎的手机信号已经消失了。”大队长摇头。

    司长沉吟良久后问道:“你觉得四毛子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“这帮人下手太黑了,俩老头说崩就给崩了。”大队长想了一下应道:“四毛子和他同伴确实有可能在枪战时受了重伤,而对方想要往外跑,肯定不能带累赘,所以他们枪杀灭口的几率较大。其次,如果四毛子还活着,那我想不通为什么这帮人没有带他一起走。你想啊,肉票在手里,成功逃脱的几率也会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司长一听这话,心凉半截:“可四毛子要是死了,这小子为啥不吐埋尸地点?”

    “可能怕连累朋友吧。”大队长低声解释道:“区内应该有帮忙的从犯,并且在刚刚送过他们,所以这小子才咬的这么死。”

    司长低头转了一圈:“那个私自往外运人的军士吐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吐了,但没啥有用的信息。”大队长低声说道:“据他交待,是嫌犯亲自找的他,承诺给他五万块钱,让他帮忙逃出长吉。”

    “事发后谈的,还是事发前谈好的?”

    “事发前就谈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军士那边怎么说的四毛子情况?”司长又问。

    “嫌犯跟他说的也是,四毛子因为重伤死在了半路上。”大队长话语详尽:“所以,我才觉得那小子没有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这案子怎么感觉有点怪呢。”司长觉得不对劲儿,可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怪。”大队长语速急迫的解释道:“这帮人绝对不是因为求财才去的福利院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帮绑票的,事先能想到事儿搞的这么大吗?他们提前承诺给接应人五万块钱,这是什么手笔?”大队长摇头:“这点不合理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司长点头后,突然做出决定:“你马上再跑一趟军情,让他们立刻锁定另外一组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锁定就动吗?”大队长问。

    “嗯,只要锁定就动。”司长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区。

    秦禹略有些不安的站在自己房间内,用自己手机给董司发了一条短信:“还是没信儿啊。”

    过了许久,董司才回了一条:“我问了奉北的关系,他那边说这次走的通道不是正常关卡,过程可能会慢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主动联系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,要等他们联系你,因为咱不清楚那边是啥情况。”董司低声说道:“你放心吧,那边应该没啥大事儿,因为他走的道很隐蔽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点头后,就将手机放在了桌上,同时右眼皮莫名的跳了两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