诡异的第六层

福利院主楼总共只有六层,大黄等人从后门楼梯间进入,虽然行进缓慢,不敢闹出声响,可也很快就抵达了顶层。

    三人推开楼梯间房门,静步进入六层走廊,扭头向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走廊内空无一人,灯光非常昏暗,两侧办公室门顶上方,都挂着很清晰的职位牌,瞧着与普通的办公场所并无差别。

    “往右边摸。”大黄招呼了一声同伴,弯腰就贴着右侧墙边往前走:“注意看有没有监控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都注意了,这里没有监控。”同伴跟在后面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点奇怪啊。”大黄一边走,一边低声说道:“就踏马的是福利院,也不可能防范意识这么松啊,连个安保人员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又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吧。”同伴撇嘴说道:“这里有没有收养的小孩都两说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往前摸摸看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边交流,一边就往右侧方向走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十几秒钟,走廊出现岔口,大黄短暂犹豫了一下,选择继续往右侧摸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三人都注意着周围的办公室,可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每个办公室的房门都是锁着的,并且从门窗往里看,办公设施也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连续转了两个弯后,三人抬头向前望去,见到走廊已经到了尽头,根本没有什么单独的包房。

    “黄儿,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儿啊。”同伴蹲在墙边,皱眉低语:“这特么就是个办公场所,根本没有下面那俩人说的房间,他们是不是撒谎啊?”

    “不对,那俩人不像是撒谎。”大黄很坚定的回道:“害怕是藏不住的,刚才我问的时候,那个岁数大的差点没尿裤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咋回事儿啊?”同伴有些费解:“你看看这儿,根本没有他说的什么包房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妈的很奇怪。”大黄眨了眨眼睛,心里也感觉事情不太对:“先退回去,进楼梯间在商量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是常年混迹在各种环境下干活的老手,所以见现场情况跟心中预想的不符后,就立马向来时路退去。

    回去时,三人速度都很快,没多一会就赶到了进入走廊的楼梯间门口。但这时奇怪的事儿发生了,楼梯间的铁门竟是锁着的。

    大黄拽了两下没拽开,立马就冲同伴问了一句:“你关门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走时候留门了。”同伴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这锁上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自己关上的吧。”同伴也走过去试着拽了两下,随即弯腰说道:“别吵,我给它弄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点。”大黄转过身,扭头就看向了走廊两侧。

    同伴蹲在铁门前,伸手从腰包里拽出一个很长的尖锥,又用了一个L形的钩子,伸手就在门锁附近操作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黄眯眼瞧着四周,目光有些狐疑:“这是刚才咱们进来的楼梯间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同伴点头应道:“我记着路呢,你看那个办公室上面挂的牌子,不是教导处处长室吗?咱刚才出来的时候,我特意记了一下,没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不对呢。”大黄双眼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哪儿不对?”同伴问。

    大黄再次打量了一下走廊:“环境是一样,可我就是觉得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就在二人说话时,蹲下的同伴已经捅开了楼梯间的房门,立马回头招呼道:“锁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,快走。”站着的同伴催促了一下大黄,伸手就拽铁门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哪儿不对了。”大黄突然站在原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同伴转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光线不对。”大黄指着地面:“你们看,这里光线不对,比刚才咱们进来的地方亮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外面比刚才亮了呗!”同伴伸手拽开铁门,回头招呼道: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门开,一阵光亮射进了走廊。

    大黄一转身看向铁门里侧,瞬间就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门内,此刻已经不是楼梯间了,而是一条更长更宽的走廊,并且棚顶灯光奢华明亮,地面上铺着厚厚的地毯,各个房间门口都摆放着鎏金的垃圾桶,走廊墙壁上更是挂着充满艺术气息的H色油画。

    同伴站在门旁,愣了半天说道:“卧槽,这不是楼梯间的门。”

    “咱撞暗门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大黄闻声上前,探头往走廊里扫了一眼后说道:“你俩等一下,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大黄钻进了里侧走廊,往前走了数步后,趴在右侧的一个房间门口往里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一个老头子穿着睡衣,坐在床上,正在让一个瘦弱的小姑娘给自己洗脚。

    大黄看到这个景象,脑袋嗡的一声,斟酌半晌后,立马退出来说道:“这个地方就尼玛离谱,它就不是什么福利院。先走,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四毛子肯定在里面,”同伴立马出言提醒道:“楼下那个人说的包房,应该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先走,”大黄没有选择硬干,而是推着同伴催促道:“快!”

    二人见大黄脸色不对,也就没有再坚持,立马关上“楼梯间”的门,转身就要跟大黄离去。

    “滋啦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走廊内突然响起了一阵电流麦的声音。

    大黄闻声怔住。

    “还他妈会开锁,”四毛子的声音在喇叭内响起:“手艺人呗?!”

    三人愣了半晌后,立马动作统一的掏枪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全给我摁住。”四毛子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楼梯间在那边。”左侧的同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大黄瞪着眼珠子回应道:“门牌子是故意做的两套,糊弄检查的,别找楼梯间了,找窗户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踹门声就在走廊深处响起,四五个壮小伙端着枪就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刷刷刷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走廊棚顶的电灯全部亮起。

    大黄冲到一处办公室门前,抬腿踹碎门锁刚要往里钻,就听到喇叭中再次传来声音:“六楼窗户全焊着防盗网,你能跑出去吗?”

    三人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声向,左侧走廊拐角处也走过来三个人,手里全部拎着枪。

    大黄斟酌半晌,脸色煞白的说道:“出不去了,把对讲机频道全调了,快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室外。

    枭哥也有些奇怪,皱眉看着对讲说道:“就一个福利院,能这么久没回话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