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成之后,我们一起走

“大哥……大哥,谁是四毛子啊?”门卫瑟瑟发抖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看见你跟他说话了,你还跟我装傻是吗?”大黄瞪起眼珠子,掏刀就要捅。

    “别捅,别捅!”门卫咽了口唾沫:“他……他们都在顶层。”

    “在顶层干啥?”大黄逼问。

    “在顶层玩女人。”门卫压低声音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女人?跑这儿玩啥女人?老师多啊?”大黄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有……有别的,别的女人。”门卫眼神惊恐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大黄斟酌数秒:“四毛子经常来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般在那个房间?有固定的吗?”

    “顶层右侧走廊,最里面的那间,他总在哪儿。”门卫回忆了一下应道。

    大黄抬头打量了一下主楼,手里拎着刀问道:“除了正门,还有其他楼梯吗?”

    数十秒后。

    两个门卫被手铐子烤住双手双脚,封着嘴,塞进了汽车底下。

    大黄领着两个同伴,迈步摸到后门,低头冲着对讲机说道:“我准备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千万注意安全。”枭哥嘱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。”大黄轻声应道:“就按照计划好办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枭哥点头。

    大黄将对讲挂在腰上,伸手指挥着同伴说道:“窗户撬开一点,直接摸上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公寓楼内。

    “撤?”徐洋看着裴德勇:“你想走?”

    “不走干什么?”裴德勇笑着应道:“在我们眼里,在这个角度,我们可以俯视着看下面的人。可在更高楼上,也有人是这么看着我们的。老子没有大背景去支撑着自己的野心,所以见好就收,才是明智的。”

    徐洋没想到裴德勇能跟自己说的这么直接,所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的这两个文件袋,是欧盟区的两处房产,以及我存在几家金融公司的现款。数目不算多,但绝对也能对得起你了。”裴德勇拍着徐洋的肩膀,神色略显老态的说道:“你跟我合伙,把戏演足,把秦禹骗到坑里,我就有足够的资本去和袁克谈判!等事情再次恶化,我们钱赚的也差不多了,就让他们两家继续去掐吧。”

    徐洋沉默。

    “袁克拿我当枪,呵呵,觉得我格局小,只认钱,想让我在黑街拖住秦禹。”裴德勇一笑:“那只要价格合理,我就给他当这个枪呗。”

    徐洋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袋,依旧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我心里清楚,你觉得杨楠和牛振,是我身边多年的兄弟,朋友,可他们一个进去,一个死了,我却没啥情感波动,显得很冷漠。”裴德勇叹息一声说道:“其实也不是这样。我也希望他们都好,可每个人扮演的角色不一样,结局自然就不一样。说句难听的,?牛振如果能完全玩得转贩人的盘子,那他凭啥让我拿最大的分红?而杨楠如果能自己在社会上铲起来,那他又为啥甘心给我当一个职业杀?所以,有些事儿我不是没有反应,而是我早都看到了结果,甚至……牛振,杨楠他们也早都看到了这个结果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是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走吧。”裴德勇拍着徐洋的肩膀:“我们把秦禹搞掉,只吃一年药线的盈利,就马上跑路!”

    徐洋抬头看着裴德勇:“你心里有计划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当然!”裴德勇一笑:“你不用着急。今晚咱们下面的人一有冲突,秦禹就已经不会在怀疑你的身份……你让我铺垫铺垫,他会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裴哥,我答应帮你骗秦禹,是因为你对我有提携之恩。”徐洋手里拿着两个文件袋,面容认真且严肃的看着裴德勇问道:“我最后问你一次,魏智的死,真的是意外吗?”

    裴德勇看向徐洋,同样面色严肃的点头:“是意外,我刚才跟你说的,没有一句是假话!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不会再问了。”徐洋点头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裴德勇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徐洋离开公寓楼,坐在自己的汽车上点了根烟,低头看着裴德勇给自己的好处。

    他瞧着各种手续上的现金数字,一时间有些呆愣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徐洋从沉思中清醒过来,他低头接起电话:“喂!?”

    “老公,刚才裴哥的小媳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家里了?”徐洋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她都说什么了?”徐洋很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闲聊了一会。”媳妇轻声回应道:“她跟我说,裴哥也不想在松江长干了,可能等个一年半载的就要走。她让我劝劝你,到时候咱们一块扯,而且还跟我说……咱家孩子在欧盟区的学校,她都能帮忙办理好。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,表情瞬间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福利院内。

    大黄等人撬开窗户,偷偷摸进了主楼,走廊内光线极为昏暗,而且地面又是瓷砖的,走动起来声音很大,所以三人行进速度很慢。

    楼梯间门口,大黄伸手推开虚掩着的门,轻声说道:“卧槽,这个福利院里面连个保安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就一个福利机构,它能有啥安保措施?!”后面的兄弟低声回道:“要我说都不用这么费劲,直接硬打就完了。反正四毛子人在这儿,他也肯定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,还是稳一点!”大黄摆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顶层某房间内。

    一个小姑娘跪在地上,低着头,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抬头,我看看!”四毛子坐在沙发上,扣着裤裆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姑娘犹豫半晌,缓缓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四毛子撇了对方一眼,伸手指着电视旁的柜子喊道:“去哪里,把鞭子拿出来!”

    “叔……叔……我……!”小姑娘害怕到瞬间流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四毛子一看对方哭唧唧的,顿时摆手说道:“你怕个鸡毛?我是让你拿鞭子打我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小姑娘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快去,哪里有和服,你也穿上吧。”四毛子兴奋的坐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四毛子楞了一下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是我,有事儿。”外面的人语气急迫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四毛子脸色不耐的回了一句,起身来到门口拽开了门:“咋地?那几个老头子又来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摇了摇头,趴在四毛子耳边就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四毛子听完后一愣,脸色大变:“真的假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