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坦诚相见的友情

88号院内。

    老猫趴在左侧房屋的窗户旁,瞪着大眼睛扫视着林念蕾的房间:“这么晚还没回来?”

    右侧房屋内,秦禹扯脖子喊道:“你过来搭把手行吗?我让你来观景来了?”

    “别喊,别喊,来了。”老猫兴致缺缺的回了一句,转身穿过院子,就走进了秦禹的房间:“就一个租的房子,你平时也就回来睡个觉,还打算给它整成皇宫啊?差不多收拾收拾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住,你不得干净一点吗?”秦禹用手扇着鼻子:“你帮我拖拖地,全是灰。”

    “靠,让我一个副队长给你拖地?兄弟,你有点膨胀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会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老猫是个懒到骨子里的人,平时在寝室恨不得撸管都找别人帮忙,今天能帮秦禹干点活儿,那也算是破天荒了。

    俩人配合无间,老猫主要负责指挥,秦禹负责干活,一直忙活到八.九点钟,也没见林念蕾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人咋还没回来?”老猫其实今天能过来,很大原因是想看看林妹子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看了,那不是你的菜。”秦禹翻了翻白眼:“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走吧,去二姐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去个屁二姐那儿,我出去买点夜宵回来对付一口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夜宵?”

    “方便面呗,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艹,我给你搬家,你就给我吃这个?”

    “方便面便宜啊。你吃不吃,不吃你回家吧,干一晚上活儿了,也挺累的。”秦禹斜眼回道。

    “草拟大爷,你也太不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再给你配个肠,就这么定了。”秦禹笑着扔下一句,迈步就离开了住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院内总共有五户人家,女房东住在内院的铁门里,平时也不怎么出来。剩下的四户,林念蕾和秦禹住在正门的左右两侧。而最后两家则是在内院旁边,住的是没有水电供应的偏房,平时也见不到人。

    秦禹买了吃的回来后,就烧了热水,跟老猫简单吃了口晚餐,并且准备早点睡觉,明天继续审讯马老二和大民。

    “行,吃也吃完了,你回去吧。”秦禹脱掉外套,顺嘴冲老猫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猫打了个饱嗝:“算了,不回去了,今天就在你这儿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就一张一米五的床,怎么睡啊?”

    “我搂你呗。”老猫连吃完剩下的垃圾也懒得收拾,扑咚一声就倒在床上,拔掉了两只臭鞋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病啊?”秦禹有点虚的问道:“你踏马是奔着林念蕾来的,还是奔着我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哎,你跟男的玩过吗?”老猫躺在床上很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懵了,一时间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问你话呢,玩过吗?”

    “你玩过啊?”秦禹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看别人玩过,据说是能前列腺……。”老猫滔滔不绝的就要讲个故事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秦禹有点恶心:“你到底回不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不回去了,太晚了,就在这儿住了。”老猫打了个哈欠,胡乱的脱掉了衣服。

    秦禹拿他没办法,只能简单洗漱一下后,就也上了床。但屋内只有一套被子,所以秦禹躺下后,感觉略微有点尴尬,毕竟刚才老猫说的话,此刻还萦绕在他脑海里。

    “贩药的抓住了吗?”老猫正身对着秦禹,已经闭着眼睛酝酿起了睡意。

    “嗯,”秦禹点头:“抓住两个领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袁克不得乐坏了啊?”老猫冷笑着说道:“这个王八蛋,满嘴仁义道德,实际上净干些没P眼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秦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老猫说这种话了:“你好像对一队有点成见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一句两句很难跟你说清楚,不过我得提醒你,你平时干活归干活,但私人上最好别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腿拿远点,碰到我了。”秦禹打断的提醒着。

    “我没动腿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咋没动,都碰到我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腿……。”老猫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那是啥啊?”秦禹一愣,顺手一摸后,扑棱一下就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老猫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踏马有病啊?!”秦禹脸都红了:“一米五的床,还就一个被,你咋不穿衣服睡呢?”

    “你睡觉穿衣服啊?”老猫满眼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说……三角地区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不得劲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踏马……你踏马都支到了…”秦禹训斥:“你给我收回去,穿上,穿上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艹,在你这儿睡个觉,事儿怎么那么多呢?你放心吧,就请我吃个方便面,我是不可能跟你干点啥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犊子,穿上,赶紧的。”秦禹破马张飞的吼着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秦禹喊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我呀,林念蕾……你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啊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热水吗?我加班刚回来,水停了,洗漱不了。”林念蕾刚才不知道秦禹在屋,所以她是趴在窗户上,一边往里面看,一边敲的门,并且隐隐约约看见秦禹从床上爬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有,你等会。”

    秦禹也没条件买睡衣,只能披上外套,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哈,你都睡了吧?”林念蕾穿着呢绒大衣,小脸冻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这儿有热水,还没用完呢。”秦禹一笑:“我给你拿哈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谢谢了。”林念蕾也挺懂礼貌,没有贸然进屋。

    秦禹转身去拿水:“你这工作挺累人的啊,这么晚了才下班?”

    “刚去,在适应情况。”林念蕾活动了一下白嫩的脖颈:“哎呦,坐了一天,脖子都快石化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念蕾,我们没剩多少热水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老猫突然从床上坐起,一把抓起裤衩喊道:“你等着,我去储水井里给你打点凉的,你再烧点,你等着昂……!”

    门口处,林念蕾目光惊愕的看着老猫拿了裤衩在被窝里穿上,脖子僵硬的又看了一眼秦禹,表情迷茫,语气结巴的问道:“哦……你……你爱人也在呢?”

    “??!”秦禹拿着水壶,彻底懵B在原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88号院门口,一台电动摩托车停滞,后座上的人扫了一眼正门说道:“……小虎说,他有个同事也在这儿住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人?”骑车的反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嗯,蹲一下,等秦禹自己出来再动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摩托车动静很小的顺着街道消失在了夜色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