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因离奇

秦禹被打的有点懵,但看着面目狰狞的徐洋,还是没有还手:“你听我说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你妈!”徐洋扯着秦禹的脖领子喝问道:“那俩司机是不是假的,是你故意引诱裴德勇的圈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禹犹豫了一下后,坦然承认。

    “你怀疑我是假意叛变,跟裴德勇合伙一块坑你对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把这俩司机的消息跟我说了?”徐洋再次逼问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,还有我这边的一些核心人员知道。”秦禹知无不言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我去尼玛的!”徐洋论起拳头:“你不信我,那让我去找裴德勇贩人的证据干什么?老子如果不去奉北,魏智就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秦禹伸手挡开徐洋的拳头,目光冷峻的回应着:“魏智的死是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意外个屁!我要在家,这个意外就不会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考虑过我吗?”秦禹一把推开徐洋:“你跟老裴在一块那么长时间,为什么早不反,晚不反,非得等到我这边刚占据一点优势,就主动上门寻求合作。而且还答应我,可以在背后帮忙置裴德勇于死地,这事儿换成是你,你会不会怀疑?”

    徐洋咬牙怔在原地,攥着拳头,胸口起伏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傻子,我更不是。”秦禹迈步下车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合作的前提,肯定是信任。我看不出你是人是鬼,那就是只能试啊!我原本想的是,如果老裴的人不来灭口,那你就没问题;如果他来了,那我肯定连你和他一块弄。但我没料到的是,魏智会被他们突然打死。”

    徐洋浑身颤抖的看着秦禹,依旧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魏智在被打死之前,是跟我通过电话的。”秦禹语气急迫的继续解释道:“魏智告诉我,他在裴德勇那边也是有朋友的,所以今晚他们在一块喝酒的时候,魏智偶然得知了,裴德勇要派人来我这里灭口,所以他才开车往这边赶,想帮忙。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里,明显一愣。

    “刚开始,我以为这是你吩咐魏智干的,是故意迷惑我,想摘清楚裴德勇派人灭口,跟你没有关系。因为魏智打电话的时候,大院那边已经响枪了。”秦禹摊开手掌,继续解释道:“可没想到,我刚赶到现场,就听到旁边街道响起枪声。等我赶过去的时候,正好看见枪手离开,我追了一下,但他们有接应的人……我没拦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,魏智跟你说过,他晚上是在跟朋友喝酒吗?”徐洋声音颤抖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搞不懂徐洋为啥这样问,但还是点头应道:“对,他是这样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徐洋攥着拳头,强迫自己冷静后又问:“你说,你看见杀魏智的枪手了?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还开火了。”秦禹点头:“当时我的两个警员都在场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……杀魏智的人,跟裴德勇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秦禹轻声解释道:“案子的过程是,五个雷子进院准备灭口,但被我埋伏的人全部打掉了。可他们事先在外围安排了一个司机,是留作接应的。当时老猫觉得车停的太远,怕对方察觉大院周围有埋伏,再加上司机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,所以他就没有动这个汽车。而魏智被打死之后,我追到街道拐角,看的接应汽车就是这台。所以,杀魏智的人,就是裴德勇派来的。”

    徐洋冷眼看着秦禹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怀疑,是我暗中做掉魏智,故意逼你和裴德勇翻脸吧?”秦禹愣了一下,立马提醒道:“首先,这台面包车,是出现在了警车监控和街道监控中的,你要不信我的话,我可以给你调出来影像。其次,杀魏智的这个事儿,谁也没办法瞒得住,因为那名开车的嫌犯已经跑了,你只要想打听,那就肯定能打听到,所以我跟你撒谎没有任何意义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,目光才缓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个人的感觉是,魏智得知了裴德勇要派人灭口的消息,心里有点着急,所以才露出了马脚。”秦禹再次补充道:“老裴知道他要反,而且还给我通风报信了,那顺手就把他也做了。”

    徐洋咬了咬牙:“魏智不管是死在谁手里,我肯定要整死他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半晌,抬头看向徐洋说道:“来我们这边吧,我们一块搬倒裴德勇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,你要敢骗我,我豁出去啥都不要了,也得弄你!”

    “除了试探你是真的,其他的,我问心无愧。”秦禹坦然点头。

    徐洋目光有些不安,有些茫然的看向四周,停顿了好一会才说道:“……带……带我去看看魏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点头,转身就走向旁边太平间正门的岗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满是冷气的停尸房外,秦禹站在大铁门旁说道:“221号箱,你去吧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徐洋看了秦禹一眼,迈步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寻找,目光茫然的寻找了半天,徐洋才来到221号停尸柜旁边,手臂颤抖着抬起,伸手按了一下开关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一阵齿轮搅动的声音响起,大抽屉缓缓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徐洋低头看着魏智紫青色的脸颊,心脏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十几年的朋友,兄弟,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说出口,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徐洋忍着眼泪,本能伸手抓起魏智左手,咬牙说道:“是意外,我无话可说。可要是谁蓄意杀你,让我查出来,我一定给你报仇。哪怕倾家荡产,我也得干!”

    说完,徐洋低头看着他,松开手掌,就要帮他擦一擦脸上的血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魏智的手臂落在床上,满是鲜血的袖子被蹭的向手臂上方挪了挪。徐洋一低头,正好看见他右手腕上的几处规整划痕。

    徐洋愣了一下,立马弯腰仔细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。

    枭哥叼着烟,伸手往桌子上拍了一沓现金:“今晚你们是去找女人,串串点子,还是去赌去喝酒,我都不管。但明天这个时候,你们全得回来,咱们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大黄点头,伸手就拿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