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马被杀,徐洋归来

秦禹低头搓着脸蛋子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魏智死了,就说明徐洋跟裴德勇肯定没有合谋,消息也不是从他那儿泄露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像小豪,珍珍这种参与办案的核心人员,事先是清楚那俩犯人是假司机的啊。”老猫皱眉说道:“所以我断定,即使要有鬼,也在外围,不在绝对核心。”

    “对,只有那种不太了解真实情况,被你骗了的人,才能给裴德勇送去错误信息。”朱伟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也有道理。”秦禹点头:“但不管是在核心,还是在外围,都得找到这个鬼,因为它肯定就在我们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现在有必要跟徐洋好好谈谈了。”秦禹抬头说道:“魏智这下死在裴德勇手里,那他跟咱们合伙报仇的可能,就越来越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谈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不,他会先来找我的。”秦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:“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秦禹拨通了董司的电话,话语直白的说道:“来灭口的主犯,我已经抓住了。现在缺一个安全地点关押,你想想办法吧,叔。”

    “去特一监吧,”董司斟酌半晌应道:“我来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活儿干的漂亮。”董司赞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大招还在后面呢。”秦禹低声说道:“徐洋加入我们指日可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董司连说了两个好字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就先这样,我先去提审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几句后,就结束通话,随即秦禹直接赶往警署下属医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阳路的大仓库内。

    裴德勇从桌子下面拿出了十万现金,整整齐齐的摆在了茶几桌上。

    坐在对面的悍匪,斟酌半晌后,伸手就要拿钱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裴德勇伸手拦了一下,目光直视着对方:“多给你八万,知道为啥吗?”

    “安家费。”悍匪话语简洁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为啥要给安家费?”裴德勇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进去的人,是不会供出来你们的。”悍匪声音沙哑:“钱我会分下去,如果他们在里面吐口了,那我去杀他们家人,帮你报复,这规矩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讲究。”裴德勇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悍匪低头将钱装进了袋子内,起身说道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,对面抓的那俩人,不是友子和小虎对吗?”裴德勇问。

    “我确定。”悍匪点头应道:“老刘是冲到了关人那屋的,亲眼看见了那俩被拷着的嫌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裴德勇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你再找我。”悍匪拎着钱袋子,迈步就走。

    裴德勇目送对方离开后,低头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魏智一死,徐洋会不会大闹一场啊?”王宏低声问道:“他俩关系可是很铁的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跟魏智有仇,可从公司的角度考虑,我其实并不赞同现在就干死他。”王宏再次补充道:“这等于是逼着徐洋跟对面合伙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看了王宏一眼:“你懂个屁!徐洋心里咋想的,咱不一定清楚。可魏智是真的要造反,要帮人家杀我。”

    王宏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闹分家的风头是谁带起来的?我告诉你,就是这个魏智带起来的。”裴德勇冷笑着说道:“你们以为我不跟下面的人接触,就不知道底下的人都在想什么吗?我告诉你,但凡是个公司内带队的,他每天跟谁喝酒,都说了什么,我全都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王宏听到这话后,表情略显呆愣,双眼中也蕴藏着丝丝不安。

    “我给他们地位,让他们挣钱,让他们像个人似的活在松江。可他们不但不感恩,反而翅膀硬了,还想退股,甚至还要跟对面的人合伙搞死我。”裴德勇翘着二郎腿:“你说就这样的人,我要不整死他,那能对得起自己吗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。”王宏乖巧的附和着。

    裴德勇吸了口烟:“徐洋要TM反,就由他去,我能养得起来他,就能再打死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。

    警署下属医院的特护病房内,秦禹满头是汗的吃着辛辣的肉丸,轻声问道:“兄弟,哪儿人啊?”

    被抓的领头男子,躺在病床上,闭着眼睛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抗拒嘛,聊一会。”秦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问了,我不会吐的。”男子脸上缠着纱布,说话时有些口齿不清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:“裴德勇给你多少安家费啊?”

    “不光是钱的事儿。”男子表情平淡。

    “那还有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干我们这行最怕没口碑,出内鬼。”男子低声解释道:“我要在里面吐了,那首先坑了跟我一块办事儿,而且侥幸跑了的朋友。其次,我会坑了自己家里人。坏了规矩,人家就可以不留情面,这没啥好讲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家里人遭到报复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男子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叹息一声:“行,我能理解,你先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男子愣住,没想到秦禹这就不打算再问了。

    秦禹端着装着肉丸的碗,迈步走出病房,冲着丁国珍交代了一句:“你思路不行,所以先不用审另外两个嫌犯。等明天朱伟上班,让他去审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丁国珍点头后问道:“里面的人吐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啊。”秦禹摇头应道:“想让他们吐,就得把他们的顾虑消除了。等明天朱伟审完,我会想办法做这个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也早点回去休息,我等人来换岗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秦禹点头后,吃掉碗里的肉丸,迈步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魏……魏智尸体在哪儿?”徐洋声音颤抖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沉默半晌:“在警署医院的第二太平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那里等我。”徐洋咬牙回道:“我不到,你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五点多钟。

    秦禹正躺在车内休息时,外面就传来砸窗户的声音。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顺手就推开了车门:“来……来了?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徐洋一拳砸过去:“妈的!你不信我,那还跟我谈什么?我兄弟让你害死了,你知不知道?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