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刚来就翻盖

寝室内。

    秦禹眯眼看着面前的老三等人,话语简洁的应道:“话我听懂了,但不是我的活儿,我干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咋地,你司里有当大官的亲戚呗?”老三咧嘴一笑,伸手就拽住了秦禹的脖领子:“刚他妈来就要往起铲,你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他妈是仙人掌啊?我就碰你了,怎么的?”老三身材也很壮硕,右臂抬起一顿,一个寸拳就奔着秦禹侧脑怼了过去。

    秦禹侧步向后一拉,双手啪的一声扣住老三的腕子,右腿小幅度横摆。

    “嘭,哗啦!”

    一声震耳的声响泛起,老三嗖的一声被扔在床上,脑袋直直的磕在了铁栏杆上。

    “揍他!”

    老三捂着脑袋吼道。

    秦禹弯腰,上半身探进一层床铺内,左手扯过老三的脖领,右腿瞬间提起,膝盖直愣愣奔着他的太阳穴撞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老三被撞的头部往后一甩,后脑咣当一声又磕在了墙上:“往死揍,出事儿算我的,”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瞬间冲上。而秦禹则是动作灵敏的从床铺内钻出来,连续退了两步,腰间靠在窗台与床铺之间的死角,身体略微弓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三起身,顺手从墙上拽下伸缩式警棍,一边迈步向秦禹走去,一边低声骂道:“你个小崽子还想刚进屋就翻盖……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虚掩着的房门被推开,一个女人穿着淡绿色警服,嗓门极大的吼道:“搞什么?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齐刷刷的回头。

    老三一愣,擦了擦额头上的血,立马笑着说道:“文姐儿。”

    “在走廊就听见你们这屋闹腾,干什么,要杀人啊?!”女人大概三十岁出头,个子稍矮,但长相却很标致,瓜子脸,大眼睛,看着很水灵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新来个小朋友,我们聊会天。”老三龇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女人扫了一眼室内景象,眼神有些厌烦的瞧着老三啐骂道:“你怎么那么霸道呢,人家刚来就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让他排班,他不排,还骂人。”老三顺手放下警棍,龇牙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岗期间打牌,这都让我碰见几回了?”文姐白了老三一眼,语气不耐的提醒道:“再闹出动静,别说我给你记小本上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文姐。”老三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文姐也懒得进寝室,只站在门口冲秦禹喊道:“你是新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去领衣服呢?”

    “刚才去了,没人啊。”秦禹憨逼兮兮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文姐一瞪眼睛:“放屁,我一直在办公室呢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啊,那是我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拿衣服。”文姐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立马点头,弯腰拿起自己的行李就往外走,同时还招呼了一声齐麟:“你跟我去一趟呗。”

    齐麟此时正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老三,所以一听这话,立马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寝室内,老三坐起身揉了揉后脑上的大包,低头冲着地面啐了一口血痰:“这王八蛋会两下子啊,下手挺黑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吧,三哥?”

    老三也没吭声,低头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:“喂,你在办公室嘛?没事儿,我就问问你,今天入档案分我们队的那个秦禹,是不是在上面有点啥关系啊?……没有吗?你确定?啊,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文姐背手冲秦禹问:“你上面有人啊?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就老实一点,这里环境很复杂的。”文姐面冷心热的提醒道:“平时少跟他们杠,多干点活儿也累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文姐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文姐不再说话,带着秦禹走到一楼仓库,从里面给他挑了一套警常服,一套警作训服,一副手铐,一根警棍,就飘然离去了。

    一楼大厅内,齐麟低头扫了一眼手表说道:“我一会要去送个材料,就不陪你了。你回去说点软话,别跟他们闹了。那老三上面有袁队长,你得罪他,以后没啥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,我知道了。”秦禹笑着点头:“晚上你要没事儿,一块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要没事儿就过去找你。”齐麟也爽快的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二人简单交流几句,秦禹就拎着东西再次返回了寝室。但这时老三他们已经走了,屋内只剩下两人,而他们冷冷的看了一眼秦禹后,就继续坐在床上聊天。

    秦禹扫了一眼二人,大刺刺的回到自己床铺旁边,动作利落的收拾起了自己东西,也根本没鸟那俩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晃到了晚上七点左右,秦禹收拾好东西,见齐麟还没有来找自己,就准备单独去街上走走,熟悉一下周围环境,顺便吃个晚餐。

    秦禹翻身下床,从枕头下面拽出来一个腰包缠在身上,迈步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呦,不好意思哈。”

    秦禹刚出门,就撞见了急匆匆走过来的齐麟,二人相视一愣,后者立马解释道:“临时开了个会,来晚了,你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不来了呢,刚想出去逛逛,吃点东西。”秦禹笑着招呼道:“走吧,一块出去吃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个朋友,正好今天要一块谈点事儿。你方便吗,我们一起去?”齐麟问。

    “方便啊。”秦禹愣了一下应道:“无所谓,一块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俩人交谈几句后,迈步就一块下了楼,在寝室楼大厅门口见到了另外一个小伙。

    齐麟的这个朋友叫李富贵,外号老猫。据警司内部的老人说,他跟李警司有着一定关系,但俩人平时却很少接触,所以二人究竟是什么关系,边缘人也不是很清楚。而且这人平时挺不着调的,干过最出格的一件事儿,就是喝大了公然在执勤岗位招P,还他妈非要海选,并且让稽查组给碰上了。可最后张罗这事儿的他,却只被记过处罚,行政停职半个月。而一向跟他不怎么对付的两个同事却倒了血霉,直接吃了瓜落被劝退,扒了衣服。

    老猫别看名字略显土鳖,但人长的正经挺帅。如果说秦禹的面相是那种很刚毅,眉目之间有英气的精神小伙,那老猫就是痞帅痞帅的那种,有点像以前很火的张一山。

    三人碰面,齐麟简短的介绍了一下:“这是老猫,平时很照顾我的一个朋友。这是秦禹,我们一队新来的实习警员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刚来就跟老三他们闹起来了?”**单手插兜,嘴角挂着邪笑问道:“兄弟有点脾气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吵了两句。”秦禹觉得老猫性格有点愣,只含糊着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也烦他们,该干就干。”老猫撇嘴骂道:“一队的全是烂仔,净干些没屁Y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有些无语,扭头看了一眼齐麟,后者挠头解释道:“老猫就这性格,有啥说啥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吃啊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我刚来,也不知道哪儿的东西好吃。”秦禹低声说道:“你们领地方呗。”

    “谁请客啊?”老猫眨着机智的小眼神,轻声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请,呵呵。”秦禹一笑。

    “啊,你请啊…”老猫大手一挥:“去二姐那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去了,挺贵的。”齐麟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花你钱啦?”老猫斜眼反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,我兜里还有点钢镚,吃饭肯定够了。”秦禹其实心里是有点心疼的,因为现在这个年头物质十分匮乏,尤其需要大量土地耕种的蔬菜和粮食等物品,那更是十分奢侈的东西。在待规划区那些没人管的同胞,为了能混到一份口粮,那可是要玩命的。所以下馆子这个事儿对绝大部分的穷人来说,可能是一年也没有一回的。不过秦禹心疼归心疼,但心里也明白,自己初来乍到总要交一些朋友,必要的应酬花销是躲不过去的,更何况自己目前还有了稳定工作。

    三人商量完去哪儿之后,就沿着马路走了大概两公里,找到了一家名叫小酒馆的饭店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路边,扫了一眼饭店的门脸,不自觉的摸了摸腰包,又是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老猫招呼一声,迈步就要上台阶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路边突然响起炸耳朵的马达声,紧跟着一辆外观老旧的越野车就停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三人闻声回头,老猫眼神惊愕的评价道:“什么家庭啊,开汽油车?”

    在这个年份,汽油车已经变成了非常罕见的交通工具,因为大部分的土地已经变成了无人区,或是寒冷,或是有着要命的辐射,石油得不到开采,自然也就变成了非常稀缺的资源,所以老猫才会这么惊讶。

    越野车停在路边后,车上下来四个男人一个姑娘,迈步向饭店走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,进去吧。”秦禹在待规划区是见过一些世面的,他只盯着汽油车看了两眼,就扭头奔着饭店正门走去。但老猫却杵在原地没动,双眼死死盯着四个男人中间的姑娘,咧嘴说了一句:“靓,好看,美!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后回头,扫了一眼老猫骚哄哄的眼神,顿时无语的招呼道:“走吧,人家跟着男的来的。”

    四个男人中间,姑娘眨着漂亮的大眼睛,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后,才低头说道:“我要去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想搞事儿,赶紧走。”一名个子很矮小的中年,低头训斥了一句,口音生硬,有日语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齐麟兜里的电话响了两声,他掏出手机,低头扫了一眼简讯后,顿时目光复杂的看向了走在前面的秦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