禹少的布局

车外。

    秦禹瞪着眼珠子喊道:“我靠,怎么会是魏智?”

    没错,车内被乱枪打死的青年,正是徐洋手下的头马,十几年的兄弟魏智。而他在不到半小时之前,还给秦禹打电话通风报信过。

    “啥情况啊?”老猫同样惊愕的看着魏智,双眼充斥着费解的说道:“徐洋到底是什么情况,对面为啥会干死魏智?!”

    “我在来的路上,魏智给我打过电话,通知我裴德勇今晚可能会来灭口。”秦禹咽了口唾沫说道:“或许……徐洋真的是想跟我们合作,他是真想反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这怎么交代啊?”老猫摊手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回过神来,立马冲着其他警员喊道:“保护现场,马上通知法医,技术部门的人员过来踩场,详细留底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旁边的警员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下……真是要风起云涌了。”秦禹看着魏智的尸体,出言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黑街警司外围的街道上,秦禹,老猫,马老二,朱伟四人坐在一块,轻声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真的是看不懂了。”马老二十分费解的冲秦禹说道:“你之前不十分肯定的说过,徐洋肯定是假意造反,想要跟裴德勇联手摆我们一道吗?可现在为什么魏智被对面的自己人打死了?”

    秦禹吸着电子烟,低头解释道:“咱们捋一捋这个事儿哈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“首先,徐洋之前说他要从裴德勇那里退出来,并且还能配合我们捅对方一刀,这我是不信的。”秦禹话语详尽的解释道:“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目前刚占据一些优势,还没等继续往下出招,徐洋就主动找上门来了,不但答应要加入我们,而且还同意帮我们去整死裴德勇。这种事儿……有点太理想了,太顺了,你们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这人有个毛病,习惯越在优势的时候越谨慎。”秦禹低声说道:“所以,我决定要试一试徐洋,看他是真造反,还是假造反。当天从那个洗浴回来之后,我就跟马老二敲定了细节,让他在地面上找了金手指,把两个之前在黑街贩枪的枪贩子,从区外调了回来,然后立马摁在了黑旅馆内。并且故作疑兵的申请了隔离审讯,故意让裴德勇和袁克那边慌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继续说。”朱伟之前只知道秦禹计划的一部分,所以此刻心里也有一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拖了两三天后,就去主动找了徐洋,故意告知他,我在旅所内抓的人,是之前运送那个八个孩子的司机。”秦禹插手继续说道:“为了能以假乱真,我又搬出了赵宝和唐元,声称是他们给我留下了一些线索,所以我才能继续跟这个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说服力还是不够,徐洋不会就这么信了,因为都是你在说,没有铁证。”老猫出言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点头回应:“所以,我又亮出了一步,原本不是为这事儿准备的棋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抓的那个卖药马仔。”马老二接着秦禹的话解释道:“他早都在我手里了,并且跟公司内的人撒谎,说自己母亲去世了,回长吉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这个马仔,我就可以跟徐洋说,是他把那俩司机调回松江的,因为他们之前都是一块贩人的,彼此私下有联系,那太正常了。”秦禹插着手,目光明亮的解释道:“而徐洋得到我的这个消息,就一定会去印证,这个马仔消失的情况,是否和我说的一致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老猫听到这里,终于恍然大悟:“马仔消失的时间,是在徐洋说自己要叛变之前,所以他只要印证了这个事儿,那就不会怀疑你在骗他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点头:“做完这些事儿后,我就等着裴德勇来派人灭口。因为他如果不知道我抓的是谁,那可能不会冒险,但他要知道,我手里握着的是那俩在逃司机,并且可以配合赵宝给我的证据,那他明知是套,也必须冒险把后患清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朱伟点头。

    “当时的情况只有两种:第一,裴德勇的人如果来灭口了,那就说明徐洋一定是假意造反,跟我们接触,只是为了下套;第二,裴德勇的人要是没来灭口,那就说明,徐洋是真的想撤了,真的想跟我们在一块玩玩。”秦禹插着手:“所以,不管哪种情况发生,那我们都没有损失。可我……万万没想到,魏智今天会死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,心里已经大概猜出来,秦禹接下来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老二,魏智跟徐洋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,”秦禹突然抬头问道:“你有过了解吗?”

    马老二斟酌半晌后,一针见血的回应道:“徐洋跟魏智的关系,就像你和我。”

    老猫和朱伟一听这话,全部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你敢肯定,他俩是这种关系吗?”秦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敢一万分的肯定,他俩就是这种关系。”马老二毫不犹豫的回应道:“徐洋在裴德勇公司的位置,有五分是魏智帮他打出来的。而作为回报,徐洋把自己管辖的赌档,直接分给了魏智一半。你说这年头,如果没有足够的信任,那谁会这么干?”

    秦禹听完,再次吸了口烟后问道:“老猫,对方进场的汽车,你注意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时为了不让对方惊,我就没去碰那个汽车,因为离的太远。”老猫轻声回应道:“但我记得它的大体特征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一辆灰色面包,”老猫仔细回忆一下应道:“牌照号是松江的,尾数两个7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听这话,扭头看向窗外说道:“杀魏智的人,我看到了,他们走的时候,坐的就是这台车。”

    众人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魏智是裴德勇的人杀的,这一点没跑了。”秦禹眉头轻皱的说道:“而如果魏智和徐洋是这种铁打的关系,那也就是说,徐洋和裴德勇并没有合谋,他是真的想反,而我则是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也不对啊,徐洋如果是真的想加入咱们,那裴德勇是怎么得到两个司机被抓的消息,并且还能让人过来灭口的?”老猫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吸了口烟:“也许……警司内有裴德勇的鬼。除了我们四个,谁都有可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