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初来乍到

亚洲北方,第九特区,松江市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隶属于市警务厅,黑街区警务司的办公楼内,笑着冲一位中年问道:“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进来吧。”中年摆了摆手,转身就走进了左侧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整理了一下衣衫,迈步跟着中年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办公室不算小,约有六十几平米,但屋内办公桌后,却只坐着一人。看样能有四十岁左右,留着八字胡,脸上横肉明显,模样很凶。

    中年走到办公桌前,将两沓子资料放在了八字胡男子面前,轻声说道:“司长,这是最后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体检了?”八字胡拿起资料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简短交流了几句后,中年离去,而秦禹则是往前走了两步,站在办公桌前面没再说话,只看着八字胡检查自己的资料。

    办公桌内,八字胡皱眉盯着资料,轻声念了起来:“秦禹,22岁,七十五公斤,一米八二……纪元年前生人,祖籍贯H省J市。呵呵,这离现在的松江也不远啊。来入职前是在待规划区生活,父母失踪(疑死亡),无亲属……嗯?你这履历怎么是空白的啊?”

    “我就没履历啊。”秦禹笑着应道:“在待规划区活着都费劲,什么有饭吃就干什么,哪有履历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八字胡一笑:“你来之前倒是随便写两个啊,这没履历录系统也不好看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,回头我填一些。”秦禹也没争辩,立马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八字胡盯着资料又问:“没履历,也就是说没有服役过,那你有过使用枪械的经验吗?”

    秦禹毫不犹豫的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有过刑事处罚的劣迹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八字胡沉吟半晌,慢慢放下手头资料,抬头看着秦禹笑呵呵的说道:“在待规划区那个没法律,没约束的地方,能混到掏钱买第九特区工作和居住许可的地步。你这小子……有点经历啊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,”秦禹龇牙一笑:“只是运气比较好,遇到点贵人。”

    八字胡端起水杯,抬头打量着秦禹,象征性的点了点头:“嗯,小伙看着挺精神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抿嘴一笑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八字胡放下茶杯,插手看着秦禹,话语简洁的叮嘱道:“第九特区的情况比较特殊,它虽然隶属于联合**的行政序列,但拥有高度自由的自治权利,跟八大区有着本质区别。这里多民族混合,除了咱们黄种人,黑人白人也不少……社会环境非常复杂,部分地区也确实存在咱们想改变,又暂时改变不了的混乱现象。身为警务人员,你要从全方位适应这里的环境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秦禹表情严肃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不管你有过什么经历,但在我身边吃饭,是龙你得盘着,是虎你得卧着。添麻烦,找事儿,我马上收拾你。”八字胡插着双手,话语平淡的提醒着。

    “李司,我来是帮你减少麻烦的。”秦禹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八字胡一笑,在办公桌触屏电话上点了几下,低头将嘴对准了收音麦克。

    数秒后,一个男性声音响起:“您好司长,这里是第一刑侦队。”

    “袁克呢?”李司长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袁队不在,刚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们添个新人,赶紧过来领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李司长摸了摸八字胡,伸手按了挂断键:“去门口等着吧,一会有人来领你,具体的规矩到了队里学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李司。”秦禹点头后,立马往前走了两步,低头从兜里掏出一个很小的黑袋子放在了桌面上:“小祁特意嘱咐过,说特区警务系统现在是最不好进的工作,没有您帮忙,我排职都不知道得排多久,所以千万别忘了礼节。”

    李司长顺手拿起袋子打开一看,见到里面放着一颗约有黄豆粒儿大小的钻石时,略微一怔:“你们待规划区有能人啊,这东西都能搞到?!哎呦,这都多少年没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笑了笑,没接话。

    李司长将小袋子顺手扔进抽屉里锁上,抬头指着秦禹又说了一句:“岁数不大,你看着还真有点质感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就这点家底儿。”秦禹假装憨厚的挠了挠头,见李司长没有马上离开吃午饭,就跟他多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一个体态较胖,跟秦禹同龄的青年迈步进屋,腰杆挺的笔直,敬礼喊道:“报告李司,一队三级警员齐麟奉命领新同事回队。”

    李司长闻声拍了拍秦禹的胳膊:“好好干,争取年底评选能让我看到你哈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了,去队里吧。”李司长顺手指着齐麟说道:“告诉袁克照顾照顾这小伙。”

    一颗钻,秦禹多跟李司长聊了不到十分钟,多得到了一句照顾照顾,但似乎也就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胖乎乎的齐麟走在秦禹左侧,很健谈的问道:“哪儿来的啊,兄弟?”

    “待规划区。”

    “从那个鬼地方来的?”齐麟一怔:“那挺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小运气。”秦禹一笑。

    齐麟点了点头,也就没有再继续刨根问底。因为这个年头,吃喝缺,活着难,谁身上可能都有点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二人一边快步行走,齐麟就一边介绍着警务司的基本情况。这个职能部门,主要负责一个区域的刑事工作,包含治安,案件侦破等,但却不包含入户籍,出籍,发放居住许可,办理出入境手续等一系列行政类工作。说白了它有点像纪元年前的区分局,只不过职能没有细分的太完整。比如秦禹所在的部门,不光要抓刑事大案,还要管理基本治安。

    大约花了一个多小时,齐麟就领着秦禹将警务司五层楼走了一遍,给他介绍了枪械库,提审室,公共办案区,训练室,以及食堂等功能性场所。在二人接触的过程中,秦禹发现齐麟是一个非常圆滑的人,基本走到哪儿都能跟人搭上几句话。而且他耐性极好,只要秦禹问到的地方,人家都有详细的回答,起码表面上看是个热心肠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钟,齐麟领着秦禹来到通讯部门,让他买一部内购手机。但后者扫了一眼柜台,发现手机只有一个款式,而且模样老旧,价格也十分不友好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牌子的,我怎么听都没听过?”秦禹拿着手机扫了两眼,扭头看着齐麟说道:“算了,等我安顿下来,单独出去买吧,这里太贵了。”

    齐麟闻声一笑,扭头看了一眼柜台内坐着的小伙,才低声趴在秦禹耳边说道:“你还是在这儿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秦禹不解。

    “也不为什么,通讯部是警司的,但卖手机的柜台却是私人承包的。老板是袁队长的朋友,所以新入队的人,都在这儿买手机。”齐麟眨巴着眼睛说道:“初来乍到,咱最好别搞特殊。这电话虽然不太扛用,但却不用再跟通讯部对接系统了。等你资料入完大系统,直接输入姓名,警号,就能用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在无**的待规划区生活了数年,他能不懂最基本的人情世故吗?所以齐麟一拿话点他,他也就没再坚持,忍痛冲着柜员说道:“那就帮我拿一部吧,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为啥是忍痛?

    因为秦禹是一个极其财迷且抠门的人,恨不得买双袜子都得要个保修手册。而也正是因为他这种性格,才能在关键时刻拿出来钱养活自己,并且能来第九特区买一份工作。

    拿了手机后,齐麟就带着他离开了警务司,去往街道对面的一家日用品商店。

    时进八月,天空虽然晴朗,可依旧寒冷如冬,街道上还能见到零星的白雪。

    “特区也一直下雪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下三年了。”齐麟答。

    “妈的,不让人活啊。”秦禹摇头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二人聊着,迈步就走进了一家很大的日用品商店。

    秦禹进门扫了一眼四周,用手拍了拍腿上溅射的小泥点子,笑着说了一句:“这店挺大,没什么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随便看看,需要啥就买点啥。”齐麟拿着电子烟嘬了一口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在货架周围逛了逛,但越逛眉头就皱的越紧,来回溜了十几分钟,却一件货也没拿。

    “咋不拿东西呢?”齐麟从柜台那边走来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皱眉看着齐麟,眨眼问道:“哥们,你是不是托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屋里的货比外面溢价起码百分之三十,而且很多都是假货……我捏了一下棉被,那里面塞的好像是钢丝球,都扎手了啊,兄弟!”

    “……货是不怎么样,但咱们警司新来的人都在这儿买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秦禹不解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店是袁队长表姐开的,”齐麟低声说道:“算是警司指定采购单位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表情崩溃,憋了半天回道:“那我想问一下,李司长也在这儿买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就抬杠了,就算李司长敢买,袁队长也不敢卖啊。”齐麟翻着白眼解释道:“来买的都是新人,你买俩月,以后就没必要在这儿进货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天都不买,这不拿人当傻B坑吗?!”秦禹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走,你带我换一家。”

    齐麟一愣:“多的钱都花了,你还差这一点吗?听我的,都在这儿买,你别搞特殊。”

    “我买个电话,就给足队长面子了。”秦禹迈步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哎,小禹,你听我一句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提成啊?”

    “听我的,没错,你买点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买个JB,卫生纸做的跟刀片似的,擦一回我TM还得用个创可贴。”秦禹根本不与对方商量,只径直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四点半。

    警务司寝室楼,第一刑侦队2寝门口,齐麟笑着冲屋内几个人喊道:“三哥,新人领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屋内,六七个小伙此刻正在围着圆桌打牌,其中领头一人听到齐麟的声音,抬头扫了一眼秦禹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闻声进屋,秦禹扫了一眼室内环境,见屋内总共有不到三十平,却摆了六张上下铺,共十二张床,还有两个公用的铁质柜子,以及很多私人物品。总之看着非常拥挤,但大面上还算整洁,起码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秦禹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三哥,我们行动一组组长。”齐麟话语委婉的点明对方身份:“三哥入职三年了,业务能力突出,是袁队长的左膀右臂。三哥,这是秦禹,咱们的新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三哥。”秦禹笑着冲对方伸出手掌。

    老三剃着个小平头,侧扭头扫了一眼秦禹,手里拿着牌,只象征性的冲他点了点头后问道:“从哪儿来啊?”

    “待规划区。”秦禹如实应道。

    老三一愣:“待规划区?你在那儿是做什么的啊?”

    “帮老板送点货,主要是日用品。”

    “跑路面的?那不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我就负责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啊,司机啊。”老三惊讶的眼神已经消失不见,只口气慵懒的又问:“靠什么关系进警务司的?”

    “朋友打了个招呼,我自费进的警务司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花钱买的啊?”老三此刻已只低头盯着手里的牌说道:“行,你等袁队回来安排吧。齐麟,你让他住靠窗的那个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齐麟闻声冲秦禹说道:“你住里边那个床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秦禹拎着自己刚才寄存在门卫室的行李,以及新买的日用品,迈步就要往里边走。

    “哎,你等会。”老三一扭头看见秦禹手里拎的东西,顿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三哥?”秦禹回头。

    老三看了一眼秦禹手里的方便袋:“在哪儿买的日用品啊?”

    “我也忘了叫什么名儿,就单位旁边的一个商店。”秦禹随口回应。

    老三打着牌,面无表情的背对着齐麟问道:“齐麟,咱在哪儿买东西,你没跟新人说啊?”

    齐麟一听这话,顿时有些尴尬了。因为他要当着秦禹本人面,说这小子不听劝,那显得自己有点不仗义。可要不说,自己就莫名其妙背了个锅。

    短暂沉默了两秒,秦禹立马抢了一句:“齐麟跟我说了,让我在对面买日用品。可那里东西有点贵,我身上没啥钱了,就去旁边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二。”老三打着牌,足足晾了秦禹数秒后,才回了一句:“啊,没事儿,你收拾床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秦禹点头走到里侧,低头打开包裹就开始收拾着床铺。

    齐麟站在旁边,一边勤快的帮忙整理,一边低声嘱咐道:“新人刚进寝室,都睡靠窗的上铺,因为这边漏风,晚上挺冷的……回头你把外套盖被子上,坚持一段时间,等再进来新人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啥,室外我都住过几个月。”秦禹完全没当回事儿,低头打开自己的行李包,动作隐晦的从里面拽出了两盒中华香烟塞到了齐麟手里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?”齐麟接到烟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看见你抽电子烟来着。”秦禹笑着回道:“我身上也没啥好东西,就送你两盒这个,跟我忙活一天了,谢谢了昂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吃饭都成问题的时代,烤烟型的香烟是十分奢侈的东西。更何况这还是纪元年前的老牌,绝大部分烟民别说抽到,平时就是见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齐麟拿着两盒烟,眼神十分惊愕的说道:“你在待规划区能搞到这玩应?中华啊,这东西多少年都没见过了?!”

    “穷地方也有穷地方的好处。”秦禹咧嘴一笑:“我自己收拾吧,你去忙,回头我请你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了昂,兄弟!”齐麟也没客气,低头就将烟揣进了兜里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交谈之时,老三突然回头,歪脖看着秦禹笑着说了一句:“哎呦,手里还有硬货啊?”

    秦禹没想到这人一直在观察自己,所以愣了一下应道:“朋友送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东西啊,咱都没见过。”老三冷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齐麟短暂一愣,立马就掏出两盒中华,弓着腰走过去说道:“都是兄弟,大家一块抽呗。来,来来,一人来一根。”

    秦禹拿烟给齐麟,是因为对方陪着他逛了一小天,自己有些不好意思,所以才拿两盒烟表示谢意,但他不觉得自己欠这个屋里人什么。可现在老三看见了,而且还挑明了,他考虑到以后自己还得住在这个屋,也不好闹的太僵,就思考一下,又低头从包里拿出了一盒中华。

    牌桌旁,老三伸手推开齐麟的胳膊:“这烟太好,我TM没抽过,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齐麟闻声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有些带刺儿,皱眉就把烟又塞回了包里,继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老三扔下牌,脸上挂着笑意,回头就冲秦禹说道:“咱们这儿有个规矩,新人来了,连排三天班。明天,后天,大后天,你在路上值勤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抬头看向齐麟,后者眼神有些闪躲,随即他马上明白了什么:“三哥,三天班怎么排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连轴转,白天在队里,晚上在街上。”老三拿起水杯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有加班费呗,呵呵?”秦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自己队里的规矩,哪有什么加班费?”老三头都没抬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禹,排三天就排三天吧。我找人串个班,陪你两天。”齐麟犹豫好半天,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中华烟,才硬着头皮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挺仗义啊,小齐。”老三左边坐着的青年笑着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都是兄弟嘛,相互帮忙呗。”齐麟一笑。

    老三放下水杯,指着齐麟说道:“他领完制服,你告诉他怎么排班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齐麟点头。

    “三哥,这个班我排不了。”秦禹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,屋内霎时间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三舔了舔嘴唇,歪脖看着秦禹问道:“新来的都能排,你怎么排不了呢?”

    “我心脏不好,熬夜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给你准备点速效救心丸,就你排三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排不了。”秦禹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马了个B的!”老三连续被新人怼了两句后,脸色顿时阴沉下来:“你比谁多俩爹啊?都能排,你怎么就排不了呢?”

    “三哥,三哥,咱都是兄弟,你看这是干什么?好好说……呵呵。”齐麟上前打着圆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老三一拳怼在齐麟肩膀上:“你是个JB,有你说话的份吗?谁和你是兄弟?!”

    齐麟攥着手中香烟,被怼的低着头,站在原地,继续说话不是,转身就走也不是。

    老三领着四个人迈步上前,歪脖看着秦禹问道:“下周一周都是你的班,啥时候排到你犯心脏病,啥时候算结束,听懂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