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里有死人

胡同内。

    两名已经死亡的雷子,被朱伟等人抬走,而剩下的领头男子则是和另外两名受伤的同伴,被摁在地上,拷上了镣铐。

    “马上通知警署下属医院,让他们提前准备出三间手术室和最好的外伤大夫,我们马上过去。”老猫语气急迫的吩咐道:“已经死亡的嫌犯,不用带回警司了,直接拉去太平间。哦,对了,从现在开始,不管警司里谁打听这个案子,一律都不许透漏细节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老猫转身,抬头看向在墙边站着的付小豪,话语非常凝练的说道:“你踏马的要在黑街警司混不起来,老子替你跟秦大傻急眼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付小豪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老猫很疼爱付小豪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去医院吧,休息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付小豪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富安路与土渣街交叉口处,刚才下车就听到枪声的秦禹,领着两名同伴,掏枪就赶向了道路右侧。

    “秦队,你慢点。”一队的老队员,皱眉劝说道:“有可能是跑散的匪徒在开枪,咱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。”秦禹右手拎着枪,步伐极快的转了弯,一抬头就见到小区旁边的街道上,正停着一辆打着火的越野车。

    秦禹所在的位置,大概离车尾能有二十米远,他稍稍怔了一下,迈步横着往路中央走了两步,想观察一下车内状况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道路正前方,两个壮汉戴着绒线帽,蒙着脸,就往马路对面快走。

    秦禹愣了一下,立马提醒道:“这俩人不对劲儿,留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秦队,这可能是跑散的雷子。”一队老队员再次提醒道:“我们还是喊一下老猫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这几个应该不是去大院抢人的雷子,不然老猫他们绝对不会没跟上。”秦禹拎着枪,快步往前走着:“你先拿对讲机喊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队老队员从腰间拿出对讲机开始喊话,而秦禹则是快步冲着那俩要过马路的男子走去。

    道路中央,两个陌生男子步频很快,并且都略微回头瞄向后方。

    秦禹撸动枪栓,加快步伐。

    “跑!”

    左侧的男子冲着同伴吼了一声后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秦禹冲天鸣枪:“警员,站住。”

    二人根本不理会秦禹,速度极快的横穿了马路,顺着马路牙子就向前狂奔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怒骂一声,拔腿就追,两条粗壮有力的大腿快速摆动,短时间内的爆发力,竟然不比运动员差多少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飞快拉近,秦禹眼瞅着就要追上这俩人的时候,对方却正好跑到了街道拐角,急停减速后,就转向了左侧。

    秦禹无奈之下不敢再硬追,也是立马减速,踉跄着就躲在了拐角处的一家门市房旁边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果然,秦禹刚刚躲避好,对方就在拐角左侧开了枪。

    子D打在墙壁上,溅起阵阵火星。

    秦禹听声辨位,侧步探出身位,也连点了两枪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枪声响起后,对面有人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禹转身回头,冲着后面的两个同伴摆手:“快过来,他们有人中枪了。”

    后方两名警员,素质稍差一些,此刻已经用足力气正在向这边狂奔着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突兀间,一阵酸牙的刹车声在左侧道路上泛起。

    秦禹一听这个动静,心里顿时泄气了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刹车声刚一响过后,对方就开始不要命的往秦禹这侧射击,压的他不敢露头。

    两三秒后,枪声停滞。

    秦禹持枪冲出掩体,两步窜到街道拐角,就看见一名匪徒冲上了面包车,关上门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秦队,看见人了吗?”一队老队员呼哧带喘的追上来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着面包车车尾,用大脑记住了牌照号后说道:“他们有接应的,跑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生了,都不知道对面多少人,就玩命追啊?!”老队员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秦禹看了老队员一眼,也没办法埋怨对方,因为不是哪个警员都愿意在案子上玩命。他们大多数人都有家庭,都有负担,所以跑的慢点,合理规避危险,那都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“回去看看那台越野车。”秦禹转身招呼了一声二人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老队员点头:“老猫那边已经完事儿了,他们往这儿跑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秦禹点了点头,快步就走向了那台停在路口处,且没有熄火的越野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就不到一分钟后,秦禹迈步来到越野车旁边,刚要探头往里面看看,就见到老猫等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啥情况,你这边咋还开枪了?”老猫费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下车,就听到这边有枪声,原本还以为是有跑散的匪徒,被你们劫了呢。”秦禹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那边应该只有司机没抓到,”老猫摇头:“其他人全部摁住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点头后,仔细打量了一下越野车的车身,突然发现,它的风挡玻璃和正驾驶车窗,全部龟裂,并且有四五处明显的子D孔。

    “枪声是在这儿响的吗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儿。”

    秦禹点头后,用袖子垫着手掌,一下就拽开了正驾驶车门。

    车内,一名男子趴在方向盘上,身中数枪,鲜血顺着身体流下,已经从车门处渗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秦禹怔了一下,感觉这个男子身影有些熟悉,所以忍不住伸出手掌,轻抬了一下对方的下巴。

    男子已经彻底死亡,但身体还没有完全僵硬,所以秦禹一抬他的下巴,他的脸就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昏暗的灯光下,秦禹一看他的正脸,当场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老猫好奇秦禹的反应,往前凑了一步,低头看向车内后,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,怎么是他?!”秦禹双眼极为惊愕的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面包车上,司机拨通了裴德勇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是圈套,我的五个兄弟全折了。”司机红着眼珠子说道:“对面抓的那俩人,根本就不是友子和小虎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沉默半晌后,咬牙问道:“我的人,你接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接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反骨仔打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们先回来再说。”裴德勇阴着脸挂断了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