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招在酝酿

深夜。

    小智开车回到了至诚公司,坐在休息室内的沙发上问道:“怎么发现的啊?”

    “这俩人至少在这儿蹲三天了。”青年站在一旁应道:“刚开始我们都没在意,但小火怕院里丢东西,每天都习惯性的看一眼监控。他发现这台车一直在这儿附近转悠,而且频繁更换蹲坑地点,所以,我今天就过去试了他们一下。”

    小智低头拿起水壶,皱眉问道:“什么样的俩人?”

    “有一个看着得有四十多了,有一个看着三十出头吧,总之造的很狼狈,穿的邋里邋遢的。”青年回忆了一下说道:“看着有点像是区外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买货?”小智端起水杯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开始他们没说要买,是我说至诚跟他们做的不是一个生意后,他才说想进猪崽,一头三万。”青年伸手拿起桌上的纸条:“这是他们给我留的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一头三万?”小智低头端详了一下纸条:“这比行价多出一半还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会不会是条子?”小智脸色阴沉的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青年闻声斟酌半晌:“我个人觉得不是,因为这冒蒙冲上来要买货,暴露的几率太大,条子一般没有这么办案的。更何况这俩人连蹲坑都不会,一看就是没啥经验,给我感觉很愣。”

    小智闻声把玩着车钥匙,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上次送八个孩子的俩司机,现在还没找到?”

    “没找到,他们在待规划区,那自己不漏出来,咱想抓到的难度太大。”青年摇头:“反正这俩人的大致意思就是,他们是通过运货司机知道咱们这边出猪崽的,然后就摸到松江了。”

    小智低头再次拿起纸条打量了一眼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查一查这个号码,再查一查他们开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”青年点头应道:“我找人打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小智挠了挠头:“三万一头,口气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青年犹豫半晌:“哥,这事儿用跟老板打招呼吗?”

    小智斟酌一下摆手:“不用,他现在的心思都在药线上,这事儿不用告诉他,你先查着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青年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江南区袁家新公司内,袁克很客气的招呼着裴德勇:“来来来,你坐,裴哥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是新弄的地方啊?”裴德勇打量着办公室环境问道。

    “地方是买别人的,然后简单装修了一下,就开始使用了。”袁克轻笑着说道:“这就是个幌子,平时也没啥正经业务,咱整的是那个意思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裴德勇掏出了烟盒。

    袁克顺手拿起火机,帮裴德勇点燃:“裴哥,你来我这儿有啥事儿啊?”

    裴德勇吸了口烟: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觉得啊,咱们这么跟秦禹他们耗下去,完全不占据啥优势。”裴德勇皱眉冲着袁克说道:“你想啊,我虽然在南阳地面上有一定号召力,可人家却是实打实的警司一队正队长。我混的再好,那多少也得看他脸色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袁克也很犯愁的回道:“原本我想把刘宝臣捧上去,可他自己没把握住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刘宝臣的事儿就不谈了,咱就说现在。”裴德勇眯眼看着袁克:“秦禹只要一天是黑街警司一队队长,那我的日子就不好过。他闲着没事儿,就找个借口整我一下,那咱能防得过来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啥想法?”袁克顺着话茬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在黑街是劣势,不代表在别的地方也是劣势。”裴德勇目露精光的说道:“我搞了这么长时间的猪崽生意,在松江区外也交下了不少朋友。”

    袁克闻声一愣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

    二人对上眼神,裴德勇咧嘴一笑:“对,我想说的,就是你现在心里想的。秦禹和咱们的运作模式是不一样的。你看哈,咱的货直接从奉北进,这路途才多远?即使用车往回拉货,最多也就6.7个小时。可他们呢?他们的货需要在路上跑多长时间,你清楚吗?”

    袁克听到这话,眼神惊讶,因为他还真没想到,裴德勇要专心研究一件事儿,脑袋能转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路途长,运作成本就很高。”裴德勇吸着烟,低声说道:“咱们要想让秦禹也难受起来,这就是最好的突破点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袁克点头。

    “上次马沟干仗,我这边牛振被抓了,下面的兄弟也伤了二三十个。:”裴德勇面色阴沉,眉头轻皱的说道:“原本这种地面上的争斗,你捅我一刀,我再扎一下,这都是正常的,可秦禹最后却拿手里的那点小权利压我。人他打了,还讹了我五万块钱……这口气,我就是配着山珍海味往下咽,那也咽不下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李很看重这个秦禹,不到一年就给他提到了一队正队的位置。这年轻人太顺,膨胀也是正常的,呵呵。”袁克冷笑着应道:“不过这样的人,死的也快。”

    “小克,你要觉得我这个想法行,咱俩就一块研究研究这事儿。”裴德勇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,怎么研究?”袁克没有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裴德勇斟酌半晌:“要想办成这个事儿,得安排一下联防那边。明后天咱俩一起过去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袁克点头:“我和你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裴德勇笑着回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裴德勇离开公司后,萧九才冲着袁克问道:“我有点没看懂,联防那边的关系,咱肯定没老裴硬,那他非得拉着你去谈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啥看不懂的,”袁克笑着应道:“老裴是叫我过去付账的。”

    萧九一愣:“啥意思?安排联防的钱,他想让你出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脑袋灵,心眼也不少,但就是这个吝啬劲儿太浓。”袁克背手应道:“他觉得自己整秦禹,我受益最大,所以他要不让我出点血,那心里是不平衡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萧九一笑:“这……这格局真是没谁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咱现在缺的是时间,如果裴德勇能在黑街拖住秦禹,我多花点钱,那都是无所谓的事儿。”袁克倒是看的很开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萧九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中午,至诚运输公司主楼内。

    一名青年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说道:“智哥,电话我查了,是一张黑卡,没有姓名,也没有注册日期。”

    “通话记录能查到吗?”智哥躺在床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黑卡,它不在系统内,我搞不到通话记录。”青年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车呢?”智哥又问。

    “车是大约一周前买的,在贸易街车市那边,牌照是配的假的。”青年话语详尽的说道。

    智哥仰面看着天花板:“一周前,那确实是区外那八个孩子出事儿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对,时间能对上。”青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研究研究这事儿?”智哥斟酌半晌,笑着冲青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后者心领神会:“嘿嘿,我也觉得可以研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