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向上的路上,一定有我

狭窄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领头壮汉手里端着枪吼道:“后撤,后撤,赶紧进胡同。”

    三名同伴闻声搀扶着伤员,迈步就向岔路口的胡同跑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汽车上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副驾驶上,眉头紧皱的看着电话屏幕,正在考虑着是不是要给枭哥打一个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!”秦禹伸手按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秦禹吗?我是魏智。”

    “魏智?”秦禹愣住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得到可靠消息,裴德勇今晚会派人去灭口你抓的那两个司机,”魏智语气略显急促:“你那边要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有点懵,眼神费解的问道::“你是怎么知道,对方要灭口这俩嫌犯?”

    “裴德勇那边有不少人都跟我很熟。”魏智话语简短的叙述道:“今天我跟一个朋友喝酒,是他无意中透露给我,说裴德勇在区外找了一帮职业杀,今晚要动手灭口那俩司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徐洋没有给我打电话呢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他去奉北了,我得到消息后,就给他打了,但他没有接。”魏智喘息着说道:“我现在跟上了,那个透给我消息的朋友,他应该是要去你那儿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做好准备,”魏智语气略有些急迫,结巴:“他们可能马上就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眨了眨眼睛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,一会见面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伸手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正驾驶位上,一队老成员开着车,轻声冲秦禹问道:“对面还准备了人吗?”

    秦禹低头看了看电话屏幕:“狗日的,徐洋还在跟我演戏。他知道我这边有准备了,已经开枪了,所以才让魏智给我打这个电话,想摆脱嫌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老成员有点没懂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开车。”秦禹皱眉回了一句,低头就拨通了朱伟的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后,震耳的枪声就在听筒内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快点办,对面也许还会有准备。”秦禹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富安路上。

    五个雷子退进胡同后,刚刚跑到岔路口,就看到前方,左右两侧,三个方向,有人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完……完了,”受伤的汉子,双目绝望的说道:“他们还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在土渣街这边放枪,你跟我马老二打招呼了吗?”马老二拎着喷子,摆手吼道:“警民合作昂,把路全给我堵死,让警司的人抓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冲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雷子靠在墙壁上,满头是汗的扭头瞧着同伴:“妈的,一人留一发Z弹,剩下全打光,死也拉几个垫背的。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胡同口处,老猫和朱伟带着众警员,持枪就向里侧射击。

    一阵交火后,两名匪徒再次中弹,腹部,大腿哗哗流血的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来啊,冲进来啊!”领头壮汉右手持枪冲天,亢亢的崩了两下后,左手掐着雷,一脸死气的吼道:“想摁住我?!那你们也得死几个!”

    “这帮人红眼了,”朱伟咬着牙:“硬冲进去,闹不好要有伤亡。”

    “没伤亡,那还叫干警员的啊?”老猫回头怒吼:“来,把防爆盾给我支上,老子先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冷静点。”朱伟瞪着眼珠子提醒道:“这帮人知道自己出不去了,红眼了,你进去被干折了怎么办?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雷子,是宁可自杀也不会让你抓住的。”老猫急了:“你再磨叽一会,他们一人崩自己一枪,咱们之前做的事儿,不全白费了吗?”

    朱伟闻声一愣后,咬牙说道:“那也不能是你进去,我来!”

    就在二人争辩之时,丁国珍突然抬头轻喊了一声:“付小豪,你特么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付小豪爬上一处平房房顶,听到后面有人喊他,立马就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:“别喊,喊个鸡毛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愣住。

    付小豪习惯性的使用警员作战时的专用手势,示意老猫等人先别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胡同内。

    朱伟和老猫意见有分歧的时候,几个雷子也闹了内讧。

    这一件事儿,不到生死存亡之时,那是看不出来人性的。在这个世界上,有为了钱不怕死的人,就一定也有惜命的。

    最先在大院内受伤的汉子,见到胡同内子D乱飞,两个兄弟也被警员开枪打倒后,就彻底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老吴,别干了,别抵抗了……他们真的能击毙咱们。”汉子瘫坐在墙角,扯着领头男子的裤腿子说道:“我认了吧……我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领头男子愣了一下,立马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不想死,你收钱干什么?你干这一行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……老吴,你为了不相干的人,把命搭上有必要吗?”汉子瞪着眼珠子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被抓住了也是个死。”领头男子指着他骂道:“你自己干了多少脏事儿,自己心里没数吗?!上了法庭,你够被判死十回。想想我们干这行是为了啥,不就为了俩钱吗?你不吐口,有人会给我们要安家费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。”汉子精神崩溃,伸手推搡着男子:“我要投降,我不反抗了。”

    “CNM!”

    领头男子一红眼,猛然抬起枪,果断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泛起,刚要瘸腿往外跑的汉子,当场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剩下的两名负伤悍匪,呆愣的看着领头男子,谁都没敢吭声。

    “兄弟……咱不吐,家里还能拿一笔钱。但你现在投降,最多也就是晚几天死,而且家里还可能遭到报复。”领头男子声音颤抖,手臂颤抖:“干这行,折了就得认。你要下不去手,我先送你俩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互对视一眼,咬着牙,互举起了S枪。

    领头男子喘息两声,猛然回头扔掉手里的雷:“他妈的,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破空声响起,手L在空中化作一团黑影,直愣愣的飞向胡同外的街道。

    “躲避!”老猫摆手提醒着众人。

    短暂的混乱过后,只听街道上泛起轰隆一声巨响,积雪与碎石冲天而起,地面上被炸出了一处脸盆大小的深坑,有两三名警员躲避不急,身体都被碎片射中。

    胡同内。

    领头男子扔完雷,右手拿着枪,就顶在了自己的下巴壳子上:“啊!!!”

    怒吼一声提气,领头男子闭着眼珠子就要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付小豪从左侧平房房顶突然跳落下来,领头男子还没等反应过来,就被前者的身体砸中,踉跄着往前冲了数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付小豪仗着年轻,落地后一把就抓住了领头男子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领头男子甩手就要挣脱对方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付小豪眼珠子都没眨,枪口硬顶着对方的右手臂,连开了三枪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领头男子惨嚎一声,手里的枪械瞬间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付小豪一脚将枪踢飞,猛然就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墙根底下,剩下的两名悍匪持枪就搂火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三声枪响泛起,付小豪蹬蹬退了两步,胸口衣服冒着白烟,人没跑,手没抖,红着眼珠子就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枪声再响,右侧坐在地上的悍匪,当场被打的头部碎裂,咕咚一声侧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左侧的匪徒,嚎叫着就要再次搂火,但此刻枪内已经没了Z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领头男子从侧面冲上来,左手薅着付小豪的头发,嘭的一声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付小豪被撞的大脑翁的一声,额头正中央处瞬间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领头男子右臂耸耷着,但肢体动作依旧灵活,右膝盖猛然提起撞在了小豪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我整死你就够本了。”领头男子红着眼,扯着付小豪的头发,将他脑袋冲着旁边墙壁凸起的三角拐角,猛然撞去。

    身体不算高大的付小豪,反应也还算快,他双臂交叠的挡在脑袋前面,踉跄着就撞在了墙壁拐角,左胳膊泛起嘎嘣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“死尼玛的!”领头男子扯着头发,就要再撞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付小豪背对着领头男子,右臂弯曲支肘,从前向后一撞,瞬间砸在了对方的侧脑上。

    领头男子踉跄着侧移了两步。

    付小豪猛然转身,根本不理会对方抓着自己的脑袋,只右手掐着他的脖子,双目通红的吼道:“比狠是吗?你看我狠不狠?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付小豪喊完,就不要命似的用脑袋猛撞着领头男子的脸颊。

    领头男子被撞的懵了,毫无反应了,鼻梁骨塌陷,牙齿崩飞,整个人看着已经都没有人样了。但付小豪依旧咬牙切齿的撞着,直到他手臂脱力,一松手时,对方才昏厥着倒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发生在短短的数十秒内。

    胡同外,老猫等人听到枪声就开始往里面冲,等赶到事发地点时,就只看到付小豪,低头擦着满脸的血说道:“胳膊中枪的这个就是主犯,我在上面听见他说话了。他没死,咱把事儿干成了。”

    老猫惊愕许久后赞叹道:“牛B啊,兄弟!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儿把?”朱伟走过来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。”付小豪吐了口血痰,喉咙发干,胸腔宛若要炸裂一般的说道:“我……我脱力了,我得歇一下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呆愣半天后冲上来,伸手猛推了一下付小豪骂道:“你特么不要命了啊!”

    “看见我是怎么舔的了吗?”付小豪咧嘴一笑问道:“我跟别人舔的一样吗?!”

    在场所有同龄警员,听到这话全部无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富安路与土渣街交叉口。

    秦禹推门下车,刚要往前走,就突然听到右侧方向传来了两声枪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