仗义的宝宝

胡同内。

    面包车前后两侧又走过来三个小伙,他们背着手,目光平静的看着面包车,也没往前凑。

    车内,赵宝和唐元懵了,他们心里隐约猜到了对方的身份,可又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话呢,”车外的青年攥着枪,使劲儿顶了顶赵宝的脑袋:“你俩到底是干啥的?”

    中排座椅上,唐元额头冒着虚汗,双眼偷瞄着赵宝的后脑勺,心脏紧张的嘭嘭跳着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你是干啥的?”赵宝语气颤抖的看着对方问了一句,右手藏在车门里侧,偷偷摸到了腰间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干啥,你自己不知道啊?”青年眉头轻皱,伸手一把抓在赵宝的脖领子上:“来,你下来说。”

    赵宝被拽一下后,整个人紧张到双腿直颤。他虽然智商不低,可哪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儿?双眼一见真枪,那是啥能耐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经常在路面上跑新闻的唐元突然伸手抓了一下青年的腕子:“兄弟,我们是冲着至诚来的。”

    青年闻声一怔:“冲着至诚来的?”

    唐元见他有所迟疑,立马出言再次说道:“初到松江,听朋友说至诚的业务和我们对口,所以我俩就摸上来了。但在这儿等了三天,也没看出来至诚的门道,这才没敢进去谈。?”

    “谈什么?”青年眉头轻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能谈什么?”唐元咧嘴一笑:“就想要点猪崽呗。”

    “想谈业务,你们连个中间人都没有?”青年瞪着眼珠子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,是待规划区内两个朋友介绍我们过来的。”赵宝做事儿虽然有点愣,可是智商却不低,他听完唐元的话,立马也反应过来说道:“这个朋友原本说帮我们牵线搭桥,可我们到了,却联系不上他了。而且我也听说,区外出了点事儿,一台车里死了八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是送货的?”青年追问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知道,他没说。”赵宝摇头。

    青年听到这里,才缓缓放下枪:“你俩被朋友忽悠了,我们至诚跟你们干的不是一个业务。别在这儿蹲着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哦,好。”赵宝额头流着汗水,双眼盯着青年应道:“我们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青年闻声让开了身位,双眼眯缝的打量着赵宝和唐元,也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赵宝从副驾驶挪到正驾驶上后,低头启动汽车,挂上了档位。

    车外,青年冲着堵在前面的两个同伴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走,快点走。”唐元低着头,十分紧张的催促着。

    赵宝伸手擦了擦汗水,抬头看着前方,目光虽然忐忑可也有着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汽车的排气管子泛着低沉的轰鸣声,车外青年斟酌半晌后,转身喊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等一下。”赵宝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青年闻声回头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干什么,是不是脑袋让门夹了?你让他等什么?!”唐元急了,攥拳坐在中排座椅上低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赵宝动作利落的拿起车上的纸和笔,完全凭借惊人的记忆力写下了一个手机号码,并且伸手递到了车外。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意思?”青年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们大老远的来了,又在这儿蹲了三四天,这空手回去也不好交差。”赵宝咧嘴一笑:“纸条上有我俩的联系方式,你要想通了,那再给我们打电话。猪崽嘛……我们这边能给到每头三万。”

    青年拿着纸条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走了。”赵宝说完后,猛踩一脚油门,直接就奔着胡同外开去。

    阴暗的胡同内,青年低头看了一眼纸条,略显无语的骂道:“在哪儿来的这么两个愣逼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唐元急了,一巴掌呼在赵宝脑袋上:“你是不是虎?你给他留电话干啥?”

    “是你先装买家的,那我一看有机会,就给他留个电话呗!”赵宝狼狗一样的踩着油门回道:“万一他们联系我们呢?”

    “你傻啊?!”唐元急头白脸的骂道:“区外拉八个孩子的司机,肯定和刚才那帮人认识,他们要打个电话,咱俩不就露馅了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憋死八个孩子的箱货汽车是怎么被发现的?”赵宝反问。

    唐元一愣:“是好几天没动地方,被联防的人发现了啊?!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你想啊,如果司机没跑路的话,箱货车怎么会停在那里好几天没有动?”赵宝很聪慧的说道:“开车的人,肯定是先发现八个孩子出事儿了,心里害怕了,所以跑路了。他们有极大可能不会再联系至诚这边的人了,懂吗?”

    唐元仔细思考了一下赵宝的话,心里虽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可也还是提心吊胆的回道:“但即使这样,你给他们留联系方式也太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一点都不冒险,”赵宝摇头:“我写的是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唐元闻声懵逼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安全。”赵宝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踏马掐死你,你太损了!”唐元急了,伸手就扯住了赵宝脖领子:“你是人吗?啊?!”

    “别扯,别扯。”赵宝挣扎了一下回道:“我手机是实名注册的,他们随便一查就能查到。但你的不一样,你常年跑敏感新闻,卡号全是黑的,而且经常换,所以他们查不到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你才有鬼。”

    “老唐,老唐,”赵宝开着车,双眼兴奋的补充道:“我真觉得这事儿有戏。”

    “有个屁!”

    “绝对有,刚才那个人贩子在听到我说,三万块一个猪崽的时候,眼睛里有惊讶。”赵宝低声回道:“我觉得这个价格打动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动他有什么用?!”唐元瞪着眼珠子回道:“他即使真跟你联系,那你敢去跟人贩子做生意啊?这一不留神,咱俩小命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还是没理解我的意思。”赵宝摇头:“如果他们真打来电话,那我不能去,因为我没有这方面经验。但你可以假冒买家去跟他们接触,我给你支援。”

    “我干死你得了。”唐元抡着胳膊,猛拍赵宝脑袋:“你踏马的想坑死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至诚运输公司休息室内。

    青年低头看着赵宝留给他的纸条,伸手就拨通了智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哥,我在咱公司门口发现有俩人在盯梢……。”青年斟酌半晌后,就如实叙述起了经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