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牙来电

“喂,您好,哪位?”秦禹站在林念蕾室内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哥,我是大牙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秦禹一愣:“你咋这个时候还能往外打电话呢?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自由搏击,连干仨老兵,有一次往家里打电话的机会。”大牙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别吹牛B。”秦禹根本不信。

    “我没吹。”大牙挺认真的强调道:“我真干了仨老兵,他们最小的还比我大一岁呢!”

    “那你啥意思啊?给我打电话过来,就是要显摆一下啊?”秦禹心里其实挺高兴,但嘴上却是没给多少鼓励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就问问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啊,我没啥事儿,和你林阿姨谈会恋爱。”秦禹随口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林姐搞了吗?”大牙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屁大点孩子,老搞什么搞?注意用词。”秦禹训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念蕾闻声掐了一下秦禹的老腰:“别造谣。”

    秦禹吃痛的一笑,拿着电话又问:“你到底有事儿没啊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啥事儿啊,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。”大牙回话时,语气略显犹豫。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有事儿你就说,不用吞吞吐吐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没事儿。”大牙笑着回道:“过年的时候在出勤,也没啥机会给你打个电话,呵呵,有点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别老想我。”秦禹皱眉怼道:“你在部队就有个在部队的样,别老惦记家里这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没事儿我挂了。”秦禹没有再跟大牙深聊:“啥时候,你要能提军衔了,啥时候我去奉北看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大牙很兴奋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秦禹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旁边,林念蕾撇着小嘴,语气略显不满的说道:“你对大牙为啥就不能温柔点?他一个孩子,现在就你这么个依靠,人又在不熟悉的环境里,好不容易给你打个电话,你还不说两句好听的?”

    秦禹皱眉斟酌半晌:“你懂个屁。”

    “咦?你是不是跟我混熟了?”林念蕾气的磨牙。

    “别吵吵。”秦禹沉思片刻,低头在电话本里翻找了好一会,才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。

    “许哥,呵呵,我是松江秦禹啊。对,就是李警司的学生。”秦禹眨了眨眼睛,笑着问道:“嗯,刚才大牙给我打了个电话,我听语气好像有事儿,但问他他又没说……我有点惦记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王贺楠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没跟你说吗?”电话内的许哥,有些疑惑的回应道:“今天让他给你打电话,就是说正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秦禹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王贺楠最近两次拉练表现都不错,射击,搏斗,野外单兵素质都算同龄兵中很优秀的。”许哥低声解释道:“而且这个孩子还很要强,很有个性,他的领导对他挺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好事儿嘛?呵呵!”秦禹很开心的一笑:“大牙在待规划区有着很长时间的单独生活经验,所以野外素质确实比同龄人强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也有点缺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文化基础太差。”许哥低声说道:“如果仅仅是为了当兵吃两年闲饭,那他现在这个水平就够了。可你要想让他长期在这边发展,就得补足文化课。现在正好有两个去奉北学习的名额,但需要费用运作一下,我让他给你打电话,就是说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多少钱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多,就是五千而已,所以我没想到他能没跟你说。”许哥一笑。

    “许哥,如果没有这五千块钱,那大牙够资格去参加这个学习吗?”

    “够肯定是够,只不过这种机会挺难得,如果不走点人情,那很难选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五千块钱明天我就给你汇过去,”秦禹一笑:“但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就跟大牙说,名额空出来了一个,他是顶缺去的。”秦禹笑着嘱咐道:“别说我掏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许哥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孩子太小,容易膨胀,我不想让他觉得背后有依靠。”秦禹话语简短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行,你这个当哥的够负责。”许哥点头应道:“明天我给他办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您了。”秦禹拿着手机客气了一句。

    二人寒暄几句,对方就挂了电话,秦禹拿着手机,笑着骂了一句:“这崽子还不好意思跟我提钱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一愣:“越是表面脸皮厚的人,心里越敏感。”

    秦禹抬起头,笑眯眯的盯着林念蕾撩道:“你喜欢小孩吗?”

    “挺喜欢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哎,那我帮你怀一个啊?!”

    “秦禹,你最近是不是飘了,怎么有事儿没事儿就占我便宜?”林念蕾急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去修水龙头。”秦禹笑着钻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晚上。

    秦禹趁着这几日不忙,正在疯狂对林念蕾进行骚扰时,赵宝和唐元依旧在像傻子一样蹲坑。

    至诚运输公司斜对面的胡同内。

    赵宝双眼通红的说道:“再这么蹲两天,我就真进太平间了。白天要上班,晚上还要跟这儿熬一宿,这什么体格才能扛得住啊?”

    “你别慌,你怎么老慌呢?”唐元吃着面包劝说道:“跟案子本来就是一个枯燥的活儿,你有点耐性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毛!你白天能像死猪似的睡一天,我能吗?”赵宝红着眼珠子回道:“必须得换个思路了,不然我可能要英年早逝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咋弄?”唐元皱眉回道:“我都告诉你一万遍了,我目前只有这一条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想个办法。”赵宝摸着脸上浓密的胡子,坐在副驾驶上想了半天后,突然一拍腿说道:“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不用在这儿蹲,可激进点,比如化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一个小伙走到车门旁,伸手敲了敲车窗:“兄弟,有火儿吗?”

    赵宝一愣,抬手降下窗户,轻声问道:“借火儿啊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话音落,车外青年抬起手臂,攥着一把漆黑锃亮的S枪顶在了赵宝的脑门上:“你俩干啥的?”

    赵宝目光惊愕,霎时间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凌晨三章更新完毕,晚上八点后五章。 周一了,求推荐票,推荐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