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傻子在蹲坑

青年闻声一怔:“老板,你要找马家的货源?”

    裴德勇缓缓抬头,双眼目露精光的看了青年半晌,顿时笑着说道:“呵呵,我就是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青年应了一声,也懂事儿的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忙吧,我先走了。”裴德勇站起身,背手就奔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个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裴德勇在南阳路某茶室内,见了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。这人叫杨楠,也算是裴德勇手下的头马,在团队内的地位仅次于牛振和徐洋。但要论个人关系,他跟老裴却要更亲近一些,因为这个人主要是负责干脏活的,平时也不参与公司管理,只听老裴的令去办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想查马家的货源啊?”杨楠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裴德勇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有点难,我可听说这个货源是秦禹搭上的。”杨楠笑着应道:“供货方好像还根本不在松江周边,而且当初连袁克和奉北的老邢都没挖出来他们的具体信息,所以我觉得咱办这事儿有点难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没理解我的意思。”裴德勇摆手应道:“我压根就没想挖供货方的信息,因为人家能操持这么大的买卖,那在本地一定是很有能量的。所以我们即使找到了他们在哪儿,那过去搞事儿,也未必能有啥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杨楠面露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也说了,”裴德勇掏出烟盒,轻声回应道:“这个供货商不在松江周边,而且好像还离这儿挺远,所以我想查的是……对面是谁在负责运输的事儿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杨楠闻声一愣:“查这个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大用。”裴德勇低头点燃香烟,深深吸了一口说道:“这样,消息我来打听,你最近别可哪儿乱走,等信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杨楠点头。

    裴德勇目光阴沉的看着室外,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论在体制内的能量,我可能不如老李和秦禹,但要论地面上这点争斗,他们也不见得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至诚运输公司的大门外,一辆皮卡车缓缓行驶进了院内,停在了主楼门口。

    车门弹开,之前在门市房内跟裴德勇聊正事儿的青年,拎着车钥匙走了下来,伸手推门进了主楼。

    “智哥!”

    “智哥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主楼一楼的业务洽谈室内,几个闲着没事儿打牌的小伙子,顿时起身跟刚回来的青年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小智低头看了一眼牌桌,眉头轻皱的说道:“都别玩了,说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纷纷放下了手里的牌。

    小智弯腰坐在沙发上,抬头看向众人交代道:“从明天开始,这里的事儿都暂时停掉。你们几个收拾收拾自己放在这儿的东西,回头直接去咱的大仓库报道,以后专心搞药线那边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哥,那这边不干了?”一个小伙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”小智点头:“暂时不干了。老板发话了,最近一段时间专心铺药线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边我们用看着吗?”

    “看着,留俩人就行。”小智轻声回道:“而且平时我也可能领个娘们啥的回来住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。”小智一拍大腿,再次出言嘱咐道:“你们几个去把每次司机来住的地方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三个单子没做完吗,现在就收拾吗?”小伙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来了。”小智摇头应道:“这次他们直接送猪崽去目的地,然后就回自己地方了,不往松江进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明白了。”小伙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在洽谈室内谈完事儿后,就各自去处理后续事情。

    这帮人贩子做事儿很细,他们把没用的单据,以及司机专用住房内的东西,还有牛振办公室里每次报销款项用的小账本,全部翻找了出来,在数个卫生间内的马桶中点燃,焚烧,最后用水冲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晃,五天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赵宝宝和唐元就跟俩傻子似的坐在面包车内,还在等着至诚大院内有所动静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赵宝宝头发散乱,脸上满是胡子,身上披了一件又馊又臭的军大衣,目光发直的看着至诚大院:“……老唐啊,我咋感觉自己让一傻子给骗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你啥意思?”唐元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俩连来三天了吧?”赵宝宝扣了扣略痒的裤裆,倍感无聊的回道:“说好的人贩子呢?说好的厢货车呢?大哥,你去看看他们的大楼,从白天到黑夜,一点动静,一点亮光都没有,你跟我说这是人贩子窝点?你确定,里面现在还有人贩子活着吗?”

    唐元也是一脸费解:“妈的,按理说不应该啊!以前这里面的人虽然挺低调,可起码一到晚上,里面楼房内有不少灯都是亮着的啊,现在怎么整的跟太平间似的?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没戏。”赵宝宝很悲观的看着一片寂静的至诚大院,语气略显犯愁的问道:“你还有其他线索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一直跟的就是这儿。”唐元摇头。

    “哎,你说现在把面包车卖了还来得及吗?能不能回点血?”赵宝回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唐元一怔:“你看你,怎么这么容易就放弃呢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楼里都没人了,咱俩天天拿个相机在这儿拍鬼啊?”赵宝拍着帆布包回道:“要我说啊,这事儿想继续干下去,那必须得换思路了。”

    唐元斟酌半晌:“我觉得可以再等等,千万别着急,也可能是人贩子内部有啥调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88号大院内。

    林念蕾声音清脆的喊道:“秦禹,帮我弄弄水龙头,又冻住了呀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嚎了,嗓门咋这么大呢?魂都被你喊出来了。”秦禹推门出屋,快步如风的横穿过大院,伸手就推开了林念蕾的房门。

    室内,林念蕾穿着瑜伽服,梳着头发说道:“我刚想洗个澡,水龙头又不好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咱俩现在关系是不是有点错位啊?!”秦禹无语的看着林念蕾问道:“我天天享受的是邻居待遇,干的却是老公该干的活儿,这是不是有点不合理啊?你是不是拿我当备胎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享受点啥待遇啊?”林念蕾插着腰问道。

    “修完水龙头,那一块洗个澡呗!我在澡堂子干过,奶推的李司都说好。”秦禹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滚尼玛哒,赶紧去修。”林念蕾被撩的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秦禹一笑,迈步就要进屋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秦禹掏出手机一看,立马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:“奉北区外的模拟号,估计是大牙的领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