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到切入点

次日晚,八点。

    南阳路至诚运输公司对面的小餐馆内,唐元无语的看着赵宝说道:“大哥,你这身打扮哪里像个要暗访的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赵宝费解的摊开手掌问道:“我这穿的有啥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你穿的太炸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炸眼啊?”赵宝无语的回道:“红色卫衣,黑色运动裤,运动鞋,你告诉我哪里炸眼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,来这儿吃饭的都是干苦力的普罗大众。就你穿的跟个唱跳RAP说唱选手似的,那别人看着不奇怪吗?而且你出来跑新闻,脖子上挂着个大金链子干啥啊?”唐元都快疯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这样很搭吗?”赵宝扯着金链子说道:“这是假的,配衣服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来选美来了?”唐元急迫的吼道:“给我拿下去!”

    “真的很炸眼吗?”赵宝在欧盟区整天不是学习,就是混各种酒会,平时哪里有机会去专门观察老百姓是咋生活啊?所以他觉得唐元有点小题大做。

    “听我的,衣服得换了,打扮的稍微成熟点,才让人看着不反常。”唐元低声说道:“而且我们出来跑新闻,不能总在饭店里盯梢,这样也容易让人怀疑,所以我们最好搞一台车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渠道能买到车吗?”赵宝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唐元低声回道:“买一台快报废的面包车就行,大概得花两三千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给你拿钱,你去买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有个事儿想问你。”唐元很好奇的问道:“你爸每月工资多少?”

    “他在网播台有广告分红,大概一个月能赚一万多吧。”赵宝仔细回忆了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在欧盟区上学,他一个月给你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“生活费八千,交际应酬另算。”赵宝淡然回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爸一个月才开一万,就给你八千?呵呵,你爸也有灰色收入吧?”唐元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赵宝一听这话,顿时无语的骂道:“你是不是傻啊,这还用问吗?我家老头子要没灰色收入,那拿什么命令我,还有我那三四个妈?!”

    唐元看着赵宝这么坦诚的承认,顿时有点无语:“啊,咱家阿姨也挺多的啊?”

    “嗯,文人骚客嘛。我爸是养了几个女的,我妈也知道。不过这事儿我不管,因为我在这方面做的也不好。”赵宝倒是很理解他父亲。

    “你家的生活令人羡慕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跑偏了,咱说正题。”赵宝懒得谈自己家里的八卦:“你到底领我来这儿干啥?”

    唐元斟酌半晌,低声解释道:“拉那八个孩子的车,我以前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?怎么见过?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不是跟你说过吗?我在里面蹲着的时候,认识了一个给人贩子开车的小伙,他跟我谈了一些这个圈子里的八卦。”唐元捡主要的叙述道:“他说,松江最大的人贩子团伙,就是旁边的这个至诚运输公司,老板叫裴德勇,下面主要经营这事儿的叫牛振。我出狱之后,手里也没案子,就想着先跟一跟这个事儿,看能不能挖出来一些能写稿子的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继续说。”赵宝点头。

    “从那开始,我每天晚上都会在至诚这边转转。”唐元仔细回忆了一下说道:“我发现每隔半个月,或二十天左右,他们就有货车到这边,但我却从来没在货场内见到堆放的货物,也没见大仓库门口有人看守。”

    “拉的不是货?”赵宝已经明白了唐元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唐元点头应道:“不过,我也从来没见到车里拉着人。哦,对了,这次拉八个孩子的那辆箱货车,我在至诚货场见过两次,而且都有拍照留底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也不对啊。按理说他们保密工作做的再好,可也架不住总有人盯着他们啊?!”赵宝有些疑惑:“这么长时间过去,你却从来没见过被绑来的孩子,这不符合常理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后来仔细想了一下,”唐元眯着眼睛应道:“有两种可能:第一,至诚运输公司的货场,并不是关押被绑来人员的地点。第二,也有可能这个公司,压根就不负责看管被绑来人员的。他们可能是先联系好了买主,然后由人贩直接送到目的地。而汽车之所以返回,是因为司机和看管人员都需要休息,并且也能顺便等等新活儿。”

    赵宝听完点头:“你分析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你过来,其实用意很简单。”唐元舔了舔嘴唇:“等他们下一辆车到,我们直接跟上,就可以摸清楚他们的运作流程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样做有点悬吧?”赵宝听到这话,心里很担忧的问道:“你想啊,上一次的事儿死了八个孩子,他们现在咋地也会变的谨慎点吧?应该不会按照以前的流程干活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唐元笑着摇头:“在你我眼里,死了八个孩子,那是大事儿,是惨案,是需要昭雪的重要事情。但在这帮人贩子眼里,这事就是公司在运作中,偶然出现的一点小问题而已。再加上案子是发生在待规划区,他们也有能力去平事儿,所以这八个孩子的死,完全影响不到他们。甚至过一段时间,他们可能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赵宝闻声愕然。

    “你要信我的,咱们就在这儿蹲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赵宝点头:“就这么办,你去弄车,我去整两套衣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阳路某门市房内。

    裴德勇坐在沙发上,正低头吸着烟。

    “老板,牛哥出事儿了,他手里的几单生意,我都处理不了。”一个青年站在旁边,轻声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裴德勇闻声抬头:“牛振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出来,他手里现在有几个活儿?”

    “三个活,一个长吉的,两个奉北的。”青年低声应答。

    裴德勇吸了口烟,斟酌半晌后吩咐道:“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三单生意做完,然后暂时不要碰抓猪崽(贩人)的活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一愣,表情疑惑的问了半句:“不碰了?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暂时全把精力放在药线的事儿上,跟马老二他们打打擂台。”裴德勇低声说道:“抓猪崽的事儿暂时就先不弄了,如果药线干的好,收入也不错,我们就借着这个机会转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青年点头后,思考一下问道:“那我就直接告诉那些送货的雷子,他们这次直接把猪崽送到目的地,然后回去就可以了,完全可以不用进松江再站一脚了?”

    “对,别让他们进来了。”裴德勇点头后,长叹一声说道:“我就纳闷了,马家的药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呢?怎么才能查查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