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雄重聚,准备搞事儿

平房内。

    唐元将照片发给赵宝后,转身问了一句:“对于这个案子,你有啥思路?是先将区外八个孩子憋死在车里的事儿曝光,还是再等等?”

    赵宝摇头:“没有指向性的新闻,是不刺激的。而且光撩拨大众舆论,我们也改变不了啥。没有元凶信息,有关部门依旧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那八个孩子死了也就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想?”唐元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暗访,深挖。”赵宝喝着白水:“把这个事儿,做成开年第一个大新闻,把社会关注点,引到这些连命都保不住的孩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唐元闻声兴奋:“这事儿有意思,可以干。”

    “干是要干,但问题是从哪儿干。”赵宝皱眉回应道:“我刚回松江,对这边的情况两眼一抹黑,咱光凭一台车,死了八个孩子,也挖不出啥有用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唐元笑着沉默。

    “哎,第一现场是联防那边去的,你说他们那边会不会有一些信息?”赵宝很敏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会有,但不会跟你说。”唐元很简短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联防那边和这些人贩子……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的。”唐元打断着应道:“联防那边是负责松江区外一定距离内的治安,虽然平时拿着工资不干事儿,但人贩子来来回回在人家地面上走动,那该安排的一定是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花钱能办吗?”赵宝财大气粗的问道:“如果你能跟联防的人接触上,有人也愿意透点信息给咱,那这钱我掏。”

    “你掏钱只能掏一回,可人贩子却月月要给他们上供。”唐元笑着反问:“那你觉得联防的人能干吗?”

    赵宝闻声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实话跟你说吧,关于这八个孩子被闷死的事儿,我撞上不是偶然。”唐元起身后,双眼兴奋的说道:“这个人贩子的案子,我跟了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赵宝听到这话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蹲监狱的时候,在里面认识了一个给人贩子开车的小伙。”唐元轻声叙述道:“他在里面闲着无聊,跟我说了很多这里面的道道。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,我才对这个行当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既然你跟了好长时间,那为啥不早点跟我说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你是真想搞,还是顺嘴说说,亦或者是找点敏感新闻,点到为止的引点流量。”唐元叹息一声回道:“我最近一段的心血都在这个事儿上,不想随便就给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放心。”赵宝立马摆手回应道:“在欧盟区我本来也可以有很好的出路,但还是选择回到了松江,你知道为啥吗?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觉得吧,松江虽然政治环境,民生环境搞的跟狗屎一样,可这里毕竟是我的家乡。”赵宝用略带装B的口吻说道:“而我们这个行业,在如今的这个时代,肩上应该扛起更重的担子,所以我回来是想搞出点动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这么说,我跟你干。”唐元面色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赵宝闻声略微矜持的伸出手掌,傲然说道:“奉北大学新闻系的双雄,再次合作,势必要掀起一股新的浪潮。”

    “用词太大了。”唐元狂汗着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引领一个时代的愿景,又怎能做最亮的那颗星星?”赵宝冲着唐元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有谁要跟唐元说这种很大很空的话,那他一定很反感。因为对一个饱经现实打磨的不如意记者来说,他更关心的是明天晚饭怎么解决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,唐元听着赵宝的话,心里莫名还被点燃了。

    这咋回事儿呢?

    或许是数年光景过去,赵宝还一如既往的像在学校那样吧,富有激情,略带一点天真的理想主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。

    赵宝和唐元一直聊到晚上吃完饭,才满心兴奋的回到了家中。

    一进门,沙发上坐着的赵部长,正低头看着平板电脑问道:“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赵宝谁都不怕,心里就怵亲爹,因为毕竟后者是他的绝对经济支柱。你不听金主爸爸的话,那粉西服怎么穿?买发蜡的钱又去哪儿拿?最重要的是,以后丽莎怎么嫖?

    “啊,我去跟以前的几个同学聚了聚。”赵宝龇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赵部长一听他是跟同学聚会去了,脸上僵硬的表情才缓和了几分:“都是搞新闻的,你见见老同学,也有助于打开圈子。但你不要轻易给别人许诺,更不要瞎炫耀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赵宝乖巧点头。

    赵部长抬头扫了一眼儿子,顿时眉头紧皱的问道:“你这个一点内涵没有的粉西服什么时候能换了?!”

    “啊,我就随便穿穿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让我跟单位里看你穿这个衣服,我就把你和它一块烧了。”赵部长放下了平板电脑。

    “哎!”赵宝无奈点头。

    赵部长起身,一边向楼上走去,一边轻声说道:“你回来要做两件事儿:首先,你要跟蕾蕾好好相处,她家里的情况我也跟你提过,你心里有数就行。其次,最近松江市要有大动作,市长亲自提议要再搞三个生活村,对待规划区发放一万五千张九区永久居留权。而这个专题报道,我准备让你去跟。”

    赵宝闻声愣住:“爸,这种新闻有啥意思?完全就是搞个人政绩的,我不想跟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都能跟着市长屁股后做专题的吗?”赵部转身后,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活儿没激情!”赵宝忍不住顶了一句:“而且我最近手里是有事情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让你去跟市长睡觉,你谈什么激情?”

    “爸,我在工作上是有计划的,您能不能别老……?”

    “不想让我管?那明天我把你卡停了,你看怎么样?”赵部打断着问道。

    赵宝咬了咬牙,攥了攥拳后吼道:“爸,你……那我要是采访市长的话,确实得……换套西服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来我办公室。”赵部长淡淡的扔下一句,迈步就上了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袁克心情很好的拿着电话,冲奉北龙兴药物的高管说道:“这月给我提高百分之三十的货量,南阳那边我谈下来了。对,就是之前跟你提过的裴德勇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因为明天周一,所以我决定要再冲击一下榜单,今晚八点单更。但今夜凌晨发三章,明晚八点爆发五章。

    总计更八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