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秘密

旅所内。

    付小豪开了两枪后,那两个流里流气的男子,还没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,就被屋外一拥而上的众人,摁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“低头,不要直视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一阵呼喊后,秦禹急迫的冲付小豪问道:“没击伤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冲墙打的枪。”付小豪摇头。

    “哪儿的啊?什么事儿啊,我怎么了?”床上被摁住的男子,杀猪一般的喊着。

    秦禹走过去,一巴掌呼在对方脑袋上:“喊个屁,我们是警司的,你低头,老实点。”

    两个男子闻声后,也不再吵闹。

    “珍珍,你带人搜一下屋内,把他俩的东西都拿上。”秦禹话语简练的吩咐道:“伟哥,给他俩套上头套,带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丁国珍应了一声,立马指挥着门外的人喊道:“兄弟,你去叫老板进来辨认物品。”

    大约也就不到三分钟的功夫,两名被抓的男子,就被朱伟等人套上黑色头套,拷上铐子,带出了客房。

    走廊内,不少房间里的住客听到声响后,都纷纷趴着门缝观望。

    “都回去,都回去。”付小豪摆手喊道:“警司抓人,都别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低头。”秦禹伸手拍着两名男子的脑袋,皱眉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步伐急促,目的性明确,没用两分钟就走出了旅所,将两名嫌犯塞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路边,秦禹拿着手机,拨通了董司的号码:“喂,领导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抓了两个区外的嫌犯,要申请一下隔离羁押。”秦禹话语简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区外的嫌犯,什么案子?”董司问。

    秦禹迈步走到一旁,捂着电话听筒,跟董司交代了一些情况。

    董司沉默了数秒后,轻声说道:“行,准许你隔离羁押,期限七天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秦禹点头:“我先带人回司里,办一下手续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二人聊了几句,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秦禹拽开车门,弯腰坐上车喊道:“收尾的留下,其他人跟我回司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男子被带回警司后,就让朱伟扔进了一大队专属的临时羁押室,并且特意嘱咐负责看管的丁国珍,除了自己和秦禹外,任何人不得私自接触这俩嫌犯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秦禹坐在椅子上,吃着夜宵冲付小豪说道:“今晚你和珍珍轮岗,负责看管那俩嫌犯,等明天一早,我就把这俩人挪走。”

    “押进监内吗?”付小豪问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秦禹喝了口水:“监狱那边更是啥秘密都没有,人进去了,消息就漏了。我跟董司申请了隔离羁押,时间是一周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放在哪儿啊?”付小豪问。

    秦禹思考一下说道:“在土渣街那边找个房子,要独门独院的,费用我来出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付小豪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你也先别忙活了,去食堂赶紧吃口饭。”秦禹笑着说道:“我让李师傅,提前给咱们队开了点小灶。”

    付小豪一愣:“呵呵,哥,你心真细。”

    “收买人心呗。”秦禹很洒脱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秦禹,朱伟,以及一大队所有参案人员,谁都没有提审那两个嫌犯,只把他们晾在了羁押室。

    第二日,早上七点钟左右,董司提前来到了单位,批了秦禹递上来的隔离拘押书面报告。

    手续下来后,秦禹大步流星的走到一队办公区,语气急促的冲朱伟说道:“把那俩提出来,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急啊?”朱伟诧异。

    “对,我想过了,抢在上班之前把人就弄走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?”朱伟眼神费解,张嘴就要问话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心里有数。”秦禹笑着打断,拍着朱伟肩膀:“先弄走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朱伟点头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两名嫌犯被朱伟等人,从警司大楼带到后院,随即上了车,就迅速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八点,是警司正式上班时间,大批警员开始打卡,吃早餐,然后赶到工作岗位。

    文永刚虽然有点爱装,但每天上班却很少迟到。除了请假外,他八点钟左右,基本就在办公室内了。

    今天也和往常一样,文永刚按时进了办公室,习惯性的烧了壶热水,就准备喝点早茶,吃点点心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!”文永刚抬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门开,六队副队长从外面走进来,笑着说道:“司长早。”

    “早。”文永刚点了点头:“我这刚到你就过来,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有点小八卦。”副队长一笑,迈步走到了办公桌旁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文永刚招呼了一声问道:“啥八卦?”

    “昨晚,秦禹突然带队去执行任务,抓了两个人,”副队长压低声音说道:“而且还开枪了。”

    文永刚一愣:“抓啥人?”

    “我要知道他抓的啥人,我就不和你说了。”副队长眯着眼睛回道:“人被带回来之后,就被朱伟捂在了一队的羁押室,没审也没问话。而且今天早上还没等单位上班,这俩人就又被秦禹弄走了。”

    文永刚眨巴眨巴眼睛:“藏的这么严实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副队长点头:“秦禹申请了隔离羁押,是老董亲自批的。我问了一下,这俩人也没被送到三监,估计是找地儿,偷着审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防谁呢?!”文永刚目露疑惑的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普通嫌犯,用得着捂的这么死吗?”副队长皱眉分析道:“我估计啊,这个秦禹背地里没研究啥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文永刚喝了口茶水,轻声回道:“行,我知道了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副队长起身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。

    文永刚迈步走到办公室窗口,用随身携带的私人手机,拨通了袁克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文司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说个事儿。”文永刚低着头,轻声提醒道:“你最近防着点秦禹,他可能会有动作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南阳路某公寓楼内,裴德勇坐在餐桌上,也接起了电话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裴哥,秦禹昨天晚上抓了两个人…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