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常突然的抓捕

当晚,八点多钟。

    秦禹今天破天荒的进行了加班,留在办公室内没走,看着一队近期的案件报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出关卡内。

    两个打扮流里流气,穿着邋遢的男子,正站在关卡内等待检查。

    排了一小会队后,关卡内值勤士兵,才冲着二人喊道:“你俩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闻声上前。

    “有联防开的身份证明吗?”士兵问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临时进区干什么?”士兵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在城外开食宿店的,进城谈一些食材进货的事儿。”左侧的男子,吸了吸鼻子回道。

    “把联防开的证明拿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男子从兜里掏出了两个紫红色皮的证件。

    士兵看完之后,皱眉说道:“你这证明过期了啊,得去外面的联防站补办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们都来了,再折腾回去太费劲了,你帮帮忙。”男子一笑,低头从兜里掏出了两张百元大钞,伸手就塞了过去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两名流里流气的男子,迈步走出关卡值勤楼,大步流星的奔着松江市区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两个打扮跟盲流一样的男子,在街边吃了一些小吃后,才乘坐拉脚的电动车,去了南阳路方向,在至诚运输公司旁边,找了一家落脚的旅所住下。

    二人都是懒汉,进了房间后,也没洗漱,只简单聊了两句,就用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电话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们到了,在旅所呢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一会就过去。”电话内的人,话语简洁的回应一句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司,一队大队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秦禹弯腰刚倒了杯水,手机就在办公桌上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秦禹快步走过去,伸手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人到了,怎么办?”马老二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秦禹沉吟两秒后问道:“消息没漏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马老二摇头。

    “事儿都铺好了?”

    “铺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,你别动了,剩下的我来办。”秦禹端起水杯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好,我把地址给你。”马老二点头后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,放下杯子,大步流星的走出办公室喊道:“朱伟,朱伟在吗?”

    办公区内,正在跟丁国珍看片的朱伟,闻声后走过来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集合一下值班的,去枪库批装备,有任务。”秦禹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啥任务?”朱伟一愣。

    “路上说,你先去拢人吧,最晚二十分钟后出发。”秦禹话语急迫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朱伟应了一声后,就转身拍手喊道:“来,所有在岗值勤的,在门口集合,快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朱伟集合了一队二三组,凑齐了二十人左右,一同赶到了警司后院。

    没过多一会,秦禹领着丁国珍,付小豪赶到汽车旁边,话语简洁的冲着众人交代道:“嫌犯是两个人,手里可能会有枪,大家注意安全,要一切听从指挥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听着秦禹的话,纷纷出声回应。

    秦禹拽开车门,伸手指着朱伟说道:“来,你上我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朱伟点头。

    “司机都跟上我的车,别丢了。”秦禹嘱咐了一句后,弯腰就上了汽车的副驾驶,并且点名让丁国珍亲自驾驶。

    五台车顺着警司后院离去,并且没拉警笛。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朱伟目光疑惑的冲着秦禹问道:“到底啥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……。”秦禹趴在朱伟耳边,轻声说了一遍事情经过后,才面色严肃的嘱咐道:“别人我信不着,一会就你,付小豪,我,丁国珍咱们这几个人先冲上进去……。”

    朱伟越听越心惊,目光诧异的看着秦禹,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土渣街,马家仓库的地下室内,一名浑身都是馊味的青年,正在大口吃着马老二给他的面条子。

    “香吗?”马老二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香!”青年乖巧点头。

    马老二伸手在青年旁边放了根烟后,才翘着二郎腿吩咐道:“你这样,一会你再给公司那边的朋友打个电话,就说你妈的丧事儿刚办完,家里还没有安排好,得等一段时间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青年眨巴眨巴眼睛:“哥啊,我该跟你说的都说了,该配合的配合了,你到底啥时候放我走啊?”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马老二吸着烟:“你按我说的办,年前肯定能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别跟我闹行吗?!这特么才刚过完年啊……!”青年快哭了。

    马老二一笑:“好好待着,好好配合,就没人愿意整你。再等一段吧,我送你出松江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心里真没底。”青年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我这儿,比在哪儿都安全。”马老二轻声安慰道:“听话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至诚运输公司旁边的旅所内。

    两个模样邋遢的青年,此刻躺在床上,看着网播台节目,正轻声闲聊着。

    室外。

    五台车缓缓停靠在了路边,秦禹在车上穿上了防弹衣后,伸手就推开了车门喊道:“都下车。”

    二十多人,迅速从车内冲了出来,聚拢在了一堆。

    “三组围着抓捕地点外围设伏,朱伟,丁国珍,付小豪各带一个人,跟我往里冲,其他人在旅所大厅控制现场。”秦禹做出了简单的部署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三组的人,跟我走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收到指令后,就纷纷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约两分钟之后,秦禹伸手推开旅所的门,低头撸动了一下枪栓,步伐极快的就冲向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谁啊?”旅所老板目光惊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蹲下,别动,黑街警司的。”朱伟身后的兄弟,持枪冲着老板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老板一看这个架势,立马抱头就蹲在了吧台内。

    “快!”

    秦禹跑在走廊内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在后面,纷纷半举起枪,迈着大步来到了一间包房门前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秦禹抬起腿,一脚就踹在了房间门上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门开,付小豪持枪进屋吼道:“警司的,抱头待在原地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我让你别动!”

    “跟他们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一阵吵闹的喊声响起后,室内突然暴起亢亢两声枪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