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觉

徐洋看着咄咄逼人的秦禹,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的问道:“你知道,我要带人来你们这边,你会在南阳少费多少力气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知道,你能主动找我谈,那就说明,我对你也有用。”秦禹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洋皱了皱眉,低头端起了茶杯。

    “明说了吧,能配合,就能谈;配合不了,我也不敢用你。”秦禹低头剥着盘子内的干果:“话再说白点,你和裴德勇如果不走到,彻底的对立面上,那你来我这儿也没啥意思。因为我对你没有足够的信任,就不会将重要的事儿,重要的资源,以及核心红利都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魏智刚才听到秦禹的话,原本还想怼他两句,可细品品人家的话,这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双方原本是两个阵线,而且还有着巨额的利益冲突,以及较为深厚的仇恨,那你说你自己反水了,人家就能彻底信了吗?

    这不现实。

    徐洋喝了口茶,抬头看着秦禹:“我要怎么捅裴德勇一刀,你心里才能有底?”

    “裴德勇必须没。”秦禹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他家里人,他马仔,我都可以不动。”秦禹吃着干果,低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徐洋思考良久:“我可以帮你办。”

    秦禹略微一怔后,笑着应道:“你挺痛快啊。”

    “想选择,就要有取舍。”徐洋虽然表面上看着很内向,但却做事儿很果决:“跟你们打擂台,刀是不会砍到裴德勇身上的,所以他卖给袁克的枪,其实是我们。人情这东西,在利益互不侵犯的时候,你想摆多高都行。可大难临头了,它就一分钱不值了。”

    魏智听着徐洋的话,眼神略显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,我会告诉你的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的条件呢?”徐洋反问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抬头回道:“你要捅了裴德勇这一刀,那等南阳的盘子拿过来,就交给你负责。药品的价格,我给老二多少,就给你多少。在生意上,我会一碗水端平的。”

    徐洋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了,那就这么定了,你等我消息吧。”秦禹身材高大,整个人窝在日式地板上坐了一会后,就感觉双腿酸痛,随即动作缓慢的站起身说道:“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洋点头。

    “回见。”

    老猫潇洒的跟徐洋打了个招呼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把裹着毛巾的S枪,顺着老猫右腿的裤子内就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,徐洋和魏智目光惊愕的看了过去,表情略显茫然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呃……!”老猫饶是脸皮较厚,但此刻也非常尴尬,低头看了看枪,立马弯腰捡起:“这裤子太松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徐洋笑了。

    秦禹感觉有点丢人,推门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回见。”老猫用毛巾包好S枪,也快步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魏智咧嘴一笑,轻声冲着徐洋说道:“秦禹表面上那么稳,但见咱们,心里也不托底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“你咋没挂住呢?”马老二斜眼问道:“小禹好不容易把气提上来了,你这一顺着裤子掉枪,整的气氛全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忘了,它还在裤裆里。”老猫略显尴尬:“二哥溜号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吧你,真能扯淡。”马老二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秦禹回头看向二人后,伸手搂住老猫的脖子,像是开玩笑的说道:“再给咱几年时间,老子跟你保证,以后我们三个在松江,不管去哪儿,都他妈不用再带着枪。”

    “看见没,”老猫怼了马老二一下:“为啥人家是领导?你看看人家说的话,咱听着就提气。”

    “滚吧你,说了让你别带,你非带,多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丢鸡毛人啊,老子就是这样,惜命,防小人不防君子。”老猫倒是看的很开。

    马老二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扭头看向秦禹问道:“你觉得徐洋说的话,能信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室内。

    魏智喝着茶水,扭头看着徐洋问道:“你说,对方能信咱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信啊。秦禹不说了嘛,我们得捅老裴一刀,他才能接纳咱们。”徐洋抱着肩膀回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觉得这倒没啥。”魏智斟酌半晌,话语低沉的回道:“说白了,老裴做事儿如果地道,那咱压根就不会走。可既然选择要走了,那就得搞个好去处。秦禹这边不光官方关系硬,而且货源也稳定。咱们要是带着南阳的盘子来,前景会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没考虑过老裴那边?”徐洋突然问了一句:“咱要反水,老裴一定会没命。”

    魏智低着头,伸手摆弄着茶杯:“老裴也许会在乎过你,可他在乎过我们吗?在他眼里,我也不就是个给他卖命的马仔吗?他给钱了,我也给他做事儿了,论人情,我不欠他啥。”

    徐洋沉默。

    “大洋,人一辈子的选择不多。”魏智扭过头:“老裴买了那么多套房子,哪一套又是给你住的呢?兄弟们,不是不讲道义,只是分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徐洋叹息一声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马老二扭头冲着秦禹问道:“你说啊,你感觉徐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年头,不管是咱们,还是吴文胜,老李那个级别,其实都是在拿着脑袋拼前程。”秦禹低声回应道:“裴德勇非要跟袁克合作,徐洋不同意,所以要反水,这其实挺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也是。”马老二点头:“毕竟杨楠的下场还历历在目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总觉得徐洋差点意思。”秦禹皱着眉头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差啥意思?”老猫追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说不上来,”秦禹回忆了好一会,才抬头说道:“可能就是一种直觉吧。徐洋给我的感觉,不像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二五仔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我不太信徐洋。”秦禹如实应道:“刚才我说要让他捅裴德勇一刀的时候,他的状态有些别扭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三人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境内。

    枭哥站在一辆越野车旁边,低头打开平板电脑说道:“秦禹给的信息是,还会有人贩子往这边送货。我的思路是,拦车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动啊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枭哥果断点头:“在别的地面上,我心里不是很托底。要快干,争取拦完车,几小时内就完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