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是渣男

餐馆内。

    徐洋扭头看向魏智,沉吟半晌后说道:“我虽然不赞同老裴做的一些事儿,可大家现在毕竟在一口锅里吃饭。你不让下面的人帮他散货,那就不是意见上有分歧了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啥不明白的?”魏智低声回应道:“大不了散伙呗。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:“现在别说这些话,来,喝酒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徐洋这么说,也就都没再多嘴,只举杯继续喝着。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,饭吃得差不多了,众人也就准备散了。

    徐洋站在餐馆门口,看着魏智的背影,摇头自语了一句:“唉,难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网播台附近的小商业街上,秦禹停了车后,推门就奔着道路斜对面的小酒吧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秦禹还没等推门进去,就见到一个极为猥琐的身影,扶着一个漂亮的小姐姐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米啊,喝多了心脏难不难受啊?”猥琐男子急不可耐的将手放在小姐姐胸上:“哎呦,这也跳的太快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禹看了一眼猥琐男子,伸手一拳就怼在了他的肩膀上:“你干啥呢?”

    对方一抬头露出面容,他不是别人,正是松江最骚的猫。

    “卧槽!你来了啊?吓我一跳。”老猫扶着蕾蕾的闺蜜小米,语气急促的说道:“快去吧,她在里面包房呢,209。”

    秦禹略显无语:“你咋也来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小米喝多了,我能不来吗?”老猫扶着已经看似不省人事的小米,冲着秦禹飞了个眼:“是我让蕾蕾给你打的电话,懂了吧?!”

    “你悠着点昂,犯罪我可抓你。”秦禹斜眼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,我认蹲了。”老猫咧嘴一笑:“行了,我俩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搞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老子虽然色,但不下贱。”老猫冲着秦禹眨了眨眼,伸手就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枚TT递过去:“超薄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这玩应。”秦禹假惺惺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,谁特么不了解谁啊。”老猫伸手硬塞给秦禹后,扶着小米就快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看了看套,咧嘴笑着:“小东西包装还挺精致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推门走进小酒吧,快步去了209包房。

    一进屋,秦禹就看见林念蕾毫无形象的趴在沙发上,拿着麦克风猛嚎:“我要像风一样自由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禹走过去,一把抢下麦克风:“自由个毛啊!别唱了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俏脸通红的抬起头,双眼打量着秦禹一笑:“来啦,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跟谁喝的啊?”秦禹略有些诧异:“我记着你也不是这个性格啊?”

    “想喝就喝呗。”林念蕾甩着头发,打了个酒嗝。

    秦禹扫了一眼屋内的环境,脑袋也不知道咋想的问了一句:“呦,这么大的包房,人来的不少呗?”

    “那必须滴啊,来了七八个男的呢。”林念蕾目光狡黠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秦禹顿时黑脸:“那你咋不让他们送你呢,叫我干个屁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林念蕾一笑:“兄弟,你吃醋啦?”

    “赶紧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逗你玩呢,就我和小米一起喝的酒,没包房了,就开个大的。”林念蕾拽着秦禹的胳膊:“来,你再跟我喝点呗……!”

    “喝个屁,我明天早上还上班呢。”秦禹伸手扶起林念蕾,不由分说的拽着她:“走了,走了,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林念蕾喝的迷迷糊糊,脚上靴子一滑,仰面就跌倒在了地上,头撞在沙发上吼道:“你推我干嘛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真服你了。”秦禹无奈低头喝问道:“你买单没啊?”

    “你四不四傻,这是酒吧,点完东西就买单的。”林念蕾不停的打着酒嗝。

    秦禹也懒得和她磨叽,猛然弯下腰,双手抱起她纤瘦的身体,迈步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喂,你别占我便宜昂,我可没喝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话,你快熏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呕!”林念蕾在秦禹怀里一阵干呕。

    “卧槽!你忍着点,去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好意思……呕……呕……。”林念蕾捂着小嘴,一阵狂呕:“……我……我忍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自己湿哒哒的前胸,无语呆愣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好意思,嗝~”林念蕾呆呼呼的擦了擦小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某酒店内。

    小米倒在床上,撅着屁股正在酣睡。

    老猫在卫生间洗了洗手后,就急不可耐的冲到了卧室,一边解着衣服扣子,一边喊道:“小米啊,这么晚了,你不回家行吗?”

    小米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是回不去了,这个点寝室的人都睡了。”老猫脱掉臭袜子问道:“不行,咱俩在这儿对付一宿得了。”

    小米翻了个身,依旧没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话啊?你说话啊?那你不说话,我就当你同意了昂!”老猫急的满头是汗,双手脱掉毛衫,迈着大步,就向床上冲去。

    小米突然睁开眼睛,淡淡的说道:“我大Y妈来了。”

    已经冲到床上的老猫,顿时怔在原地,一腔热血瞬间凉了:“……不是……你是说梦话呢,还是逗我玩呢?”

    小米缓缓扭过头:“你穿的跟个搓澡师傅似的,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都整成这个场面了,你说我想干什么?”老猫眼珠子都红了:“你别这样搞行吗?会死人的,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呦,你来接我就是想睡觉啊?”小米扑棱一下坐起,瞪着大眼睛说道:“本来我想考验考验你到底靠不靠谱,现在一看,你也经不起考验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就这种环境下,除了太监外,哪个男的能经得起考验?”

    “滚,渣男。”小米迷迷糊糊的下了床:“我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敢回家,我TM就报案了。”老猫急不可耐的吼道:“不带这么玩人的。”

    小米沉默数秒,突然转身说道:“我饿了,胃里不舒服,想吃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吃完饭,大Y妈能不能回家去?”老猫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你是真的渣。”小米说完真的拿起包就要走。

    老猫攥了攥拳头,猛然起身冲向椅子旁,伸手就捡起了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特么给你买饭去!”老猫咬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米看着老猫,目光机智的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88号院内,蕾蕾家里。

    秦禹在室内卫生间简单冲洗了一下后,就拿着毛巾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昏暗的灯光下,林念蕾俏脸通红的躺在自己的粉床上,纤细的身体略微卷缩着,模样娇憨的宛若一个宝宝。

    秦禹咽了口唾沫,鬼使神差的走过去,轻轻问道:“蕾蕾呀,喝多了心脏难不难受啊?不要趴着睡……会压到胸口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就伸出了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