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益受挫,诸事不顺

公司内,徐洋和魏智等了大概能有十几分钟后,裴德勇才满面通红的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,在楼上招待了几个军方朋友,想着能缓和一下和联防那边的关系。”裴德勇迈步走到沙发旁坐下:“这喝的我脑袋嗡嗡疼。”

    “哥,”徐洋扭头看向裴德勇:“王宏给你打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裴德勇闻声皱起眉头,满脸烦躁的骂道:“打了。唉,这个王宏是真的一点事儿都看不明白。我让他帮着盯一盯销售的事儿,谁知道他能去你们那儿瞎哔哔啊,还动手打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看这事儿咋弄?”徐洋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裴德勇沉吟半晌,转身看向魏智说道:“兄弟啊,王宏跟我私交还行,他虽然平时爱装一点,但人不是坏人。今天他这事儿干的确实有点没谱,但你看在我的面子上,就别跟他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魏智低着头,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打了,就白打了?”徐洋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会,我上楼一趟。”裴德勇闻声站起,快步冲着楼梯走去。

    大概十几分钟,裴德勇手里掐着五千现金下来,伸手交给魏智:“兄弟,这钱你拿着,就当我替王宏给你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钱。”魏智低着头应道:“你让他过来,我砸他一酒瓶子,这事儿就拉倒了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一愣:“你说这不就是气话吗?都是自己兄弟,吵吵闹闹的还能下死手吗?”

    徐洋沉默半晌回道:“哥,这就不是钱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是啥事儿?”裴德勇皱眉看向徐洋:“你说,咱现在整的情况也不好,我这成天一大堆事儿等着处理。你们兄弟之间发生点矛盾,那说开了就拉倒了呗?要不这样,回头我罚王宏俩月工资,让他再给魏智道个歉,行不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让他过来,行不?”

    “你让他过来干啥啊?”裴德勇摊手拒绝道:“这都在气头上,一会万一再打起来多丢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打完人了,连个面都不露吗?”徐洋出言质问。

    裴德勇盯着徐洋看了数秒:“兄弟,我在这个位置也挺为难的,你能不能给我省点心?”

    “不省心的是王宏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叫他来能咋地,拿刀给他捅死啊?”裴德勇有点急了。

    徐洋看着对方的表情,沉默数秒后说道:“行,你喝酒吧,我俩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啥意思啊?”裴德勇站起身吼道。

    徐洋头都没回,领着魏智大步流星的就走出了大厅。

    裴德勇看着徐洋的背影,沉默许久后,咧嘴一笑自语道:“你说这事儿出的巧不巧?”

    “咋了,你俩怎么又吵吵起来了?”

    楼上,一个中年走下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”裴德勇脸上笑意全无的说道:“能吵啥?公司遇到困难了,内部就不顺了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场小风波,就这样看似短暂的结束了。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裴德勇接了袁克那边新到的货,刚准备让王宏带人往下发一发,就听说徐洋生病了,在家待着,谁打电话也不接。

    大仓库内。

    裴德勇坐在椅子上,连续给徐洋发了三条简讯,对方才回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”裴德勇问。

    “我在家啊。”徐洋声音低沉地回道:“我身体不舒服,这两天都没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不出来倒行,可你下面的人咋不来仓库接货呢?这车都到了啊,货得往下发了啊!”裴德勇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你等会,我给魏智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点吧。”裴德勇催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先这样。”徐洋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电话打完,仓库里的人继续往外搬货,不少地面上的兄弟,也开始排队领取。

    裴德勇等了足足两个多小时后,也没见徐洋的人过来取货,更没有接到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王宏背手在门口走了一圈,脸色很难看的回到裴德勇身边说道:“他这是跟你示威呢,玩路子呢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沉默。

    “这TM的闹点矛盾,就搞这种事儿,以后还咋管理啊?”王宏开始煽风点火。

    裴德勇抬头看了对方一眼,突然话语阴沉的说道:“你干好自己的活儿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王宏一愣,顿时有点尴尬:“我就是说说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沉吟半晌,低头再次拨通了徐洋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人咋还没来呢?”裴德勇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通知他们了啊,还没去吗?”

    “哪有人啊,你那边的一个都没到,这到底是玩啥呢?”

    “裴哥,你别跟我喊。”徐洋话语低沉的回应道:“我让他们去了,可魏智不动,我也没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管理的啊?”裴德勇在数十人的仓库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他现在是不听你的了,还是我的话已经不好使了?”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喊!”

    “徐洋,你是不是有点心里没数了?饭碗端久了,你忘了是谁给你的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喊吧,看能不能把人喊过去。”徐洋皱眉挂断,直接摁了关机键。

    裴德勇低头看着屏幕,愣了半天后,突然在屋内吼了一嗓子:“徐洋那边的货不发了,给其他人均摊了。通知财务,让徐洋明天过来结账。他妈的,现在都有脾气了是吗?!王宏,你明天去赌档一趟,告诉他们,能干就干,不能干就给我滚蛋。”

    说完,裴德勇脸色阴沉的就离开了仓库,而货堆旁边的一个青年,看着他的背影,则是目光有些疑惑的冲王宏问道:“大哥,咱老板这是不准备带徐洋玩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。”王宏撇嘴说道:“你咋就没想到,有可能是徐洋故意找这个茬,想从公司退出去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正给枭哥发简讯的时候,付小豪突然走了过来:“哥,你听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什么?”秦禹抬头。

    “裴德勇那边好像是内讧了。”付小豪坐在旁边,低声叙述道:“他们的联防关系崩了之后,很多人就对裴德勇的决策不满,现在这事儿闹大了,领头的徐洋他们,已经不卖新货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秦禹一愣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付小豪点头应道:“这消息是二哥的眼线传回来的,因为今天裴德勇在电话里都跟徐洋骂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哥,徐洋要是和裴德勇闹掰了,这就是咱吃下南阳的绝好机会。”付小豪眼神兴奋的看着秦禹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