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八九 剧烈争吵

南阳大仓库二楼内。

    徐洋看着裴德勇,话语简短的回应道:“谈谈未来该怎么整?”

    “啥未来怎么整?”裴德勇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和袁克搞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,你什么意思啊?”裴德勇非常诧异的看着徐洋问道。

    在裴德勇的团队中,杨楠是个职业杀,平时基本不管事儿,而牛振则是个牲口,公司内啥恶心事儿,都是他亲手在弄,什么收账,倒腾人口,绑架,只要是来钱的路子,他才不管什么人伦道德,职业底线呢,所以他名声虽然不好,可下面的人却很愿意跟他亲近,因为毕竟能赚到钱。

    除了这俩人外,剩下的带队大哥,就是徐洋,但此人性格沉闷,平时话也不多,只经营着路面上的几家赌档。如果单论个人能力,他似乎跟杨楠和牛振比并不出彩,不过他也有自己的小圈子,下面养了不少小兄弟,所以裴德勇对他也还可以。

    今天徐洋的态度有些反常,裴德勇一时间有些适应不了:“小洋,我跟袁克合作,是为了让大家都赚到钱,你也知道……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从最一开始就说过,袁克这个人不值得深交。”徐洋直接打断着回应道:“袁家卖过永东,袁克卖过吴文胜……但凡跟他们合作的人,最后都没有啥好下场,所以,我就不明白,咱为什么非得跟他穿一条裤子!”

    “是我想跟他穿一条裤子吗?”裴德勇内心有些反感的看着徐洋:“是现在的情况,逼的我们必须和他合作!?”

    “可这种情况是怎么造成的呢?”徐洋摊手反问道:“如果当初咱不跟秦禹他们闹翻,我们何至于非得选择跟袁克绑在一块呢?”

    裴德勇愣了半天:“你是在埋怨我吗?我特么的跟马老二闹翻,是因为啥啊?是因为他们给的价格不合理,咱兄弟挣不着钱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徐洋打量着裴德勇,摇头回应道:“大哥,我说这些话,不是埋怨!就是觉得我们现在继续跟袁克绑下去,结果不会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绑着怎么办?”坐在沙发上的中年,插手回了一句:“这次劫货,虽然让对面损失了一笔大钱,可咱把联防的关系也得罪了啊!那你不跟袁克继续捆绑,咱们药品的货源断了,以后还怎么跟秦禹打擂台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为什么非要跟秦禹打擂台呢?”徐洋瞪着眼珠子问道:“我们之前在南阳路不是呆的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继续弄至诚运输的买卖?”中年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从来就没同意过去弄贩人的事儿。”徐洋摇头:“因为这种买卖永远上不了台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啥意思呢?我们这么多人,以后啥都别干呗,就喝西北风?!”裴德勇冷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徐洋抬头看向裴德勇:“你一天不和袁克捆绑,我们就有主动权,去选择跟谁合作!可你跟袁克帮在一块了,那在秦禹眼里,我们就是必须要弄没的对伙!而袁克呢?他真的会拿我们当自己人吗?我告诉你,这根本不可能,我们在他眼里就是枪,就是能暂时拖住秦禹的棋子,假设有一天,马老二和秦禹他们在黑街不行了,那袁克掉过头来,就得吃我们的盘子!”

    裴德勇眯眼看着徐洋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的建议是,主动去跟秦禹缓和关系。”徐洋低声回道:“暂时退出药线这一行,让他们俩家去玩,我们不当出头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在说啥吗?”中年站起身喝问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个屁!”中年瞪着眼珠子喝骂道:“没了药线,联防那边也得罪了!我们现在不干了,那连人口生意都恢复不了,光靠你手里的那几个赌档,我们拿什么养这么多兄弟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退出了,局势就变成了袁克要跟秦禹再次碰上,等他们两家整起来,我们的态度就又变得关键了,知道吗?”徐洋攥着拳头吼道:“你现在掺和进来,只是能见到一些小利而已,给别人当枪赚的辛苦费,懂不懂?不然你以为袁克是傻子?会让出这么多红利,白给你拿吗?”

    “你在骂我?”裴德勇脸色阴沉到了极致的问道:“你是冲我说的?是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,跟袁克合作,或许短时间内你能赚到一点钱,可我们的损失也不小啊!牛振进去了,杨楠命都混没了……你看不见吗?”

    “你跟秦禹事先通气了?”中年冷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NM的!我通你妈了?”徐洋楞了一下后,暴跳如雷的骂道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这轮得到你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你骂谁?!”中年迈步上前,伸手就要抓徐洋的脖领子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!”徐洋愣着眼珠子,抬腿就要踹对方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裴德勇出手,一拳怼在徐洋肩膀上:“我还没死呢!”

    徐洋看着裴德勇,攥了攥拳头说道:“大哥,你钱赚的差不多了,也替下面考虑考虑把!”

    说完,徐洋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裴德勇站在原地,看着徐洋的背影,冷笑着说道:“顺风的时候,全是亲兄弟,逆风的时候,三句话不离一句艹尼玛,真实啊,呵呵!”

    “大哥,这个徐洋绝对没安好心!他就是看局势不对了,想要撤了!找借口跟你吵吵呢。”中年插着腰骂道:“他就是个二五仔,我早都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抱着肩膀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88号大院内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后,拨通了李司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叔,我手上有点事儿,需要借你几个人用用!”秦禹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借谁啊?”李司楞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借那个小辫的队伍。”秦禹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现在也找不到他们。”李司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别扯。”秦禹坚持着说道;“这几个人要能给我用,我有一半把握,能跟老裴整出来结局。”

    李司斟酌半晌:“好吧,我帮你联系联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