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是动了

两天后,八点多钟。

    富安路尽头的大院内,丁国珍弯下腰,伸手在客厅内的纸壳箱子里翻找了一遍后骂道:“靠,这伟哥干鸡毛去了,咋还不来啊?我都要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吃一顿能死不?”付小豪在桌上跟同事打着扑克,略显无语的回道:“他不来,肯定是有事儿啊,你老催个毛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饿啊!”

    “一天吃五顿饭还饿?”付小豪扭头骂道:“照你这个吃法,你以后X生活都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哔哔!”丁国珍低头看了一眼手表:“伟哥要再不来,我就自己上街上买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作死昂。”付小豪义正言辞的骂道:“禹哥特意交代过,没有他电话,咱们谁都不能单独往外走。”

    “舔狗,你就说你舔狗不?”丁国珍指着付小豪,表情极为鄙夷的怼道:“老子就那么一说,你还当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,我这不是舔,是会来事儿,明白吗?”付小豪从不去与人争辩这种事儿,不管是朋友平时拿这个词汇开玩笑,还是私下里有人真这么评价他,他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明白。”丁国珍背手应道:“但我就知道,像你这种深喉式的舔法,一般人真是学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你不舔,你可有底线了。”付小豪看着扑克:“对三。”

    二人正在斗嘴之时,朱伟拎着一大堆吃的走了进来:“你们吵吵啥呢?在门外我就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付小豪一笑:“丁国珍正骂你呢,说你干鸡毛这么晚了还不送饭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我啥时候骂过咱伟哥了?”丁国珍伸手拽起一把凳子,屁颠屁颠的跑过去说道:“伟哥,外面冷吗?来坐下烤会炉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舌头,比我会舔呐!”付小豪略显无语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扯淡了。”朱伟放下装着食物的袋子,轻声招呼道:“你们吃饭,我去看看嫌犯。”

    “伟哥,你吃没啊?”丁国珍龇牙喊道:“没吃,我给你倒点酒啊?”

    “你帮伟哥把屎也拉了呗?”付小豪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一笑后,就开始围着桌子吃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院的街道上,一个壮汉伸手打开垃圾箱子,低头往里扫了几眼后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壮汉回到车上,摘下绒线帽子:“基本上可以确定,人就在那个院里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可能是伪装的?”副驾驶的人,回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壮汉思考数秒后摇头:“应该不会,那个天天来送饭的警察,每次都很小心。他从警司出来,到饭店,再到这儿,都是绕了很久的路。而且大院门口的垃圾箱内,有很多用过的泡面盒子,塑封咸菜袋什么的……从数量上看,这个院内人数也不多,最多也就六七个。如果是伪装的,那应该不会只放这么少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副驾驶的人沉默。

    “现在办吗?”壮汉问。

    “等一会,我下去打个电话。”副驾驶上的人思考一下后,推门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个多小时后。

    奉北市区的某个酒店内,徐洋冲完澡擦着头发,就给家里媳妇拨了电话,但打了三遍,对方都没有接。

    徐洋皱眉放下手机,盘腿坐在床上,表情略显凝重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徐洋再次伸手接起。

    “大洋,你在奉北那边进展咋样?”魏智在电话内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正式谈呢。”

    “两天了,还没谈呢?”魏智笑着回道:“你这也太谨慎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,我就不能先说,不然消息传回去,会很麻烦。”徐洋斟酌半晌后,眯着眼睛问道:“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晓晓跟我吵架了,我正开车往她那边走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,那你去吧,等有消息了,我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徐洋此刻心里全是事儿,而且又没办法完全跟魏智明说,所以心不在焉的敷衍了几句后,就匆忙挂断电话,一个人坐在客房内抽起了烟,继续想着心里的那点事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十点半左右。

    裴德勇坐在自己的公司办公室内,关着灯,吸着烟,目光阴沉。

    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!”裴德勇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吱嘎一声,办公室房门从外面被拽开,一个中年走进来说道:“一切安排妥了,就等你信儿呢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吸了口烟,闭着眼睛沉默数秒后说道:“那就做吧。”

    “想好了?一旦这么搞,可就没回头路了。”中年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很多人心就不在我这儿,”裴德勇摆手应道:“没啥想好不想好的,就这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中年点头后,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富安路尽头的大院内。

    朱伟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后,才张嘴嘱咐道:“晚上一定要记着轮流值班,千万别偷懒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反正这几天你们就遭点罪,挺过这一段,我让咱秦队给你们多发奖金。”朱伟笑着宽慰道:“大不了,我再申请给你们批三天假期。”

    “伟哥,还是你心里想着咱们,我也不知道为啥,一看见你就亲近。”丁国珍醒悟了,开始跟付小豪学习了,使活儿了。

    “别骚哄哄的。”朱伟打开丁国珍的手掌:“行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点开昂,哥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寒暄两句,朱伟迈步就要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朱伟愣住,伸手就拿起了手机:“喂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院斜对面的胡同内。

    五个壮汉蒙着脸,步伐极快的横穿了街道,十秒内就来到了院门口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领头男子一脚踹开铁门后,脚步迅速的冲进院内,直奔主房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屋内一名警员喊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领头男子撸动枪栓,再次抬腿冲着住房门踹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门开,一阵冷风吹进室内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壮汉冲着大厅连崩两枪,目光极为凶悍的吼道:“开火!有拦着的,直接干死。”